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5章 醉酒

第195章 醉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平时热闹的街道上,人流相对而言少了许多,没有了喧闹环境,楼台上的说话声响就更加明显了。
  
  就算是非常时期也一样不忘记赚银子谋生的鬼脸姑娘正好路过,抬头看了一眼。
  
  看见楚绛,她还愣了那么一下。她好像有段时间没见过那位颇有趣味的楚家少夫人了。
  
  她忙着赚钱,走过去只听见了楼上一群公子里嚷嚷的最大声的一句醉酒话。
  
  “来,楚兄,这杯酒,你怎么也得喝了!”有人知道林茜檀产期就在近日,就用这当借口,要来灌酒。
  
  这是喜当爹的好事,楚绛也没有多少理由好拒绝的。
  
  除非他甩手走人。
  
  楚绛喝了一杯,旁边的人再起哄来敬,他也就更不能去拒绝了。
  
  这伙人存心起哄,七八杯烈酒下肚,当时当下没什么感觉,等到酒的后劲上来,楚绛就知道厉害了。
  
  楚家的小厮在京城里四处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找来的时候,楚绛已经醉得软腿软脚,没人扶着都站不起来了。
  
  把事给一说,那些公子便也没什么不肯放人的。
  
  跟着楚绛一起出门的那几个小厮,一听说府里生产,便忙不迭地爬了起来手忙脚乱帮忙,把楚绛给扛了起来,往家里送。
  
  从那找人的小厮找到楚绛,一群自己也吃了酒醉醺醺的小子又废了老大的劲,把楚绛给送回家里去,距离林茜檀最初发作起来都已经过去了两三个时辰,楚绛给扛到了进门位置最近的楚渐那儿。他半路上仍然懵懵的看着家里道路上进进出出的奴才,很是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去找他的小厮看他这样,心下一个叹气,合着刚刚一路上他说了那么多,主子就是没有听进去半点。
  
  “主子,少夫人在生产了!”他只好又嚷嚷了一句。
  
  可楚绛醉得天旋地转,只觉得身边人说话都是像耳鸣似的,哄哄响。他神游天外,根本分辨不清楚。
  
  令下人们都觉得讶异的是,前些日子还因为主子这样对主子大发脾气的老爷,这一回看见他反倒是什么也没说。
  
  不多时,一碗现成的解酒汤被端了上来,楚绛叫人喂着咕哝咕哝地喝了下去,好一会儿总算缓了一点,可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楚渐看他这样,知道他也派不上什么用,便只叫人看着他,儿媳妇那边的事,他免不了要亲自看着了。
  
  天色雾蒙蒙的,整个楚宅也像是泡在了水雾里,可若有若无的,楚渐总觉得自己耳朵里能听得见擂鼓声。
  
  只盼阴韧顾念他小妹当年待他一番友谊,也盼城外那沉寂数日的夏军能够别在这时动起来了。否则战乱之中,顾此失彼,平添多少说不清的事。
  
  叹完气,楚渐摇了摇头,亲自过去看看江宁娘那边怎么样了。
  
  可巧,他刚走到那通往思乡院的路口,就被一个疑似走路不看路的婢女给撞了一下。那婢女匆匆忙忙道歉,楚渐想着眼下家里正忙着这样那样的事,下人不免有所冒失,也就没有多想了。
  
  殊不知那婢女走了过去还频频回头看上他两眼,神态心虚而可疑。
  
  还好,看起来老爷没发现……
  
  一只鸽子腾空飞出去老远,朝着北面而去,层层宫殿之中,自然有人懂得伸手叫鸽子停在他的手上。
  
  躺在龙床上的天隆帝比起前两日还要更显瘦一些。虎背熊腰的皇帝,也成了一具没有生气的行尸走肉了。
  
  阴韧当着皇帝的面,看过报信,嗤笑:“楚渐这回倒是把消息捂得严严实实,我竟然半点不知道。”
  
  这时距离林茜檀生产发作,又过去了一些时候。
  
  林茜檀只觉得自己已经像是泡在了汗水里滚了好几趟一样,几个时辰的连续抽痛,她又用了许多力气,早就晕晕乎乎,神志不清。
  
  偏偏骨子里做母亲的本能又让她强撑意志,躺在那儿下意识按照产婆的指示,有规律地发着力……
  
  她心里微慌,总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可这孩子就是不出来!
  
