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89章 庶出

第189章 庶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许是因为对云州的那一个东山侯府更熟悉一些,林茜檀总觉得对京城的林家府邸没有多少“这是林家”的实感。京城繁华锦绣地,多了三分人工雕琢的匠气,少了云州“乡野”之地的淳朴。
  
  沈氏病着,儿孙尽孝膝前,但老人家也是一样的想法。虚情假意、各怀心思的子子孙孙,还不如云州她居住那处院落里茂盛浓密的石榴树。
  
  如果林茜檀没有记错,那宅子本来就是沈氏嫁给林阳德的时候,带到林家的嫁妆。林阳德出京履职,没处落脚,沈氏便把这套屋子拿了出来。
  
  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已经不记得,那栋宅子其实是沈氏的娘家在她出嫁的时候留给她的嫁妆了。
  
  林茜檀记得,云州宅邸大门口挂着的那块匾额上弄的字极好,“林府”二字浑然天成,走龙舞凤。
  
  林茜檀回楚家之前最后一次去看望她,她便絮絮叨叨的,像是生怕自己时间不多,拼命地把青少时期的那些事说给林茜檀听。
  
  在云州,老太太也留下了很不错的记忆。
  
  “那时候,我听说父母要把我嫁给一个穷小子,赌气之下,还自己卷包袱跑了,去了云州。结果到最后还是嫁了。”沈氏话语之中不无遗憾。即使再来一遍,林茜檀觉得她可能也是看不上林阳德的。
  
  尽管林阳德对她也算敬重,真心实意,但两人三观不合,涵养也有差距,沈氏这一辈子就是一个“忍”字。
  
  也不知算不算是从林阳德那里传下来的家风,林家的男人也都有些“娶妻致富”的本事。
  
  林权林栋就不用说,如今的林子荣兄弟几个,也是一样,都是高娶。
  
  “祖母的身体还硬朗。”沈氏喜欢交代身后事,林茜檀便宽慰她,不让她想太多。那些晦气话说多了,不知不觉便有可能提前应验了。
  
  前世因,今世果,沈氏寿命能够比前世长一些,可能也是她两辈子都生平为善,福业累积的结果。
  
  但林茜檀没想到的是,这次对话,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清醒着的沈氏了。
  
  林茜檀在东山侯府待了几日,到了月底,楚家派人来接她,她去沈氏那里辞行的时候,沈氏正好在睡着,她便没有入内打扰。
  
  林茜檀便和伺候沈氏的人笑着说道:“下次再来看祖母。”家里还有喜事,看沈氏的身体状况,应该能够支持到那时候。
  
  守门的嬷嬷也笑着回应,老太太前两天还在说,再怎么也要坚持到把林抒尘给嫁出去。
  
  阴薇拿林茜檀没办法,却有的是办法把林抒尘这个庶女扣在家中,她都十八了,忠义郡王府就算在池荀争取之下,给了她一个平妻的位子,等她嫁过去,池荀那位正妻,早就瓜熟蒂落,把嫡长子生下来。
  
  林抒尘急得要死,也将阴薇恨进骨子里,可偏偏只能忍气吞声,加倍讨好。
  
  林茜檀离开之后,林家发生了一件事,为的便是林抒尘。
  
  林栋和林权不知因为说了什么话,一言不合在府里书房处打了起来,虽然彼此都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但这件事,在沈氏那里没有瞒住。
  
  沈氏气急攻心,风中残烛一样的身子当即便有些受不住,当天晚上就发起热来。两个儿子自然都后悔不迭。
  
  消息被府里的管事送去了楚家,林茜檀当时已经睡下,楚绛就做主暂且将这事搁一搁,林茜檀现今睡眠质量不好,怀孕辛苦。
  
  谁知这一犹豫,就是天南海北。
  
  林茜檀第二天起来,听说了祖母生病,再派人过去林家问问的时候,沈氏已经高烧昏迷了过去,人事不知了。
  
  林茜檀自然立刻爬了起来,去了林家。
  
  沈氏果然见不了人,林茜檀不过远远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躺在大床上,呼吸缓慢,胸口起伏也不太明显。蜡黄褶皱的脸色,仿佛也就只是一夜之间的事。病入膏肓,都是这样。
  
  林茜檀便觉得眼睛微酸。
  
  沈氏这个祖母,虽然也有她自己的私心,但大体上对她所有的儿孙都是投入了真心的。
  
  林茜檀觉得,任何一个对她好过的人,她都不应该忘记。
  
  林茜檀倒是愿意留下看顾,但江宁娘那里催促得紧。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情况不合适留下,只能是无奈返回。
  
  江宁娘为此不免多说两句:“尽孝心固然是人之本分,可你也得想想,‘尊老爱幼’那后半截话是什么。”
  
  林茜檀沉默,江宁娘其实是想说,她肚子里有她的孙子,别胡闹太过吧?!
  
