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2章 雾气

第192章 雾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不容易打发了锦华和江芷悦,小厮才有机会细说:“少夫人看起来不太高兴……”
  
  楚绛听了,神色微动,可到底还是没有叫自己那早就一而再差点就跨出去脚步的腿有所动作。
  
  “罢了,就让她不高兴吧。趁着现在,我还有办法下决心做这些。”楚绛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小厮心叹。
  
  他们公子也不容易。
  
  已经离开的锦华和江芷悦没有机会看到,楚绛桌面上被狭长木盒封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这是丞相府刚刚送来的。
  
  里面那一副卷轴被摊开来,画上少女美丽得像是活的。楚绛一眼过去就看得入神,看完了却又面带讥讽:“丞相倒是好画技。”
  
  阴府的人也是才走没有多久,小厮也是有幸因为禀报事情,而沾光看了一眼。
  
  看了,他便惊悚。前阵子丞相那里就总是给他们少夫人送这送那,现在又把这东西送到他们公子跟前,根本就是挑衅。
  
  少女笑颜惑人心,谁知阴韧这是在何处见到的笑容?
  
  楚绛的神色果然显得有些悲伤,他画技不输给阴韧,但现在再提笔,也不知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了。
  
  “少夫人在做什么?”这是楚绛在问小厮。
  
  楚绛卷起了画卷。
  
  小厮立即回答:“少夫人约了顾小姐上门。”
  
  顾小姐就是顾晴萱。
  
  顾晴萱是林茜檀好友,经常登门并不奇怪。
  
  楚绛笑:“那就好好照顾着,尤其盯着叫她记得忌口。”
  
  同一个时候的林茜檀屋子里,顾晴萱正在那里喝茶。
  
  楚绛看过了阴韧送来的画,这才发现木盒子下面还有一个嵌套的小盒子。
  
  他也想知道,阴韧除了画,还给他送了什么东西过来,于是伸手过去。
  
  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张对半折叠的纸,墨迹透过纸张,隐约能够看出几个字体来。
  
  楚绛打开一看,神色顿了顿……
  
  小厮看他神色忽然有些不对,但是又不敢问他。
  
  *
  
  “爷爷说,眼下这情势,也正好你在家生产。”谁知道会不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们递申请上去的时候,虽说也是阴韧主政,但现在……
  
  林茜檀知道顾晴萱的意思。
  
  但她是半点都不担心。
  
  女官之制,从前朝陆续增设,到本朝君主也愿意开放通道让女人可以有一个晋升空间,现在王元昭带着兵马正杀气腾腾而来,来日不论胜败,总不会比起阴韧还不如。
  
  只是,印象中那个站在船头穿着短襟撑船的少年,真的就要距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吗。
  
  距离林茜檀生孩子大概还有一个月,顾晴萱并不只是过来跟林茜檀说这些的而已。
  
  顾晴萱担心外面的形势不稳定,会影响林茜檀生孩子。
  
  “我刚刚,一路过来也没看见几只麻雀。”
  
  “我……本来也是想着,出城去,可后来想想,公爹说得对,现在我不好移动,无论怎么,也走不了太远,万一有个什么,在城里说不定比在外面反而还更安全一些。”至少医婆、稳婆什么的,都是现成都有。
  
  说起这些,顾晴萱就佩服得不行:“你好厉害,这些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你自己收拾清楚的。”
  
  哪家的婆子靠谱,器具之类的准备如何去做,乃至生产前后的饮食睡眠安排,全是驾轻就熟……
  
  林茜檀开玩笑似的道:“你若是见多了,你也会的。”
  
  顾晴萱笑道:“我怎么就没有看我母亲她们去处理这些事情?”不也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疏忽。
  
  林茜檀笑着,想起自己前世景象,心说,如果自己实际上手准备几次,当然就会熟练的。
  
  这些事情,原本不应该由她这个孕妇自己亲自处理,可江宁娘是个甩手掌柜,她根本不管。
  
  顾晴萱对江宁娘也有意见,想了想,又有些后怕:“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婆婆都是这样?”
  
  顾家家风算是不错,可顾晴萱听一些顾府里年纪较大的老奴说过,韩宴清年轻的时候,也是被她的祖母磋磨过的。
  
  林茜檀无不羡慕地对着顾晴萱笑了笑,道:“你这是故意气人呢?你又不和婆婆一起过。”
  
  顾晴萱嘻嘻笑。
  
  顾家是招赘,顾晴萱那位夫君,成婚之后都干脆改了妻姓姓顾了,所以旁人称呼顾晴萱,便称她顾少夫人。
  
  顾晴萱还是在自家过日子,亲生的娘疼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对她不好?
  
