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0章 九翅

第190章 九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倒不如说……眼前的东西,按理说还是她参与设计过的……丞相府的东西。
  
  林茜檀想起前世,丞相府的那些彼此都不认识的暗卫身上需要配备一些足以证明身份的东西,避免自己人自伤。寻常暗号容易叫人钻空子,林茜檀便建议阴韧参照古法,用虎符。
  
  所有的挂件全部是单独制造,但彼此放在一起,被光亮一照,就会显现独特的纹案,工艺手法并不可能轻易模仿。
  
  先不说这东西所代表的背后人的身份,林茜檀更在意的是,这曾经的自己在另一个时空弄出来的东西,怎么会阴差阳错地出现在了这里。
  
  “拿下去吧。”
  
  也许阴韧是看中了这府里的什么东西,想要拿走,但楚家事先准备充足,这才利用地利把这些厉害的家伙给干掉了。
  
  屏风于是只当林茜檀也看不出这挂件有什么来历,重新接过了那东西,退了下去。
  
  林茜檀想的不错,京城的另外一边,的确正有人因为执行任务失败,而遭遇责罚。
  
  一群穿着黑衣,但脱去了面罩的人刚刚还跪在主人跟前,这会儿已经自己主动上了行刑架了。
  
  阴韧打发了这群没用的东西,回到他的那桌案前面,专心地画起了他的画来。
  
  不知道这是他的人真的太过没用,还是楚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就是掳个人,也做不到。
  
  眼前屏风的后面,一张芙蓉方桌上,正搁了许多样式别致的孕妇衣裳。男人口中连道“可惜”,手上的笔却下得更快了。
  
  不过无所谓,机会还会有的。
  
  这一笔一笔的下去,一晃,一刻钟过去了。
  
  院子外面,正有一个满脸褶皱的老男人站在那儿,明显的焦虑之色。
  
  这是阴府里的一个大管家。
  
  现在谁都知道丞相把皇帝给软禁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换人做皇帝了。外面一堆的大事在那儿排队等着他主子亲自处理,他主子……怎么这种时候又画起了画来?!
  
  管事简直无奈了!
  
  京城进出的通道全被他们关闭,这两天光是天上飞的鸟他们就打死了不下一百只,谁家总有养上那么几只的,关键时候,就往外送……
  
  但他却是不敢催促。
  
  上一个这么干的,这会儿已经被卸了一只手成了独臂将军了。
  
  阴韧满意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画像渐渐成了形,头顶上的时钟也渐渐走了过去不知多久。直到最后一笔抬起,他才开了口,对着外面的人吩咐了一句:“进来说话。”
  
  那管事这才敢恭敬谨慎地入内……
  
  *
  
  皇宫门口贴了告示,说是天隆帝突然“病倒”,朝政全权交给丞相处理。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一道遮羞布,却再也没有什么人敢在这种时候再跳出来叽叽歪歪的。
  
  原因无他。
  
  那些外头的百姓是没有眼缘见到宫里赏赐下来的东西了。
  
  林茜檀听说,江宁娘在收过宫里送出来的据说是天隆帝赏赐的东西之后,当场就吐了。
  
  霁月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像是并不敢说其中缘由。
  
  林茜檀知道她是怕自己正在孕中,会承受不住,心里一暖。
  
  不过仍然是道:“你主子我,见过的脏的臭的也够多了,你只管说,丞相既然也说了,‘好物与诸君共赏’,我又怎么能不给这个面子?”
  
  霁月面上仍然是露出挣扎的神色来,想了想,见林茜檀当真固执要知道,只好委婉地说了:“主子可还记得伯邑考?”
  
  林茜檀挑眉。
  
  她懂了。
  
  家喻户晓的,封神演义的故事里,姬昌被纣王囚禁,曾经吃过一个特殊的肉饼。
  
  阴韧八成是做了什么类似的、令人不舒服的事情,来威慑那些不服气的人了。
  
  林茜檀有些嘲讽地笑了笑:“这事若是由咱们丞相大人来做,实在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在丞相府的时候,见得多了。
  
  这回反倒是换成霁月惊讶了。
  
  说实话,当初被王元昭送给林茜檀的时候,霁月曾经想过,林茜檀不过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她那一身暗卫级别的本事,看来是免不了用来杀鸡了。
  
