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56章 老字号

第156章 老字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个太医不过就只是替别人做事,死了也不过就是个替死鬼。王善雅奉命带人过去捉捕的时候,这人早就把家里的人全给送走了,显然是早就有准备。
  
  也因为这么一个人,整个太医院也被连累,天隆帝把太医院的太医都给摸了一遍底细,还不放心。
  
  林栋不关心这些。倒是最近他手下有个叫陆靖远的年轻人近来名声鹊起,对他似乎有威胁……
  
  不过有件事,他和林茜檀分开之后才想起来忘了跟林茜檀说一说。
  
  那姓韩的太医服毒自尽,官差从他的身上搜索到一枚香包。****图案。
  
  香包本身不过是叫人拿来赏玩怡情的东西,但是问题就在于,那只香包所用的,是京中知名大家族忠义郡王府家传的特制手法。
  
  林栋懒得回头再说一遍,便将这件事情干脆给放下不提。
  
  横竖,忠义郡王府死不死的,也和他们姓林的没有多大关系。再说,这事情就是他不说,也许也一样会自己传开。毕竟,忠义郡王府的名气摆在那里呢。
  
  几个衙门联手的审问,天牢之中多少人哭爹喊娘的?外面的世界却沉浸在新春喜庆里,一墙之隔,两重天地。
  
  忠义郡王府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他们家的名字被有关官员递到了天隆帝跟前了。
  
  元宵在一片热闹里来临。天隆帝与民同乐,甚至亲自登上城头,陪京城百姓观赏烟花灯火。城门楼一度人山人海挪也挪不动腿。
  
  满城披红挂彩。舞龙舞狮的,踩高跷的,捏糖人的,满大街的高兴气氛。无数孩童穿裙期间,顽皮捣蛋。
  
  林茜檀胳膊肘的地方刚刚回复一些,已经能够自如使用。楚绛又提前邀约过,元宵这日,她先是在家中陪着林家长辈们简单用过饭。等到时辰,就出门。
  
  不过一起出门的,却并不只有她一个人。
  
  楚绛是和忠义郡王府的公子池荀凑巧在街道口碰上,干脆一起来的,再算上林家的林子荣和林子业。林茜檀数上她自己以及林碧香、林抒尘,总共也有六七个人。
  
  楚绛对于不能和林茜檀单独相处,很是介意遗憾,林茜檀对他也很抱歉,不是她不想,而是临时出了……一点点的意外。
  
  池荀会来,目的自然在林抒尘上。他把林抒尘的事给家里一说,家里自然是不同意聘林抒尘做的。他不肯妥协,元宵之夜甚至赌气离家,跑来林家。
  
  而林抒尘是三房的人,池荀的目标是她。林子荣想在这中间为他牵线搭桥,就需要林茜檀的协助。否则以林抒尘的出身,可能连那道门也出不来。
  
  林茜檀想着帮人帮到底,就答应了。再说,她也有一些私心。有林子荣和池荀等人在,她总觉得,似乎更自在一些。
  
  至于林碧香,的的确确是中途插队,硬挤进来的。不过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林茜檀不打算带她,是她自己硬上了车子。她也没办法。
  
  四男三女分别坐了一辆马车,四匹大马,再叫上一群护院、丫头、婆子和小厮跟随,前前后后的,人数也不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隆帝登上过城门楼的缘故,今年的元宵非但没有受到外面战事的影响,反而还更加热闹。
  
  从东、西、南三个城门仔细数过来,人满为患。除了京城本地的人,自然还有外地赶来的。
  
  林茜檀等人才走了几条街,就已经因为在人群里拥挤,而生出一些薄汗来。林茜檀庆幸自己穿了一件薄纱的流仙裙出来。
  
  林茜檀距离某人太近,对方身上浓重的脂粉味渐渐被热汗挥发出来,熏得她在人群里更加难受。林碧香究竟涂了多少脂粉?
  
  林碧香自己也狼狈得后悔。
  
  几个人先是来到了城东各种杂技表演、戏曲演唱十分多的一条街上。京城素来有名的景点——一座每年元宵时候都会专门堆叠起来的灯山,耸立高处。
  
  楚绛紧紧跟在林茜檀的后面,与她一起看着这些美丽景色。这个时候的他,只以为今后还有许多个这样的元宵佳节和林茜檀一起欣赏,殊不知这机会,也就这么一次罢了。
  
  他们做主子的在步行,自然有奴才开着马车紧紧地跟在附近,以便于能够随时给主子提供服务。有买了什么东西,也是随时叫人穿过人群,送到车子上面去存放的。
  
  人潮拥挤,出来玩的人却都是反而开心得很。也许,这过年过节的……图的就是一个热闹。楚绛贴心地给林茜檀挡住了旁边人的冲撞,目光柔和。
  
  他早就迫不及待把梦里那个他在外奔波一日回家有她备好热汤热菜的美好情景给实现了。
  
  “小心。”他们时不时停下脚步观看舞龙表演,人群里人挤人的,林茜檀被不知道哪里伸出来的一只手肘子突然给顶了一下,险些一个踉跄摔了。是楚绛及时发现,扶持了一下。
  
  林茜檀说了“谢谢”。
  
  楚绛的眼神却有些冷。
  
  林茜檀刚才背对别处,没有看到。他却是正好看到了,且还看得十分清楚。是林碧香使了眼色,叫她自己的丫头装作不小心干出来的。
  
  她这是做什么?想叫林茜檀出丑?
  
