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2章 雾气

第192章 雾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阴韧这两年来总是噩梦连连的。
  
  梦中花明月暗笼轻雾,他看不真切,却隐约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些重要的场景记忆。
  
  那种感觉十分新奇。
  
  梦中总有一个不显示真容的女人被他以各种方式欺辱,他惊讶于自己居然会喜欢女人,也以为那个女人应该是自己算是喜爱过的楚泠。
  
  直到前一段白雾微散,他窥视到一瞬雾气那头的东西,方才了然。
  
  梦境的真实感,令他觉得不可思议。虽然苏醒之后的他不一定记得梦里的场景,但每每睡起,他心中都有一股怅然若失的感受。
  
  尤其梦中人让他看清的那一笑以来,更是这样。
  
  明知眼下正自己是夺取权位的关键时候,阴韧却认为自己应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每日作画成了他最要紧的事。他本来就爱画,现在的他,更是喜爱。
  
  除了不可少的处理公务的时间,他就是陪着天隆帝的时候,也在作画。画室从那里搬到了这里,仅此而已。
  
  天隆帝不由很是有些荒谬的感觉。
  
  自古以来,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不少,就连他燕氏一族,对于萧氏来说,也是叛臣。
  
  如若不然,从先帝时期开始,大商朝廷做什么要反复修史,无非也只是为了一个“正统”二字。
  
  犹记得那年先帝登位,忙着清洗萧氏遗臣,忙着巩固兵权,甚至忙着收揽民心,哪里像是阴韧这样?不知道的,还当他是来御书房度假。
  
  阴韧固然是用了几场邪性手段威慑于人,但他也仅仅是弄了那么几下就作罢了。
  
  甚至于那些反对他的人,他也大都留下,并不赶尽杀绝!
  
  天隆帝猜不透,索性不猜。
  
  他倒是想看看,他是在他的面前,画的什么?!
  
  桌面前面,阴韧所画的,自然是他一直在画的那个少女。
  
  香烟缭绕的宫室之中,没落的帝王是画者唯一的看客,阴韧下笔专一,专一到天隆帝竟然也忘了自己眼下正是阶下囚,转而十分得趣地盯着阴韧看了起来。
  
  阴韧大概是古往今来最不上心的造反者。等他把手里来源于梦里的画面完全落到纸面上,花费了几日工夫把画给画成三月和四月之间的钟声也敲响了。
  
  四月初一,桐州告急,加急的信件被送进京城,阴韧却吩咐人将他刚刚画完的画装裱了,送出宫去。
  
  天边的太阳才刚刚露出一个鱼肚白,皇宫还沉浸在一片昏暗之中。像是魅惑人浴血似的,朦胧中有一种玫瑰紫的感觉。
  
  楚绛起了一个大早,近在咫尺的温热感让他知道身边有人。
  
  不过身边的女人,依然是青楼里那个被他请回家来做戏的那一个。二十多岁,算是老姑娘,但又的确有一种少年人没有的成熟风韵。
  
  晨荚既然拿钱办事,就要好好干活。虽然不明白面前正在更换衣裳的男人为什么要花重金让她装出一副受宠的样子,但对方确实是已经向她许诺,事成之后,会安排她离开那个鬼地方。
  
  但这露出精壮胸膛的男人多么有魅力?她阅男无数,一眼就知道,这是极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又不是什么不动凡心的九天神女!
  
  楚绛看到晨荚略略带上了一些温度的眼神,只当做没看到。
  
  楚氏这样的人家,她会想留下也实在正常得很。楚绛一边穿上外衣,一边平静无波地道:“姑娘还没决定契约结束之后,去哪里吗?”
  
  一句话,就像是冷水一样,泼在晨荚头上将她多余的美梦给打破了。她急急忙忙:“只要小日子安稳,没人知道我的过去,就成了。”
  
  楚绛眼角余光里似乎看到窗外有一个身材臃肿的身影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应该就是晨荚口中躲避还来不及的老鸨。
  
  老鸨也正在探听屋子里的动静,没想到面前的门突然就被大力打开,她一时没有防备,直直往前栽倒,摔了一个倒栽葱。
  
  楚绛却是看也没有看她。这叫晨荚的人,正是这老鸨二十年前意外怀孕生下来的女儿,恩客不知凡几,老鸨也不清楚晨荚的父亲究竟是谁。
  
  都说虎毒不食子,老鸨却忍心叫自己的亲生女儿接客,花着女儿出卖尊严赚来的银子,还动不动就打骂……
  
  晨荚忍无可忍,便答应楚绛,和楚绛做了一笔交易。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林茜檀那边也听说过这老鸨的名字。说是跟着女儿进来伺候的。
  
  楚渐为此和儿子生气,说他自甘堕落,和风尘女子为伍。
  
  “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是有的。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做父母。”林茜檀像是玩笑一样,做了一个这样的评价。
  