  林茜檀便只好退一步,叫人密切盯着东山侯府的动静。期间,王元昭离京之后送回的第一封秘语书信到达了林茜檀的手上。
  
  王元昭釜底抽薪,积极联络各地反商义军的首领,他自己也兵强马壮,眼下时机正好,他在四通八达的渡口上开了一场会议,响应他的人不少。
  
  他们以大吃小,在此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力量壮大了好几倍。
  
  林茜檀便让霁月出去送信,交代自己名下的产业去给王元昭送行军需要的粮草。
  
  霁月送完书信回来,告诉林茜檀,外头像是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怎么个不对劲?”
  
  霁月身上有些风霜之色,还没站稳就略显急促道:“巡逻的城防卫步履匆匆,人数也似乎比起平时多些。”
  
  不仅如此,霁月是打手出身,对于杀气也比起一般人要敏锐得多。她说能感觉到一股杀气,那就是有杀气。
  
  林茜檀抚摸肚皮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前一刻还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去,她思虑片刻,道:“既然这样,那就准备准备吧。”
  
  对于可能发生的情况,林茜檀和王元昭早就做了一些事先的安排。
  
  天隆帝受到了阴韧实际的控制,阴韧留在东都的獠牙也露出了一丝端倪,林茜檀不知道阴韧会不会像上辈子那样,以兵马掌控京城,挟天子以令诸侯。
  
  所以,在她的计划里,离开京城暂避锋芒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选项。
  
  “去给夫君送信,让他没事便早一些回来。”
  
  按照霁月说的,林茜檀不敢在这种时候把不会功夫的人派出去,那样有些冒险,屏浪主动请缨,担当了这个差事。
  
  当天晚上,楚绛却没有回来。
  
  林茜檀皱眉,并不清楚楚绛是不是又跟最近这段日子以来一样,大晚上的跑去酒楼之类的地方喝酒。
  
  屏浪找了一圈,腿也断了,竟然都没有找到他。
  
  林茜檀下意识轻轻拍了拍肚子里的孩子,有些担心。
  
  前世那时候兵马纷乱的情形像是走马灯似的,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可看着一身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的屏浪,再看看屋檐外面全黑的天色,霁月说的对,空气之中,的确是有一丝诡谲的气味。
  
  还好,这一夜无事。
  
  第二天是正常的工作日,楚绛也不知是不是在哪里直接更衣洗漱了去上衙,屏风出去走了走,说外头一切正常,目前还没有异常。
  
  “姑爷说,知道了。”屏风在衙门里找到了楚绛,楚绛听了林茜檀的警示,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林茜檀低头沉思,倒是正好疏忽了屏风嘴唇翕动,屏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太敢说。
  
  楚绛的样子浮现在屏风的脑子里。
  
  “你拿着这令牌,到崇元街楚氏粮铺里告诉掌柜,是时候执行任务了。”
  
  屏风也是才知道,楚绛在那里准备下了足足二百人的好手,全是给父母妻子准备的。
  
  这些人,也许并不能真正抵挡千军万马,但……护送家人出城去,总是可以。
  
  只是楚绛说这话的时候,屏风分明在他的脖颈窝那里,瞥见一点红痕。
  
  她刚想说,楚渐那边的人就过来打断了她,让林茜檀准备准备,家里要出城“踏春”去了。
  
  楚家在京城外面的温泉山上的确有庄子,楚渐想必也有他的消息渠道,察觉到外面的不对了。
  
  林茜檀跟那楚渐派过来的人说道:“那正好了,我也正要叫人去跟父亲说,我想出门去外头瞧瞧,府里待着,可是闷得慌。”她还正不知道怎么和楚渐开口说这个捕风捉影、虚无缥缈的事。
  
  如此……倒是正好。
  
  过来的这个管事也是眼眸闪烁的。他跟了主子一辈子,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基本的政治敏感度……还是有一点的。
  
  林茜檀想起楚绛固执不肯跟着一起回来,又跟这管事道:“劳烦请父亲去信,叫夫君回来,既然是出城去游玩,一家子的人还是要整齐一些好。”
  
  那管事便答应着去了。
  
  楚渐和林茜檀纷纷忙着收拾东西,江宁娘虽然反对,但也无济于事。
  
  “若是磕磕碰碰到了我的孙子,这该如何是好?”
  
  江宁娘说不过丈夫,便和身边人抱怨。
  
  江芷悦这个赖着不走的,根本是巴不得林茜檀磕磕碰碰出点什么事,因而只在那儿帮着劝说江宁娘,说什么“出去走走也好”……
  
  江宁娘微恼,却又不好戳破侄女那点心思。
  
  江芷悦心里看不上林茜檀,认为林茜檀是抢走了她的正妻之位,才有如今的好日子。
  
  自然,林茜檀生的“庶子”又怎么比得上她将来所生的“嫡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