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59章 慈母

第159章 慈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山侯府嫡支人丁相对而言单薄,四个房头加起来,其实也就那些人。但自从林阳德自作聪明把林氏宗族那些穷亲戚接来之后,就变得大不一样。
  
  被填塞得满满的客房活脱脱像菜市口的街坊,各种三姑六婆、家长里短。
  
  府里本来的那些主子苦不堪言。这些人,时不时打秋风,到各个院落“走亲戚”,逼得府里的人都习惯了在屋里准备一些劣质的茶叶了。
  
  虽然这些族人里有一些人有些骨气,不愿意在侯府打秋风,蹭饭吃,被人看不起。但同样也多得是人唯恐有便宜不占,吃了亏。
  
  这样一来,沈宁这个掌管府邸中馈的人上要在沈氏面前尽孝,下要约束家里成百上千的奴才和一群极品亲戚,自然就有些力不从心,不得不分出一些担子去给阴薇这个比较而言不受婆婆看重的妯娌,叫她帮忙。
  
  阴薇又不傻,家里轻松的时候,她分不到多少掌家的权利,这下子一堆人了,沈宁反而想起她来了。真当她是那冤大头不成?
  
  所以她也依样画葫芦,把林茜檀三姐妹都给叫上了。
  
  明面上的说法自然是好听的,说是让她们几个老大岁数也嫁不掉的大姑娘多学一学管家的本事。可实际上,说到传授本事,恐怕也只对林碧香一人真心而已。
  
  锦荷不解地问林茜檀:“主子既然看出来夫人的目的,怎么还自己往套子里钻?”阴薇说做就做,当真带了林茜檀忙活了一天,这会儿,林茜檀好不容易回来歇息用饭毕了,裁云正领人收拾。
  
  阴薇把三个人叫上,脏活累活全扔给林茜檀和林抒尘,林碧香则是坐在阴薇屋子里“帮忙”阴薇一起看账本。姐妹三人分工极其不同,不怪锦荷抱怨。
  
  林茜檀等着屋里其他丫头出去,才道:“一来她是拿我当苦力使,二来也是故意折腾我,不过她既然叫我管人,我叫几个人在府里敲敲打打的,岂不就顺理成章了?”
  
  林茜檀心想,还真是她瞌睡了,就有人给她递来枕头。她正想修建一条地道,害怕工程声响引起注意。
  
  锦荷也反应过来,“噗呲”一声,想想还真的是。
  
  主仆两人相视一笑。
  
  再者,修一条是修,修两条也是修,林茜檀还想着,干脆再挖一条道,将她和周叔之间也连通起来。
  
  马老七效率不错,答应了林茜檀给找人,过了两日便传音告诉林茜檀,说是干活的人都有了。
  
  林茜檀派了绿玉去做验收这个活,绿玉去看了一遍,说是个个“贼眉鼠眼”,不像好人。
  
  林茜檀笑说:“不像好人就对了。”
  
  马老七也说,他有一帮兄弟,因为长相不好,被人嫌弃。
  
  绿玉虽然爽利能干,但和碧书一样,心性当中还是一味良善,看人也太过片面。以后倒是可以叫她专责和小香接洽,帮她经营产业。
  
  锦荷就不和她们一样。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绝对的好人坏人?”锦荷很不当回事。
  
  林茜檀无奈看她,也正是因为锦荷看得开,林茜檀要干“坏事”的时候,大体会想到她。
  
  若是按照绿玉和碧书的看人标准,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好人”能进她们的眼睛了。
  
  林茜檀又笑,点到即止:“你和碧书,也该学学锦荷。”
  
  实际上,马老六他们那帮人,在这京城地界上坏事没少做,好事做得同样也不会少。亦正亦邪,全看是谁在用他们。
  
  马老七找来的人很快就按着林茜檀花了两三天工夫丈量出来的图纸干起活来。
  
  林茜檀为了给他们打掩护,特地说是侯府后花园“年久失修”,需要重新修缮,自己掏腰包找人来,在银屏阁后头日夜不停“砰砰砰”。
  
  反正钱是林茜檀出的,林阳德等人被林茜檀一“提醒”仿佛也觉得那园子的确是年久失修了一样,林茜檀愿意做这个冤大头,他们当然不会不愿意。
  
  就是苦了那些住在附近的奴才,大晚上的不好睡。
  
  没过几天,府里便有那些闲言闲语的在捕风捉影说林茜檀的坏话。林茜檀于是又光明正大叫人去挨家挨户送吃的送花的,堂而皇之收买人心。
  
  锦荷笑得不行:“夫人看见咱们这样,她却只能看着,大概会很不高兴。”
  
  林茜檀笑:“她自然不乐见了。”不过她这儿不是有个现成的包工头身份么。这话还是阴薇说的——“你也该学着怎么和最底下那些下人相处了。”
  
