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76章 变

第176章 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元昭身上带着一些血气。看上去平整的上衣却在脖领处有些明显翻折,似乎是他刚刚整理过,却遗漏了一个地方的证据。
  
  林茜檀仔细想来,从他到京城以来,身上就越来越频繁有这样的气息了。甚至于她还眼尖地看到王元昭袖管里黏钩住的两根稻梗。
  
  林茜檀说完话,少年才敢抬起头来,像是在叹了一口气似的,看向林茜檀。眼睛里一瞬的惊艳闪烁,旋即恢复平静。
  
  王元昭说他刚从城外回来。
  
  白日里,大家都只知道他在屋子里“不舒服”着,倒是没什么人去他那里看望。这会儿,他刚从地道底下爬上来,还没来得及回屋看看,就过来了。
  
  “我去迟一步,”王元昭在绣墩上大马金刀地坐下,灯光打在他脸上,把他脸上的胡渣也照了出来。让他看起来,更老气一些。
  
  白马寺一间用来收纳杂物的仓库里,有一个暗门,王元昭花了好些工夫才找到。又花了一些时间,才混入其中,打探虚实。
  
  林茜檀给他倒了一杯刚煮的茶,热气熏得他眉目立刻就变得柔和了一些。
  
  他道:“……兵器库被搬运一空,只留了一些老弱看守,看来这城中所谓的夏军,就是这批兵器的使用者了。”
  
  这些物件倒不说,更让王元昭在意的,还是那个出现在乱军之中的人。他对那个人莫名其妙就是有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
  
  说完了事,王元昭照例离开,趁着他那一只比她大了一圈的手掌还没有触碰到门把手上,林茜檀提醒他:“这毕竟是晏国公府的地方,多得是人盯在你身上,这几日,你且别来。”
  
  王元昭胡乱点头答应了,最后转身出去的时候,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把兜里一样东西掏出来递给了林茜檀,林茜檀一看,竟是她在萧太妃手里的那一枚京华梦景图的碎片。
  
  她自然要问一问,那是哪里弄来的。
  
  王元昭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出身?怎么还问这样的问题。”
  
  林茜檀微愣,两人自从认识以来,王元昭这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一丝明显的情绪来。
  
  王元昭自己也像是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在生的闷气,明明托了这场动乱的福,他和魏家的亲事不得不另外选择好日子,但他心里却有一股无法抑制的恼怒。
  
  尤其是在看到林茜檀的时候。
  
  林茜檀现在已为人妇,并不再是以往那样梳着一些姑娘头。一个沉稳不失年轻妇人俏丽的百合髻,将她身上的美感都给勾勒了出来。
  
  而这个女人,他连争取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他想到自己前几日在山顶上看见底下一条长蛇似的队伍前面,楚绛那意气风发的身影的时候的一幕来。
  
  他没有再犹豫地一脚踩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没了身影。林茜檀则是起身悄悄去看了一眼就睡在隔壁的江宁娘和江芷悦,这院子又不是她自己的地方,在这种地方和丈夫以外的男子见面,她加倍心虚。
  
  打杀声一直持续到了七月十六,将中元直接就给一笔带了过去。七月十六这天的中午,一股兵马突然进城,和城防军合流。自称是大夏兵马的那一批人,寡不敌众。不多时便都从西门破防而出,往北而去了。
  
  战后清点尸首,敌我双方死掉的、再加上那些事情闹腾起来的时候躲避不及时遭遇飞来横祸的无辜百姓,零零总总死了少说两万的人。京城中太平了许多年,什么时候这样过了。
  
  即使打完了,京里的人们也还是观望着不敢出来,林茜檀叫了霁月去看,霁月说,城里已经有负责清理战场残余的,是一个姓魏的小将军。
  
  姓魏的人?
  
  那就多半是魏氏家族的族人了。
  
  *
  
  王魏两家本来的打算,是在七月十二这日就举办婚礼。被这么一折腾,这事情自然办不成。林茜檀再一次松了一口气。有些事情,她实在不想去面对,就只能像鸵鸟一样,期望着推迟些、再推迟些。
  
  王元昭送来的京华梦景图碎片被她贴身搁在胸口最隐秘的位置,只等着找个机会回到楚家她现在居住的院子里亲自放进那个在定制家具的时候特意做起来的暗格中。
  
  又想到王元昭可能是私自进去宫中顺手牵羊,她有些后怕。
  
  不知道他身上是不是又受了伤?
  
