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54章 宝宁

第154章 宝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廷招募新兵,兵马自然需要配备兵器。而这些兵器,又必然有专门的的官府衙门负责锻造、分配。
  
  看来那些负责的官员之中,恐怕混入了夏朝的奸细了。又或者说……人家本来就是长了一颗忠于大夏王朝的心,只不过在改朝换代的时候,识时务者为俊杰罢了。
  
  王元昭想着,之前待梅的事,还有他自己从小到大在母亲身边所见所闻,母亲要他必须学会的书,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的住客……
  
  心里的怀疑就像破土而出的芽苗。
  
  天隆帝给他封了一个忠勇将军的职位,他在想,他母亲生气的原因,难道说当真是他猜测的那个?
  
  营帐四周,雄壮的练兵声时不时响起。
  
  他笑。母亲虽然一向偏心兄长,但对他还是疼爱,也不像是个会说谎话的人。他或许不应该这么怀疑母亲。
  
  正想着,旁边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上前来,与他说事。他被分了心思,便将这事给暂时搁下了。
  
  天隆帝将他们几人召集回来,不打算立刻将他们分派出去。林茜檀告诉他,天隆帝征讨戎国之心未死,恐怕是……
  
  一千多人的兵马,聊胜于无。王元昭巡视过一遍,离开营地,回了王家。
  
  晏国公府。
  
  张颖如刚从郑国公府看望过娘家亲人归家,刚好就在府邸门外碰上了王元昭这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继子。王元昭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两人除了面子上的互动,平时再没有其他接触。
  
  可眼下,为了娘家,张颖如居然开口跟王元昭主动说话了。
  
  张颖如的心情王元昭能够理解,张家现在就像是被去了毛的鸡,随时会被宰杀。张颖如试图拉拢一切可能帮助娘家的人,不想得罪任何一个有可能起到作用的人,也是人之常情。
  
  天隆帝对他们几个北伐小将的重视,众人也看在眼里。
  
  王元昭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十分友善地回应,张颖如也是第一次发现,以往觉得粗鄙没有教养的人,竟然还有沉稳内敛的一面。
  
  晏国公府中王元昭的屋子里,正有几个负责打扫的丫头脸红如霞却又谨守规矩地在打理卫生。王元昭从外面回来,她们屈膝行礼的姿态,也像是受过军训一样,整齐划一。
  
  王元昭刚刚在屋子里头坐下,外头就进来了一个来做客的人,国公府里的四小姐王庭钰,是王家兄弟姐妹中,对王元昭还算是友善的。
  
  王庭钰来得正好,王元昭知道晏国公府因为她腿上不便,特地在京郊给她留了一处温泉庄子。说是多泡泡那儿的泉水对她脚伤不错。
  
  王元昭在京郊正好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便开口和她借,她很是爽快地就答应了。
  
  王元昭记得,那一个庄子离着白马寺并不算远。
  
  王庭钰本来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寻常借宿。王元昭所想的,却是借着这个机会,就近查一查那武器库的事。他往来兵营,正需要它掩人耳目。
  
  王庭钰关心这个十分有趣的异母哥哥,王元昭也愿意和她去打听庄子上的事情。
  
  王庭钰告诉王元昭,她那个庄子里哪儿都有哪些景物,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很快王元昭心目中也就对庄子上下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这庄子也是外祖母从前朝某位高官那里购买了过来,经过改建,是不太看得出来本来面貌了。可是庄子上下那许多的古井,却保留了下来。”王庭钰还说了说古井的布局。
  
  王元昭于是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会儿,想起来王庭钰的那个庄子,它的前一位主人似乎就是鼎鼎大名的山阴公主的驸马背后家族所买下的。
  
  既然是这样,也难怪会有兴建井水的兴趣了。
  
  这偌大的晏国公府,加上隔壁的楚家,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山阴公主府旧址。两府之中,同样也有许多井水,星罗遍布。
  
  王庭钰腿脚不便,又不爱使唤奴婢,王元昭为了听她多说,便没事剥一些果子瓜子的给她。
  
  王庭钰并不是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她反应不慢,已经发现王元昭并不是漫无目的在问这样那样的问题。
  
