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90章 九翅

第190章 九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终究是怀着身子,一听说楚绛无事,江宁娘终于想起催促她快些去休息。林茜檀从善如流,应了一声就离开。
  
  宅邸外墙遭遇不小的破坏,楚渐本来不放心让她单独回去居住,不过看在她周围有数量足够多的护卫,也就勉强放心了。
  
  林茜檀是赶着回去见萧太妃的。萧太妃出现得太过突然,林茜檀既意外,又不觉得意外。
  
  萧太妃正坐在林茜檀平日用来待客的那间屋子里端着茶杯喝茶,悠闲自在得仿佛她只是在皇宫里她自己的寝宫里,而不是遇上大难,从地道中暗度陈仓。甚至于她衣裳发丝一点不乱,婢女告诉她,萧太妃来这儿,就只是要了一壶好茶。
  
  和楚渐不同,林茜檀对于这样的萧太妃没有轻视的意思,倒不如说,她认为这样的人值得她敬重。
  
  遇到事情处变不惊,是经过了多少风浪历练出来?萧太妃曾说萧家的女人善于蛰伏,并不是玩笑之语。
  
  林茜檀进屋,又命人关门,萧太妃率先开口说了话:“你就不怕本宫伤害你?”
  
  说着,她好笑地看着林茜檀硕大滚圆的肚皮,等着林茜檀回应她。
  
  林茜檀也笑:“娘娘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萧太妃放下茶杯:“你这丫头。”
  
  她绝口不提京华梦景图被盗的事,林茜檀也仍然把她当作一位对自己还算照顾的长辈。两人坐下来,林茜檀等她自己主动提起出宫的原因和以后的打算。
  
  萧太妃也不卖关子,在有一会儿的彼此沉默之后,她开了口:“本宫早就该出来的。”
  
  地道就在那里,一把大火而已,不过是决心问题罢了。
  
  林茜檀给她续茶。
  
  “本宫生于大夏末年,又不幸是皇族血脉,注定一生坎坷。然而但凡是舍得下那些优渥的生活,也不至于忍受燕广这么多年。”年纪不小却依然美丽的中年妇人,攸攸说着的,是她这些年的一个过往。
  
  林茜檀闻弦歌而知雅意,道:“娘娘想隐居?”
  
  萧太妃点头又摇头,笑得妩媚:“那就要看你胆子够不够大了。”
  
  林茜檀轻声而笑,试着猜测:“难怪当日问起我的婚事,娘娘会积极赞成,想必有我在,娘娘在这楚宅之中至少可以过一段安静舒适的日子。”
  
  萧太妃喜欢她这份聪明识时务,听了便笑,青葱一样的十指丝毫不受岁月的侵蚀。说她二十出头,也有人信。
  
  钟嬷嬷却是并不太放心萧太妃,先不说别的,光是萧太妃的身份,就已经足够令人忌惮了。
  
  把她藏着……
  
  “主子,会不会对您有危险?”钟嬷嬷终于还是没有忍住。
  
  林茜檀将萧太妃暂时以“婆子”的身份,安插在自己屋子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别人大概也不会想到她敢这么做。
  
  林茜檀道:“她不会给我添麻烦。”
  
  当日,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京华梦景图的事,对萧太妃有所防备。结果路遥知马力,萧太妃终究不是一个奸佞之人。
  
  其实仔细想想,萧太妃如果想害她,早就害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事,钟嬷嬷也不好多说什么。
  
  外头刚刚乱了一两天,林茜檀全都歇息在公公婆婆那里。这会儿总算回来,屋子里的摆设大体没有任何动静。
  
  林茜檀只当看不出来自己的妆奁被人动过,钟嬷嬷和锦荷等人,则是以为是哪个院子里的丫头趁乱起了贼心,进来偷东西。
  
  锦荷刚要说什么,就看见林茜檀用眼神暗示她不要多说,她知机地闭上了嘴巴,等着没人的时候再问。
  
  林茜檀也很想知道,是谁浑水摸鱼。
  
  她屋子里除了暗格需要钥匙,放在明面上的东西也就只是一些诸如金银财宝的东西。
  
  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把手伸进来摸一摸。
  
  眼下,还是要想办法先快速洗漱了去睡觉才是。
  
  就算表面上再怎么淡定,她身体里那缕魂魄其实也不过就是三十不到,面对战乱,还是会下意识神经紧绷的。这样一连串折腾下来,还是会累的。
  
  锦荷服侍她躺下,她和守夜的几个丫头说了几句话,便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全是这两天以来一系列的事。
  