  这么一圈下来,到了三月的时候,府里的舆论风向便又转了个弯,一味地在说林茜檀的好话了。
  
  阴薇的注意力全被地面上的事情吸引了过去,倒是没注意到地底下的那一点声音。等到府里的后花园休整完毕,马老七早就带着工程队修地道修出多远去了。
  
  林茜檀可算是见识了马老七的厉害之处了。
  
  往往是前一天他跟林茜檀说他修到了哪儿哪儿,过了一天就飞出去一段路似的修到了哪儿哪儿,速度十分快。
  
  地道从京城地底下过去,马老七他们夜里休息,到了白天则是正好借助街道上人来人往的喧哗吵闹遮掩动静,这样一来,的确是没什么人发现。
  
  不过林茜檀有一个疑难杂症,那就是怎么在不惊动楚家和王家的前提下,把终点线给接通了?
  
  也不知道当年她娘亲做这事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方案?
  
  这种“不君子”的事情林茜檀当然也没法告诉表哥和舅舅,舅舅那头便罢了,她表哥是不会同意的。
  
  她都能想象到楚绛会怎么柔而不弱地教育她了。
  
  林茜檀正想着这个,没来得及问一问马老七有没有什么建议,王元昭自己找上门来。
  
  “正要叫人去请你呢。”两人数日不见,林茜檀倒也能渐渐把那天在城外的尴尬给忘记了。
  
  王元昭现在在王家生活,这些事,林茜檀想着或许可以求助于他。
  
  王元昭答应帮忙,却也提出一个附加条件来:“再修一条去城外吧。”
  
  林茜檀挑了挑眉毛,其实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意思,不点破。
  
  王元昭也像是故意恶作剧一样,开玩笑说道:“虽说是有那么几个狗洞,可是我总觉得……你钻狗洞也太难看了一些。”
  
  林茜檀便瞪他:“难看?难看不也是你给教的。”
  
  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非要提醒她那天两人多尴尬。
  
  王元昭开过玩笑,说起了正经的:“有备无患,说不定就用上了。”
  
  他突然不笑,林茜檀被他骤然正经的模样给吸引了过去。她知道,既然眼下有那么一个遁地的高手能用,就弄一个通道。战乱一起,有个万一,进可攻,退可守。总比临时抱佛脚来得好。
  
  林茜檀答应了。
  
  王元昭又说:“过两日,给你消息,我叫我那打架不靠谱的爹出面,帮你这个忙。”毕竟王善雅才是王家的家主。
  
  *
  
  同一个时候正在没有风的书房里作画的王善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而然就打了一个喷嚏!屋子里有地龙供暖,哪里会冷。
  
  王善雅莫名其妙的,看着正在下笔的画,心道,好险,这画差点就毁了。
  
  画上画的,是张颖如年少时候的样子。
  
  张颖如因为娘家的事已经一两年没怎么开怀,他就时常想办法给妻子画些美人像,做一做笨拙的讨好。
  
  他刚打了喷嚏,还没提笔,被关紧的门外头就响起了敲门的声响。
  
  “是谁?”王善雅沉声问道。
  
  “父亲,是我。”是王元暄。
  
  张颖如常跟王善雅秋后算账,就为了王善雅年轻时候红杏出墙而耿耿于怀,连带得王善雅对张颖如所生的几个孩子也一并都有愧疚。
  
  于是便将王元暄叫了进来。
  
  王元暄于是进到屋子里。
  
  他刚进,先是看到父亲又在画母亲,心里高兴。然而转开再一看,又在一边一堆纸里看到一幅被压了半截的别的画像。
  
  那画的,又明显不是张颖如了。
  
  王元暄看了看露了一角的画,脸色一沉。
  
  其实包括他和母亲张颖如在内,晏国公府里好像没谁知道传闻之中那个被王善雅养在外面过的外室究竟是谁。
  
  有人说那就是个秦楼楚馆里的娼妓,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有人说那是个哪家背夫出逃的有夫之妇,因为见不得光,这才没有被王善雅带回来;更多的人都说,和王善雅几夜春风生下了王元昭的女人,可能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最有力的证据大概是,张颖如提出把夏三娘接回来看看,王善雅没有拒绝。
  
  王元暄收回视线,努力不叫自己去看那边的那幅画,和王善雅说完了正经的事,也就出去了。
  
  王善雅也不管他,仍然继续抬起笔来,将记忆中张颖如的模样勾勒出来。张颖如和张嫣一样,张家的女儿都不能算什么大美人,可情人眼里出西施,王善雅就是觉得妻子最好看。
  
  王元暄出去的时候,兴许是没有关紧那边的门,夜晚的风一吹,门便被弹开一点。虽然门口的小厮立即就重新把门合上,但还是让一阵风,把桌案上的纸片刮了起来,露出被遮盖的那幅画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