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3章 昏君

第193章 昏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午后时光静好,林茜檀招呼楚绛坐下在她身边。她笑得柔和,用自己的手覆盖在楚绛手背,叫他感受她腹部隆起的地方那象征着生命的胎动。
  
  一下一下的。
  
  林茜檀怀相不怎么好,大半年来的辛苦外人不得而知,楚绛早不止一次问过思乡院如今厨灶上的婆子,是婆子告诉他林茜檀怀孕期间的一些琐事的。
  
  想到那些,楚绛几乎要心软地把那个晨荚给早早送走了,别在府里气她。可两腿之间隐隐传来的幻痛,还是将楚绛的理智给拉了回来。
  
  他的手掌下面,是林茜檀的体温。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里像是有什么动静。早就听说胎儿懂得与外界互动,没想到是真的。
  
  林茜檀看他有一些入神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楚绛回来其实早就不止一次看过她的肚皮,但实际上,他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接触。
  
  两人很久没有这样子温馨相处,等到里面的仆人出来告诉林茜檀说,里面饭菜做上了。楚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了句:“进去吧,差不多入夜了。”
  
  林茜檀笑着回答,一边动手摆弄了摆弄自己鬓边的头发,答应了一个“好”字。
  
  看到他们这样,像是钟嬷嬷等人,都放下了一些心来。
  
  钟嬷嬷还怕林茜檀年轻不懂事,会去和丈夫清算旧账闹脾气。
  
  可现在看来,少夫人很懂得审时度势。
  
  林茜檀可不知道钟嬷嬷是这样想她的。
  
  楚绛在林茜檀那里用饭的事,其他人很快就都知道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还有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欢喜好,还是愁好。
  
  因为楚绛留饭,厨房上的厨娘干起活来,都显得更卖力了许多。
  
  “许久没有和你一起吃饭,我也不知道你的喜好了,只好叫人根据你之前留下的菜谱做了。”林茜檀一边道。两人进屋,坐下等饭……
  
  到了吃饭的时候,看着满桌的菜式,林茜檀笑着由楚绛带着坐下。
  
  楚绛扶着她,林茜檀明显感觉到,楚绛的动作在碰到她的那一瞬间,像是有那么一些僵硬。
  
  桌面上都是一些楚绛爱吃而林茜檀不爱吃的。
  
  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待着,屋子里摆的是什么菜,又有什么要紧。
  
  楚绛怅然,这些东西分明是他盼了许久的。
  
  从头到尾,林茜檀都没有提过一句白天时候的事,两人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饭,没有其他任何的人,就只有他们俩。
  
  吃完了饭,楚绛又作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林茜檀想了想,还是主动出声挽留了他:“留下在我这睡一夜吧,我有话跟你说。”
  
  楚绛本来都已经走到了门槛边上,听见呼唤,回过头来。
  
  他眼珠子澄澈,睫毛微微闪烁,深深看了林茜檀一眼,答应道:“好啊。”正好他也有些话,犹豫着要不要和她说。
  
  于是各自准备洗漱了,楚绛很久没有在林茜檀睡的那屋子里洗过身子了,突然让他回去那里洗澡,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到了将近一更的时候。
  
  林茜檀已经清洗完毕,去了浴室外面等待。楚绛举目四望,试图观察这窄小而五脏俱全的一个空间在他不在的一年里,有些怎样的变化。
  
  浴室里,那面林茜檀平时使用的大镜子是楚绛环视了一圈之后才在帘布后面看见的。他本来平静的情绪,因为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之后,而起了迅速的变化。
  
  正在外面的林茜檀本来正拿着一卷书册翻看,骤然听见浴室方向传来一点清脆的声响,还被惊扰得下意识抬起头来朝着里边看了一眼。
  
  她下意识感到一丝古怪,可又说不来那种奇奇怪怪的感觉是什么。
  
  楚绛在净房里面待了可能有小半个时辰,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林茜檀却还在等他,他正好湿漉漉着头发走了出来,看见林茜檀还没有睡下,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林茜檀要亲自伺候他擦头发。
  
  “让我来吧,也很久没有做这些了。”林茜檀说着,已经伸手从丫头的手里接过了毛巾。
  
  滚圆的肚皮,让林茜檀行动起来,也有一些困难。
  
  任凭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楚绛去了一趟净房,情绪像是又不好了起来。就像他之前在府里一直表现的那样。
  
  林茜檀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他再怎么,也会给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个面子吧!
  