  虽然绕了一些路,但终于还是来到这个节点上了。
  
  阴韧竖起了反旗。
  
  眼下暂时无事,或许可以先睡,怕就怕突然动荡,他们需要走地道逃生。
  
  楚渐和她的一番对话浮现了起来,林茜檀有些叹气,她意识渐渐朦胧,有些分不清自己睡着了没有。
  
  没想到,楚渐一开始就是知道自家妹妹在府邸地底下做的手脚的。
  
  楚渐的话语犹如还在耳边:“傻丫头,你娘是我妹妹,自己的妹妹如果有小秘密,做哥哥的为什么非得去戳破?”不单不戳破,还要在她死后也装作不知道。
  
  危险当前,他们又被困在府里,事关在意的人们生命安全,林茜檀不能再藏着掖着,于是就找了一个机会,跟楚渐说了说地道的存在。
  
  也难怪楚渐同样淡定。就是因为他是知道这些事的。
  
  想着想着,林茜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梦里梦见了各种各样的场景,有时是楚绛,有时是千石村里那个撑船的二狗子!
  
  夜色安静,就好像两天以来的打斗是所有人的错觉一样,可若是打开门去一看,就会发现,其实空气之中那浓郁的血腥味道根本没有散去。
  
  江宁娘虽然催林茜檀去睡,但她自己却根本睡不着,唯恐平静的夜色不过是被人破门而入的前奏。
  
  *
  
  林茜檀睡下之后,楚渐才把小厮叫到自己身边,再仔细问了问。
  
  那小厮也收了脸上的轻松神色,这才正经地把没说的那一部分真相说给了主子。
  
  “还是瞒不过主子。”那小厮道。
  
  楚绛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却也受了伤。厮杀之中,刀剑无眼,倒也并不奇怪。只是楚渐觉得诧异的是,既然小厮说儿子是跟着同僚的那些大臣躲避去了安全的地方,怎么和他一起的人全都没事,就他胳膊大腿上被人砍了一刀两刀?
  
  小厮这就不知道了。他只负责打探,再多的事,公子也不肯说。非但不肯,还让他保密。
  
  楚渐再问不出什么来,便也作罢,这眼下,外面恐怕是变天了,这一两个晚上,他看来是没有什么好觉可以睡的了。
  
  阴韧形同逼宫,在那些忠于皇帝的大臣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的时候,就血洗了京中防卫军。等这些人反应过来要干点什么,出也出不去京城了。
  
  又两夜一日平静之后,人们终于试探着打开屋子门出去,发现那些以往熟悉的城防卫,似乎换人了。那些人,血气未退,更冰冷,更可怕。
  
  每每到这种时候,是一定有那么几个刚正不阿的大臣,不怕死,敢于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外面照样出来过生活的百姓们并不清楚仅仅一道宫门城墙之内,有多少人头落地,又有多少人失去了丈夫、父亲和儿子。
  
  其中还有林茜檀认识的。
  
  街上的人们在收拾狼藉。
  
  一次叫惊悚,到了第二次,大家也都有些习惯了。看着像是没什么事了,就都出来该打扫的打扫,该搬运的搬运。还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孩子,连自己脚底踩了血迹也不知道,就在那儿玩耍了起来。
  
  楚家也不例外。
  
  林茜檀听说,江宁娘已经在组织这些事了。
  
  本来以为楚氏的宅邸算是受损厉害,江宁娘还在心疼又要白白花出去一笔银子。
  
  可转出去仅仅几步路的晏国公府,那凄惨景象根本就是和这边的差别巨大。王家这一回可是损失惨重,王家和阴家在政见上颇有相背,混乱之中被人揩油了。
  
  江宁娘不由觉得古怪,但也并没有想太多,不过府里的人还是有议论几句的。说得多了,林茜檀便也听见。
  
  才不久之前发生过的乱子林茜檀还印象深刻,当时她就已经注意到楚氏宅邸附近的损失尤其地比较小。
  
  这一次的强烈比对又是这样。
  
  第一次的时候或许她还会觉得巧合,可同样的事情再来一次……
  
  王家的人也奇了怪了,难道说他们王家特别遭人惦记?
  
  林茜檀却想到前天夜里最乱的时候,家里的护卫曾经处理过一批人数虽然少,本事却高强的人……身边的人看她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便都没有打扰她。
  
  林茜檀只是在想,难道是什么人暗中盯在自己身边?
  
  本来以为是奔着楚渐来的什么人,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了。
  
  因而,死人不会说话,不过死人身上的东西却会说话,林茜檀叫屏风跑了一趟,那些尸身还没有被抬出去处理了,摸一遍过去,倒是真的可以摸出来一些什么。
  
  林茜檀将有些眼熟的石制挂件放在手里,神色有点古怪。
  
  做成了圆式田字形的青田石挂坠上面雕刻了一些特殊纹样,并不是寻常龙虎雀龟的图案,而绑在上面的穗带长度不超过三寸,编织手法也十分有别于一般。
  
  除了纹样,没有任何文字。
  
  林茜檀再去看其他一些零碎的小杂物。
  
  一般人看了,确实看不出这些没有身份讯息的东西代表什么,但林茜檀不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