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7章 京华

第197章 京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不信那些生辰八字之类的东西,但江芷悦却是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小丫头不过贪图几个碎银子,连叫她做事的人是谁,都弄不清。
  
  钟嬷嬷审问了一番,派人回来告诉林茜檀,那只是个府里客用净房伺候的小丫头,因为平日油水少,这才容易被人利用。
  
  “这府里,有动机会做这种事的,不外乎就那么几个人罢了。”
  
  “那咱们应该怎么做?”多半不是江家的那一位,就是有公主封号的那一位了。
  
  “眼下我也管不了她,先将那丫头带过去与她对质,不管她承认不承认,起码让她今晚先消停一些,其余的,明日再说。”
  
  钟嬷嬷会意,随即去了。
  
  不多时,各家亲友也都知道了这事,到了厨灶上煮好的粥被端了进来,林茜檀刚填饱了肚皮,都还没看上几页书,外面就有人进来告诉说,隔壁王家的人送了小礼过来。
  
  张颖如代表王家送的那一份姑且不说,魏嘉音也以私人名义,送了几件她自己缝制给林茜檀女儿的小衣裳过来。
  
  只是夜深,这些东西都给暂时搁在了那儿。钟嬷嬷免不了要张罗张罗,等着回礼。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林茜檀刚刚坐在床上,外面就有人进来说,魏嘉音来了。
  
  “看来我是第一个来的。”魏嘉音眉目之间仿佛有一些担忧之色。丈夫出门在外,却是没有什么书信送回,她会担心也是正常的。
  
  林茜檀笑着跟她说了一会儿的话,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随后,路程远一些的亲友,也陆陆续续地到了。
  
  可转了一圈,顾晴萱发现就是少了一个陈靖柔。
  
  顾晴萱也和陈靖柔感情融洽,直抱怨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林茜檀心里跟明镜似的,可一时之间一堆人的都在那里,她也不好说得太过清楚:“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出京探亲去了。”
  
  如果王元昭也算是个“亲”的话。
  
  顾晴萱摇头晃脑的:“我爷爷也说去京外访友去了,这会儿也不知有没有危险。这人也真是,明知道别人担心他,一把年纪还乱跑。”
  
  林茜檀只顾着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
  
  难道要她告诉顾晴萱,顾屏也跟陈靖柔一起,做了“叛军”吗?!
  
  这个时候的陈靖柔应该在城外某个地方不方便进城吧?
  
  孩子出生到第三天,便算是传统上的洗三之礼。
  
  林茜檀遗憾着陈靖柔和老师都没有机会进城来见证她孩子的满月礼。不过这洗三礼来的,也都是和楚家或是林茜檀关系好的人。屋子里的热闹都是真心的。
  
  大家都知道给林茜檀面子,提也没提东山侯府没派人来的事。
  
  沈氏身子越发虚弱,府里明争暗斗得也厉害,林茜檀也不觉得自己还有那么大的面子请得动他们。
  
  屋子里人不算多,但给孩子的,都是满满的祝福。
  
  说是洗三,其实也算是亲朋好友彼此见个面。
  
  谁来了,攒个情分,谁没来,那也是本分。
  
  其实也难怪,大伙儿没忘记城外围城的那些兵马呢,都怕有来无回。
  
  趁着大家都在外间说话,霁月刚跑了一趟回来,说是城外一大早的有了一番十分明显的兵马调动。
  
  王元昭统共将大军分了四部,以包围态势,将京城困了许多日。霁月说,其中守着南门的那一部分兵力突然往后退了五里,将包围圈让出了一个口子。
  
  林茜檀道:“必定是因为城中缺少医药,他这是故意收揽人心。”只是他为什么就笃定这么做不会给阴韧见缝插针的可乘之机呢?
  
  一箱又一箱的药品被运送进城,而阴韧,也下令打开了城门令商队通行。
  
  林茜檀觉得,这大概是她听过的,最奇怪的战争了。
  
  对于大商朝来说,其实无论城里的人,还是城外的人,其实都是“反贼”,王元昭倒罢了,阴韧不应该是会在意民心死活的人。
  
  两边的人前几日相互免战已经是惊讶了人们一地的瓜,这会儿,这和谐的画面,让人们不禁怀疑自己这是做了一场大梦了。
  
  林茜檀刚还没和霁月说上一两句话,厅子外面就有人又走了进来。是一个穿着宝相花纹,很有富态的人。
  
  林茜檀看见来人,不禁有点儿略微的头疼。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跟楚渐似的,会觉得女儿也很好的。起码进来的这一位,大概就不是。
  