  楚渐到了产房那里的时候,只听见产房里面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
  
  楚渐早知道女子生产的时候,大多都是要走一趟鬼门关的,他不由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有过这样的经验。时隔多年,恍然如梦。那年的他,也是这样,一进门就听见一声痛呼。
  
  那时宁娘还年少,他虽然对她没多少夫妻感情,但起码她生孩子,他还是会担心,会害怕,不是怕孩子没了,而是怕她出不来。
  
  他还是真心想和江宁娘过日子的。
  
  即使到后来知道孩子并非自己亲生,他也没有改了初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儿子聪明可爱,他对待妻子儿子还是愿意护着疼爱着。
  
  那时想的,也只是和江宁娘再生一个亲生的,来继承家族罢了。
  
  可可惜他痴心换绝情,江宁娘还是私下与那男人见面,并不悔改……
  
  往事历历在目,楚渐至今还记得自己捉奸在床,头上绿油油一片的感觉,再去看那边正指挥着人进进出出产房的妻子,心情复杂。
  
  人都是会变的,年轻时的江宁娘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会随着年纪的增长,从珍珠变成了鱼眼睛,变得贪财,也变得庸俗,变得懂得算计夫家的财产。
  
  而楚渐觉得,自己也不例外。
  
  少年时的热情一旦消磨没了,等着他的,就是和大多数的宗族家主一样,也会操心血脉传承、家业归属,且这操心,比起年轻时候的漫不经心要执着得多了……
  
  暂且将心思放下,楚渐已经在四周下人一片的恭迎声里,走到了江宁娘的面前,神色焦急。
  
  江宁娘看丈夫那一副好像她会在这件事上害了林茜檀的样子,就一肚子火。殊不知楚渐确实没有这个意思。
  
  她冷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江宁娘是这府里什么女管事,里面生孩子的那一位,才是这府邸正正经经的女主人呢。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天底下有几个做公公的,儿媳妇生产,他着急的。就连儿子眼下都没来蹚这浑水,他倒是来了。
  
  谁不知产房污秽,男子禁入?
  
  不过想想也是。
  
  儿子不是亲生的,孙子却有实打实血脉联系,也不怪他。
  
  这么想,江宁娘才把火气勉强压了下去,问起了楚渐怎么过来了。
  
  江宁娘这才知道,楚绛不是没回来,而是实在醉得太厉害,路都走不动。
  
  “儿媳妇如何了?”楚渐现在只关心林茜檀。
  
  江宁娘闻言,答道:“老爷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的,女人生孩子哪里就有那么快?她又不是顺产,不免要苦一些!”
  
  楚渐点头应了一下,一时之间背着手,站在那里,有一会儿没有说任何的话。
  
  一旁恭顺挽住江宁娘手臂的江芷悦随后垂下眼眸,掩饰去了她心里的高兴。
  
  难产?那最好!
  
  最好是生不出来,孩子憋在那生门通道上半路活活闷死,来个一尸两命……
  
  到时候,楚家肯定要给表哥找一个续娶的儿媳妇,试问这世上有几个人比她和表哥更加亲厚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生孩子也太可怕了些,看那姓林的,平时也算十分沉静的一个人,也惨叫成这样……
  
  再想一想自己早晚也要生孩子……
  
  江芷悦打了一个哆嗦,打定主意,姑母若是再调制一些对身子有好处的汤药给她,她必定不会再偷偷倒掉,姑母说得对,将来这楚家的继承人,会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
  
  外面的一群人正各怀心思,里面忽的又一声凄凄惨惨的叫声,又将众人的心思给急急拉到了产房里面去了。
  
  只听见产房里,一声叫声之后,像是个婆子正高兴地呼喊着:“对对,少夫人,就是这样……”
  
  也不知道里面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然后,门又再次被打开,接着又是一波婆子丫头抱着热水盆子进进出出的……
  
  谁也没有注意,远处的大树上,那茂茂密密的树枝里,什么时候来了个人,那人蹲在上面,竟将他自己的身形完美地和树影结合在了一起。偶尔有光线扑撒到他身上,逛过他的脸,将他一脸焦急神态毫无掩饰地展露了出来。
  
  风一吹,树枝微微颤动,轻轻一声“咔嚓”声响,那树枝竟然像是要断了一样。那人听见也不在意,随意换了一脚,又稳稳地定住了。
  
  下面的产房那里,几个婆子刚刚捧了一盆子血水出来……
  
  他自己都没注意,自己掌心上,都给抠出好几条血痕来。
  
  一个雕刻了“昭”字的破旧香囊,正被他牢牢绑了挂在腰部上,随着他蹲在树枝上,一晃一晃的,闪烁着旧年珍贵金线的光芒。
  
  林茜檀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也没这么艰难过。
  
  上辈子,她虽然一度有孕,可那时并没有机会真正走到临盆的那一步。
  
  这一世却不同。
  
  她胎位原本不算十分端正,或许也有受了一些惊吓的缘故,突然发作起来,孩子出来得并不顺利。
  
  她虽然咬牙坚持,但也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是在越发模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