  城中乱,皇宫里也不乏些浑水摸鱼的。
  
  林茜檀之前听说,萧太妃的寝宫里进了偷盗的小太监,这小太监洗劫了不少东西。林茜檀本来还在想着那人是谁,现在知道了。
  
  京华梦景图的碎片对于萧太妃来说,同样也是重要的。林茜檀心想,萧太妃会不会认为,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
  
  这天夜里,江宁娘跟着王家一起,组织了几个胆子大又机灵的,出去街道上看了看是个什么情况。
  
  回来的小厮说,带着兵马去追击那支突然出现在城里的兵马的,是广宁伯家的公子,陈方。
  
  陈靖柔这个同父同母的兄长,也是广宁伯府唯一的嫡子。今年也不过二十三岁,还是个小将,这就担当重任了。
  
  林茜檀叫屏风和屏浪也走了一趟。问了问,这事还是陈家公子自己争取来的。但根据林茜檀所知道的,陈大公子一向只是在京城军中挂一个虚职,怎么会突然成了领军的主帅?!
  
  都说穷寇莫追,林茜檀一个不懂得用兵的人都知道这差事没有去争的必要,难道陈家公子是为了去捡这军功吗?京中四品的虚职,陈大公子确实坐了好几年了。
  
  “柔姐姐怎么说?”林茜檀问道。
  
  屏浪想了想,道:“她说,她大哥为了这事,固执得古怪。”
  
  也就是说,陈靖柔可能也不清楚为什么了。
  
  又或者是,她知道,只是不方便说。
  
  她印象中的陈家公子陈方,是一个十分稳重的人,也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追击夏军,虽然功劳来得快,但风险同样高。
  
  会不会和他妻家有些关系?
  
  陈方的妻家,也是来自魏家的人。
  
  可陈家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和丫头们可没什么好说的。林茜檀把这事情暂且摁下,也为陈靖柔祈祷起来,期望陈大公子一切顺利。
  
  陈家和楚家相比,算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陈家的公子陈方,是广宁伯府唯一的儿子,他是稳稳的世子,但也正是因为是独苗,所以弥足珍贵。陈家的子嗣传承,全部靠他一个人。
  
  陈靖柔有时也跟林茜檀说,他大哥陈方,对自己要求太高,给自己的压力太大。
  
  他有雄心壮志,偏偏在太平年月里,家里从来不让他去往边关争取军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没几个人能够轻易免俗的。陈家人同样不行。
  
  随着兵马远去,京城之中又恢复了平静。
  
  过了两日,大马路上终于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出来清理道路上的狼藉。那些尸首,能有人前来认领的,便发还家属,给予抚恤金。即使是那些无人认领的尸首,也早就被一并安葬到城外群葬墓里去了。
  
  这一年的中元,当真成了鬼节了。
  
  祭祀先祖是大事,不可轻忽。
  
  楚家也不例外,在中元过后,外面的风声稍微平静之后,补办了祭祀。只不过由于城中一场骚乱,中间七砍八砍的,这其中流程被省略了不少。
  
  去完宗庙回来,就是晏国公府和魏家的亲事了。
  
  日子虽说又推了几天,但那也是个不错的好日子。批示批语的天师也说,好事多磨,这也不是坏事。
  
  可这些话,不过是骗骗人再骗骗自己罢了。
  
  七月十九,京城里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魏嘉音成亲前夕,林茜檀叫人去给魏嘉音送了一份独立于楚家之外,以她个人名义赠送的礼物。
  
  魏嘉音收到礼物之后,回过头来也回赠了几盒糕点给她。礼物分量不重,只是胜在心意。
  
  魏嘉音不太高兴。
  
  本来应该喜庆的氛围,因为外面乱了几天而大打折扣。
  
  说来也巧,林茜檀和江宁娘姑侄那天临时居住的屋子,其实就在用来当作新房的那间屋子后面的不远处。
  
  张颖如无心插柳柳成荫,将新房后面的那一排倒厦给了林茜檀她们。
  
  再过两天就是婚礼的时候,这新房的位置也渐渐布置了起来,看着满屋子的红绸喜字,王元昭心里排斥,便有一些不乐意回晏国公府了。
  
  眼下外面时疫正是厉害的时候,王元昭也乐得以执行朝廷布置的任务做借口待在外面不回去。但再怎么躲,也就是躲那么一两天罢了。
  
  张颖如感念王元昭在张家的事情上出的力气,在布置新房这件事上,她便十分用心。
  
  到了七月二十五的时候,王元昭还是不能不返回一下王家,做他的新郎官。
  
  最好的料子、最好的手艺做成的喜服,将王元昭的身材完美地烘托了出来。但穿着它的人却一点也不高兴。也不知道这叫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