  像是顾晴萱这样的情况,其实是少之又少的。顾晴萱觉得自己幸运,但也和所有人一样,对于自己这婚姻的状况有些疑惑不解的地方。府里子嗣虽说单薄,但也绝对没有到非得给女儿招赘的地步。
  
  顾晴萱回去了,林茜檀再问起楚绛的时候,楚绛已经不在府里。倒是有个扮相十分妖娆的丫鬟很是气焰嚣张地告诉过去问消息的绿玉,楚绛陪着“她们姑娘”上街去了。
  
  绿玉脾气急,倒豆子似的,把楚绛那句“这世上还有什么比陪晨荚姑娘更重要的事”的原话给说了出来。
  
  林茜檀听了,只说了句:“他自己觉得好,便好。”
  
  林茜檀正说着这句话的同时,有一个管事正满脸犹豫之色地站在楚渐的书房外面,不敢进去。
  
  另外一边,楚绛早就陪伴晨荚到了衣裳脂粉铺子最多的一条街道上……
  
  老鸨得意地跟在楚绛身后,看着自己的“准女婿”,给自己女儿买东西。嘴角弯起,已经能够想象她将来有女婿撑腰的好日子来了!
  
  她会得意也是正常的。
  
  想想那府里,那几个看中这楚公子的,哪一个不是家世优良。
  
  可如今……
  
  就连公主,也得给她姑娘让路!
  
  晨荚却不像她母亲这么天真,楚绛说要带她出来逛街,她却是当真不怎么笑得出来,这是把她放在火上烤啊!
  
  楚绛像是不知道晨荚在紧张一样:“看看这个,喜不喜欢。”
  
  晨荚哪里敢说不喜欢。
  
  说来奇怪,从早上那会儿开始,楚公子便有那么点奇怪。
  
  楚绛虽然是陪着晨荚在逛街,但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几个时辰之前,看到的那一张纸条……
  
  楚绛都不知道,林茜檀何时瞒着自己,给顾相做了关门弟子不说,还将投名状送到了阴韧跟前去了。
  
  可气这些事却是由外人告知,阴韧不需要在这样的事情上说谎,所以多半就是真的。
  
  他当时心里就有火气,正好晨荚去给她送吃的,他突发奇想,就将晨荚带了出来……
  
  正好,也亲自打听打听外面的消息!
  
  晨荚知道自己的定位,不敢跟楚绛做任何过分要求。那老鸨却贪得无厌,言语之间甚至对林茜檀这个正室夫人有颇多的不尊重。
  
  晨荚清楚地看到,楚绛那眯起来的眼睛缝隙里,像是有什么冷芒闪烁了过去。偏偏老鸨眉飞色舞,没有注意。
  
  楚绛带上晨荚在外逗留半日,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未时三刻了。顾晴萱已经离开许久,林茜檀正坐在院子老槐树下面,晒着天上还没退去的太阳。
  
  林茜檀稀罕着楚绛怎么去了好半天工夫自己跑了过来,正要先说话,他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先开了口,对林茜檀关心出了声:“听人说,你中午的时候吐了?”
  
  林茜檀听着便心里一暖,虽说喜欢了别人,但总是关心她:“孕期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只是小事罢了,不必在意。”
  
  “胡闹,这怎么会是小事?”
  
  楚绛自己不觉,旁人却是再清楚不过,他这会儿身上有一股脂粉的香气,而这一股味道,又不是他自己惯用,分明是那个叫晨荚的妓子身上持有的,传染到了他的衣服上。
  
  说着话的工夫,天上的太阳已经被云层遮挡起来,看上去阴沉了很多。也许也是因为这样,楚绛看起来也有些过分的阴柔。
  
  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打扮,楚绛一如既往的俊美,就连唇角边上的弧度都是一如寻常的温柔。
  
  林茜檀问他要不要留下用饭,楚绛听了先是一愣,随即犹豫着答应了下来。
  
  一边自然有人下去安排楚绛爱吃的菜。
  
  林茜檀叫楚绛往自己身边坐,楚绛犹犹豫豫地坐了下来,林茜檀却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孩子都要出生,你这做父亲的,却从来也不提前来和他熟悉熟悉,小心以后他出来了,不亲近你。”
  
  楚绛听了,笑着笑着,却是不合时宜地微微濡湿了眼眶。
  
  林茜檀的话,就像一根针,扎得楚绛心里酸楚疼痛,但那根刺却又拔不出来。望着妻子那硕大无比的肚皮,他近乡情怯,且自惭形秽。
  
  他以后都生不出孩子了,这一个,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的母亲笑语嫣然的,坐在那儿看着他,就好像不知道他从哪儿回来似的,让他更加心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