  或是干脆就是,想叫她出一点事?
  
  林碧香就是想叫林茜檀出一点事。她就是见不得属于自己的位置被林茜檀霸占着。
  
  谁不知道,每年过年过节的,总会出一些意料之外的踩踏事件?林茜檀怎么没有被人群给踩死?!
  
  楚绛冷笑。亏得他娘亲还跟他说,林家还妄图将林碧香这样的货色硬塞给他……
  
  *
  
  这些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一样的事。也许是因为楚绛那一眼看过去,很有威慑作用,林碧香之后倒的确是老实了一些。可是心中又委屈,觉得楚绛不应该这么对待自己。
  
  舞龙表演之后,便是游行队伍从那边开进过来。各种各样的表演人员依次经过,花样繁多的节目引来一阵阵的叫好。由于表演的人尽心尽力,周围的观众都很尽兴。
  
  这样一个热闹的日子,也不知道风光好一些了没有?!
  
  林茜檀想到了还在昏迷养伤的风光。
  
  林茜檀亲自到那个救助了霁月风光的人家看了一眼。霁月明显好得多了。农户一家费心照顾,林茜檀也不吝啬珍贵药材,前后将近一个月的工夫她已经恢复得极好了。
  
  是林茜檀叫她留着照看受伤明显要重上许多的妹妹。
  
  还有郑好……
  
  林茜檀想到郑好,就会想起待梅。待梅被安葬下去已经有了小半年的工夫,她也好,锦荷也好,都会时不时就想起她。今日元宵美景,本该是待梅幸福地和新婚的丈夫一起出来逛街才对。
  
  可凭她现在手上的财力,却没办法查到夏三娘的底细。查不到,其实就说明恰恰是有什么被刻意掩盖着不让查到吧?
  
  甚至于,她其实已经委婉地问过王元昭,居然就连王元昭这么一个亲生的儿子,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夏三娘要查,不过眼下也许可以先和阴槐算算霁月风光的账。
  
  一声卖饼郎的吆喝将林茜檀呼唤回来。林茜檀往声音处看去,没注意卖饼郎,倒是看见一个令她有些惊奇的人。
  
  元宵佳节,秦楼楚馆的姑娘们自然也不甘落后。林茜檀居然在河面上看见了她曾经的丫头晴川,正衣着暴露着在画舫上揽客……
  
  林茜檀没那么多菩萨心。
  
  游行队伍过去之后,他们这一行人也走到了差不多另一条街道上,已经看不见穿行京城的内河。
  
  说来也巧,他们逛着逛着,逛到了她自己的首饰店里去。
  
  一行人之间并不能算是关系很好的亲友,走在路上同行游玩气氛也很微妙。每个人心里也都有些自己的心思……
  
  自己的店铺,林茜檀自然没有什么兴趣多走多看。林碧香也顾不上跟她找事,她干脆无聊得,趁着没谁注意她,去了店铺二楼的走廊上,对着外面灯红柳绿的张望……
  
  楚绛随时留意她,跟了过去。
  
  林茜檀还没在凭栏前面站住,楚绛的声音已经在后面传来。
  
  “表妹怎么不看首饰?是不是不喜欢这一家店,要不要换一家?”楚绛说着,已经负着手背走到林茜檀的跟前。
  
  林茜檀笑,这话让她怎么接。谁会在自己家惊叹装修布置!
  
  不过楚绛的动机不过是想和林茜檀多说一些话。当然不会把自己注意放在这上面纠结。
  
  林茜檀一副不爱答的模样,他也不纠缠着这么一个问题。转而又说起了其他。京中近来又有哪些趣闻……林茜檀其实比起成日在外忙碌的楚绛还要熟悉太多。
  
  楚绛说,林茜檀听,直到另外几个人发现他们不在,找了出来。
  
  他们这一路过来,已经买了许多东西了。
  
  一群跟着来的丫头婆子小厮手上,哪个不是抱着一点重量?
  
  林茜檀买得最少,她的丫头反而是最轻松的。
  
  远远的,林茜檀又看到了个不算熟的熟人。一个容貌丑陋的小姑娘,正堵截路人兜售她的鲤鱼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