  楚绛很明显像是压抑自己的情绪似的,忍着坐了下来,林茜檀也拿起了毛巾,帮他弄起了头发来。
  
  屋子的门窗开着。
  
  外面的风打进来,其实头发干得很快,但林茜檀故意放慢了速度,想要借机和楚绛再多说说话。
  
  一晚上的时间,两人说了很多小的时候的事。
  
  林茜檀最想问的,自然是楚绛究竟有什么连她也不能说的烦恼。
  
  原本以为耐着性子等了好几个月,时机正合适,所以她在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提到自己心里藏了许久的疑惑。
  
  楚绛就像是被突然被点燃了炸药包似的,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林茜檀有些讶异,被楚绛的样子吓到了。
  
  楚绛脸上的愤怒那样明显,林茜檀的笑脸甚至还停留在脸上没有淡去,他忍不住一个压制了力道的轻甩,林茜檀手上的毛巾甚至都被他打开,飞出去老远,然后摔打在几步之外的石砖上发出“啪嗒”的一声脆响。
  
  屋子里顿时一片安静,一整个晚上好不容易弄起来的良好气氛,一下子没了。
  
  就在边上伺候的锦荷见状,几乎立刻就下意识要挪动脚步,林茜檀一个眼神过去,立刻就制止了她。
  
  楚绛的动作力气不大,势头却猛,她准备不及时,给甩了出去撞上了床头硬物,有点痛。
  
  楚绛刚站起来就后悔了,可还是被心里的那一股邪火给控制了自己。
  
  林茜檀顿了顿。
  
  林茜檀主动给他找台阶下:“对不起,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了。”
  
  楚绛心头的火气就更大了。不是她的过错,她道的哪门子歉?!
  
  这一刻,楚绛突然就很不想看到林茜檀。
  
  他抬脚就走,跨出门槛,生怕自己再慢一些,就要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绿玉进来得不巧,迎面被他一个脸盆撞翻,绿玉的身上全部都是盆子里的水。
  
  楚绛大步流星的,没几步就走远了,锦荷不去管他,只心疼地抓起了林茜檀的手,仔细看看。另一边,自有人上来,收拾地上的一片狼藉。
  
  由于是很大力气的那么一下,林茜檀手背上面有一块地方的皮肤都是红肿了起来的,十分显眼。
  
  锦荷不想说什么不好听的,可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姑爷怎么回事?好好地说着话,怎么动手起来!”
  
  林茜檀本来还因为被当众下了脸面而有些尴尬,锦荷这么嘀嘀咕咕的担心模样,她心里一暖,也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了。
  
  可锦荷说的对,楚绛这究竟怎么了……
  
  她应该没说什么特别不对的话!
  
  林茜檀心头突突跳动,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想了想,还是决定跟孩子解释解释:“你爹今天心情不好,他平时不是这样的……”
  
  林茜檀的肚皮,就像是听懂了她说的话一样,居然正好就动了那么一下……
  
  楚绛这一走,刚刚准备的被褥什么的,自然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正在净房里整理的丫头出来,跟林茜檀说,净房里的大镜子被人转了一个方向,变成朝里了。
  
  林茜檀便知道刚刚她在外面那会儿,听见的是什么声音了。
  
  楚绛从林茜檀那里出去之后,去了外面不知哪儿胡乱睡了一夜,等着第二日起来,再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更加后悔了。
  
  但后悔也没用了。
  
  想问的事,楚绛终究还是没机会问出口。他还要工作,换了身衣服,就直接去了衙门报到。到了下衙,已经是夜色黑透。
  
  之前飞马送进京里的兵报上面说,夏朝皇孙萧胤整合了号称三十万的雄兵已经砍瓜切菜地打到了距离京城不足百里的地方了。
  
  这事是京中众人早就知道的。倒不如说,他们反而比较奇怪的是,阴韧明知这些,却没有什么作为应对。反而坐视那如今露出身份来的夏朝皇孙带着人打了过来……
  
  楚绛忙活的,也正是这些事。
  
  当天晚上,他忙了一日,正要收拾了回去,没想到又进了急件来,急件上面,朝廷的探子说了一件比较大的事,楚绛看了,皱了眉头。
  
  探子说,他混进军中,看见了一个十分眼熟的人,像是晏国公府的二公子,王元昭。
  
  楚绛现今是数名参知典事之一,有权处理这些要往上送的东西。可他鬼使神差,将这东西没多少犹豫地放进了袖管里,将送信的人挥退了下去……
  
  悬崖之下,他的妻子曾和那个男人一起,待了数日!
  
  可现在,他却要主动维护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