  可后来看,跟着林茜檀,遇上的事情不比跟着王元昭的时候来得少。
  
  风光伤势早就好了,现在也嚷嚷着无聊,想回来,可林茜檀也说了,郑好身上是有任务的,让她“待在郑好身边做个辅佐”。
  
  风光这才脸上红扑扑地答应了。
  
  郑好心里还没放下待梅,林茜檀也不急着去捅破风光那点心思,干脆假公济私。郑好办事不错,拳脚功夫却远不及风光,两人也的确相辅相成。
  
  林茜檀道:“你就等着看吧,丞相大人说不定还有什么好东西送来呢。”只要楚绛不出事,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霁月“嗯”了一声,再没有什么不信服的。
  
  “夫君呢。”楚绛已经回来了。
  
  霁月道:“姑爷现在在夫人那边,夫人不舒服,他服侍着。”
  
  这也是人之常情。
  
  霁月没说,江芷悦也在“姑母”床前服侍。
  
  林茜檀道:“叫人盯着些,他自己都是伤员,该换药的时间也别疏忽大意了。”
  
  霁月点了点头,去了。
  
  林茜檀看向霁月的背影,无奈摇头,楚绛回来之后,丫头们便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对劲。她心里起疑,就叫了一个平时不太有存在感的丫头过来问话。
  
  丫头缺心眼,早就告诉给林茜檀,说是楚绛带回了一个秦楼楚馆里的“红颜知己”。
  
  林茜檀虽然讶异,但也不是太难以接受,毕竟,她对楚绛,当真就只是兄妹之情。
  
  不过心里说没有半点不舒服也是不能,她这才刚刚对他生出一些别样的感情来……
  
  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的红颜知己现今被安置在距离思乡院十万八千里的一个院落里,林茜檀笑,她像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
  
  也不能怪江芷悦兴奋。
  
  林茜檀想。
  
  青楼里的女人都有机会,她一个出身高贵的大家千金,岂不是更有机会?
  
  就是不知道,她近期会不会就喝上江芷悦给敬的“姐姐茶”了。
  
  整个京城像是封闭的笼子一样,安静了许多天。由于关着城门,里外往来不通。林茜檀听说,城外已经陆陆续续累积了一些南来北往的人进不来,现在城门外头是一片拥挤。
  
  毕竟,谁能想到,这京城还能突然不让人进去?自然也就没人想到要提前打听路况了。
  
  可阴韧却像是岿然不动,就仿佛这只是一个他玩在手里觉得十分有趣的游戏一样。任它城外怎么人声鼎沸,书房中画笔不歇。
  
  朝廷的官员仍然需要上朝,男人们出门进宫,也俨然成了数日之内各家的女眷最担心的事。
  
  如此这般的,因而也就连她们也没有什么心思相互走动了。
  
  不过魏嘉音不在这个限制之内,两家不过一道墙隔着,过来简直太方便。
  
  林茜檀担心的是楚绛,魏嘉音担心的,自然只有这时候在外的丈夫。
  
  “外头现在也正乱着呢,听说有个什么人竟将各路闹事的整合到了他麾下,正朝着京城来!”也不知道夫君在外,会不会有危险。
  
  林茜檀看着一脸焦色明显的魏嘉音,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二狗子非但没有危险,他自己就是那个朝廷如今口中所说的“反贼”。
  
  魏嘉音心不在焉,也就没有看出来林茜檀话语之中掩藏的潜台词。
  
  林茜檀笑着调侃,也算是变相打听:“他不偷不抢的,又一向机灵,你与其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你娘家,你就不怕他们出事。”
  
  魏嘉音不介意透漏一点叫林茜檀知道知道她家的情况。
  
  “父亲做事一向万全,他们不会有事,最多只死我们几个嫁在京中的魏氏女罢了。”
  
  言下之意,魏氏的人早就天高皇帝远,不在京城管制范围之内了。
  
  魏嘉音回去之后,林茜檀叫人走地道出城。
  
  魏家的人的确厉害,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整个家族的人也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她还是叫人继续探探。
  
  屏浪前脚刚走,外面便有人进来说道,“宫里”又送东西来了。
  
  阴韧现在往返于宫里和家里之间,所谓皇帝圣旨,明眼人都知道不过是阴韧的意思。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是什么东西了。
  
  但令所有人都惊讶的是,这次阴韧送来的东西,并非威慑,而是指名道姓“赏赐”给林茜檀的。
  
  一柄做工天上少有地下无的九翅凤凰步摇,璀璨夺目,光是看一眼,就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来传旨的太监却是指着一边被首饰映衬得寒碜到了极点的点心,满脸堆笑地看着林茜檀,恭敬道:“少夫人,这是御膳房里刚刚做出来的千层玉蓉糕,您赏脸尝尝?”
  
  林茜檀听着便好笑,这些宫里的太监,出宫来何时不是鼻孔朝天,这般和颜悦色,还真是稀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