  楚家的亲戚也不少,眼前的人算起来,林茜檀要叫她一句堂姑。她是楚泠的堂姐,也是楚渐的堂妹。
  
  这样一个日子,敢于冒着风险前来的,林茜檀都感激,但道不同不相为谋,林茜檀还真不爱听那些“赶紧生个儿子”之类的话。
  
  絮叨完了“生儿子”的事,堂姑楚氏又语重心长说到林茜檀的娘家去。也不怕叫林茜檀尴尬。
  
  林茜檀知道她在闺中时,和她娘亲楚泠很有交情,也不怪她要越俎代庖啰嗦几句:“早些年我就和你娘亲说过,这林权看着可不让人放心,她不听我的……”
  
  说多了,都是泪。
  
  林茜檀无奈想到,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起码这话在她娘亲的身上,还当真就是应验了。选错了人,红颜未老恩先断,年纪轻轻就搭上了性命。
  
  林茜檀不忍辜负长辈好意,只好耐心听她又说:“你也别灰心,下一胎生儿子,也就成了。”说得好像她多嫌弃女儿一样。
  
  其实是,亲友们来,却不见楚绛,大家便都想当然以为楚绛也许是不满意女儿了。
  
  林茜檀道:“他早上那会儿来了一趟,只是说男女有别,这儿来的都是女人,他不方便。”
  
  楚氏只当林茜檀这是给自己找面子的借口。
  
  好不容易把这位性子强烈的姑母给“骗”走,林茜檀无奈而好笑,有人关心的滋味,其实挺好。只是说不到一块去。
  
  钟嬷嬷也觉得这位姑太太十分有趣,一边端着林茜檀爱吃,且这时能吃的东西进来,一边道:“夫人也该听一听姑太太这些话,这才是女子存世应尽的本分。”
  
  林茜檀从来不以为然,心想,如果宋嬷嬷这会儿在,大概只会比钟嬷嬷说得还要多。而钟嬷嬷也知道林茜檀不爱听这些,只管将盘子里的东西给搁下,楚绛找人弄了几头鲜美山珍来,钟嬷嬷拿去做了汤。
  
  林茜檀享受美食,补身子,最沾光的,倒是锦荷,林茜檀喝了小半碗山鱼,一盅汤大都进了她的肚皮里。
  
  锦荷像是泄愤似的,坐在边上专心致志地吃着肉吐着鱼骨头,看起来还对前天夜里的事耿耿于怀。
  
  林茜檀笑:“我这个正主都不跟他介意了,你怎么还不高兴。”眼下这京城进出不方便,楚绛走的又不是什么地道,能弄来几样新鲜的山珍,的确不易。
  
  锦荷冷哼:“谁还不知道商队刚刚来过。”保不准就是姑爷和谁现成买的,可算不得什么有诚意的事。
  
  说着,又从旁边的盘子里夹起一块小饼来,狠狠咬了一口。
  
  碧书进来,狠狠点了点她的鼻头,道:“你就得了吧,得了便宜还卖乖。”她都不知道自己伺候的是哪一个了。
  
  锦荷那本来好端端的手臂被咬出来好多坑坑洼洼的,林茜檀心里过意不去,又觉得感动。
  
  如果不是这样,钟嬷嬷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她在林茜檀跟前作威作福当副小姐了。
  
  林茜檀笑完,不免想到将这些东西送来的那人来。
  
  楚绛来的那会儿,林茜檀还躺在屋子里睡着,他来得无声,林茜檀却还是被他惊醒。
  
  一睁眼,就看见孩子的父亲正笨手笨脚地把襁褓里的婴儿抱在手上,乳母林氏满脸无奈地现在边上,一边指导着,那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似乎是在嫌弃男人的笨拙。
  
  楚绛想偷偷离开,也是不能了。
  
  那会儿的情形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楚绛当时站在床头,见林茜檀醒来,笔直的身形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可当他转身,林茜檀叫住他的时候他还是停住了脚,回过头来。
  
  林茜檀这院子里热热闹闹的,那边不远处另外一间院子里,楚绛站在窗前听着思乡院里隐隐约约的喧闹声。
  
  早上那会儿,他本来只是想偷偷抱一抱孩子就离开,但还是被捉了个正着。
  
  林茜檀一句也不跟他提生孩子那天的事情,他反而觉得十分歉疚。因而林茜檀叫他留下,他才没有立即转身就走!
  
  他一边看那边,一边问身后的小厮,外头的情况:“去看看宫里是不是有什么动作了!”
  
  他不喝酒的时候依然大体清爽,小厮听见他说话,立刻就转身出去。公子有在留意外头动向。城外的兵马有了动静,宫里的那一位,也几乎同时动了起来。
  
  有人注意到城门楼上的免战牌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给拿了下来,林茜檀那边散会之后,小厮从外头回来告诉楚绛,街上又没有了人了,想必是风闻了动静。
  
  “交代下去,看家护院的,现在都给我躺下去歇着。”
  
  小厮疑惑:“这……”
  
  楚绛看着宫里的方向冷笑道:“你就只管按我说的交代就成了,出不了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