  林权不知道从何处听说林栋与她伸手拿钱的事,林茜檀还在孕中,他就跑到楚家摆足了父亲的架子。
  
  这也不过是三天前的事,屋子里的丫头们,都有一些印象。林茜檀一个子也没有给林权,说她念完了经文就不要和尚也没关系,林权反正也没有把她当女儿。
  
  锦荷故意把滚烫茶水撒在林权的身上,变相地把他赶了出去。林权不记得锦荷,再听锦荷说话语气,还以为是楚氏的哪个丫头。
  
  “可不就是么。”锦荷走过来说道:“生而不养不育,甚至遗弃,还不如不生。”
  
  屋子里的丫头们闻言,便大多都低下头来,沉默不语。
  
  锦荷这是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林茜檀吃过早膳,只做一些简单的事打发光阴,碧书却是拉着锦荷出去说话去。
  
  林茜檀甚至还能听见碧书在那里嘀咕:“你又说这个做什么呢,岂不是勾起众姐妹的伤心事。”
  
  林茜檀身边这些丫头,除了碧书这样的,还有个哥哥之类的亲人,其他的大多都是小小年纪就被卖被扔。
  
  锦荷的声音消失在了门后面:“做了错事的,又不是我们,我们难受个什么?该难受的,应该是那些抛弃自己孩儿的人!”
  
  楚泠开设养生堂,收容诸多孤儿,锦荷就是从那里来。周逸待她再好,楚泠待她再好,也没办法取代完整的家。
  
  林茜檀如今继承母志,也用心经营养生堂。光是京中这块地界上,每几天准能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女婴。
  
  战事一起,恐怕这样的事情就更多了。
  
  王元昭送回来的最后一封的书信上曾说,他已经身在军中。现在阴韧公开拘禁天隆帝,送了他一个现成的旗号。
  
  兵马本来就是以复兴大夏为号,现今更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清君侧”了。
  
  有意思的是,做儿子的在外面当反贼,做爹的却在京城里招摇过市,理直气壮极了。
  
  王元暄为了打擂台,甚至是请求挂帅出征。
  
  上一个这么做的,已经灰溜溜地回来,林茜檀听说,四皇子府现在紧闭府门,就连买菜的也不进出了的……
  
  林茜檀现在也不知道,王元昭那里,情况如何。
  
  道听途说的消息倒是有一些,只听说朝廷派去的兵马和叛军交手过几场,负多胜少。
  
  阴韧在外面还有战事的情况下,做出那些事,或多或少影响军心了。
  
  “姑爷又出去了?”林茜檀问起了楚绛。
  
  这一回,楚绛倒是暂时没有出门,林茜檀听说他在书房,想着两人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便想着过去看一眼,殊不知自己是过去凑了一场热闹。
  
  楚绛的书房之中。
  
  锦华坐在那里,固执地不肯离开。楚绛也不理她,只管自己顾自己做事。
  
  锦华也太过分了些,林茜檀即将临盆,最怕休息不好,她寄宿楚家本来没有道理,竟还夜半去滋扰。
  
  林茜檀无声无息到了门外那会儿,正好听见里面锦华正和楚绛说到:“……怎么,现在就敢跟本宫甩脸色吗?”
  
  京城大乱,阴韧造反,楚家好心收留。事后天隆帝不过是被软禁,诸多皇族也还在明面上保有尊荣,锦华自然还是当朝公主。
  
  只是天隆帝被关着,燕氏皇族也大多被软禁监视,锦华这个公主,就是寻常一个下人都敢当面忤逆一两句。
  
  众人心照不宣的,就像是一只鞋砸下来,众人便都等着另外一只。只等着阴韧撕破那早就挂不住的最后一件遮羞裤。
  
  “本宫还是名正言顺的公主,你怎么能如此待我?”锦华道。
  
  楚绛对锦华忍耐已久:“公主的做客之道难道就是恩将仇报,寻衅臣下怀孕的妻子?”
  
  锦华又说了一句什么。
  
  林茜檀忽然想知道,她来之前,楚绛怎么“对待”锦华,能把锦华气出了哭腔。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楚绛看过锦华身子这件事。
  
  看来她来得不是时候。
  
  只听见楚绛说道:“……公主殿下应该问问自己,那些闺训都学到哪里去了,见到男子难不成就衣带渐宽终不悔?”
  
  林茜檀悄然转身,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走掉的时候还正好在半路上看见了听说锦华在楚绛那里而过来的江芷悦。
  
  可她离开,并不等于她出现过的事不会有人告诉给楚绛。
  
  大约一刻钟之后,还在楚绛书房里大眼瞪小眼的锦华和江芷悦,便眼看着有一个小厮走了进来,来到楚绛的身边,附着耳朵和楚绛说了什么,楚绛明显身子一个颤动,像是差点就没忍住,迈出步子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