  不过……她对这位新二哥没有什么恶感。她本来就因为腿脚残疾而性情有点古怪,对将她害成这样的双胎姐姐更是从来没有好感。
  
  王元昭也不喜欢王庭铃。
  
  也许是因为林茜檀的缘故,王元昭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堪称厌恶。
  
  正月期间,各种各样的宴会从来都是不少的。像是王家这样的大家大户,更是不会缺席。
  
  王家姐妹尚在闺阁,自然跟着家里的长辈一起去。王庭钰是不和她姐姐一起同坐一辆车的。她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很多时候甚至会干脆使用轮椅。
  
  王家人下车,对于要过来扶自己一把的姐姐,王庭钰干脆是一把推开。
  
  京中贵女对于这一幕也是见怪不怪的。
  
  林茜檀有时也在想,王庭钰之所以积极和她来往,很大程度上,也许也是为了和她双胎姐姐对着干。
  
  *
  
  天隆帝在床上躺了几天就能够起来了。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在金銮殿上昏厥,各家都不清楚。不过倒是敢于举办一些宴饮聚会来迎接新春了。
  
  王家姐妹和林茜檀等人一起去的,是皇家某位公主家举办的迎春宴。
  
  林茜檀也是和林碧香分开了坐车过去的。
  
  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林碧香想和她母亲说些悄悄话,因而林茜檀自己求之不得地去和林抒尘拼了一车。
  
  皇家里公主不少,她们今日去的这一位宝宁长公主,在先帝时期不算被宠爱,但也有些地位。
  
  因为是相亲性质的聚会,可以看到席面上有许多正是适合婚龄的公子小姐。
  
  林茜檀自然不属于这些人的队列,她不过是陪太子读书,真正的主角,是林碧香和林抒尘。
  
  林抒尘倒罢了,对于阴薇来说就是个可有可无的。
  
  她们今天过来,为的是林碧香。
  
  山上的事,也许是太过丢脸,林碧香没有和任何人提起。
  
  而林茜檀给林碧香准备的那一瓶毒药没有用上,实在太过可惜。林茜檀于是想着,叫林碧香多活一年两年,或许也无妨。
  
  她十分乐于在林碧香去世之前,叫林碧香更放飞自我一些。阴薇给林碧香选定了齐家和楚家不够,还要广撒网,多捞鱼。
  
  林碧香曾经那些丑事的影响已经渐渐消退了下去,也有那么几个人家愿意搭理阴薇。
  
  林碧香本来就生得好,又有一个现今大权在握的舅舅,当然有些乐于讨好阴韧的人,捏着鼻子在那儿夸赞林碧香如何如何贤淑。
  
  林子业和齐沁月的婚事,被阴薇给单方面定了下来,齐家那边也同意,自然是不可能再要林碧香的了。
  
  虽然林子业并不会愿意叫阴薇插手他的婚事。林茜檀同样也不会。
  
  *
  
  林茜檀本来的打算,是把林碧香的名声搞臭之后送进四皇子府去。以四皇子的性子,荒淫无度。林碧香去了那儿,不会好过。到四皇子死的时候,她更是守寡。说不定一个想不开自杀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这样的场合,二皇子等人同样也是会来的。几位皇子妃都各自在人群中拉拔了一群人,说说笑笑。
  
  阴薇不理会林茜檀,林茜檀乐得自由自在,她干脆走到了边上,也和自己相熟的那几个人凑成一堆,自己说自己的。
  
  只当是没有看见四皇子投射过来的目光。林茜檀眸光闪烁,四皇子看着她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太对。与其说是对自己擅闯臣子宅邸被发现、被袭击的恼怒,倒不如说那神色中有一股杀意。
  
  陈靖柔说话的声音适时响起。
  
  陈靖柔同样也不喜欢参与那些内宅女眷的事情。她现今已经把亲事给定下了。陈夫人也就不怎么拘束她,她反而自由起来,只除了还是被勒令不准穿男装。
  
  林茜檀指了指人群里的二皇子妃,叫陈靖柔看。陈靖柔看了一眼就笑说:“她僭越了。”
  
  天隆帝是个有意思的皇帝,几个儿子一个封王的都没有。即使二皇子是萧太妃抚养长大的,也是一样。
  
  二皇子妃这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穿了个只有亲王妃才能使用的配饰,招摇过市。
  
  林茜檀道:“也许只是对陛下的一个试探。”二皇子这是有些急切了。
  
  众所周知,皇贵妃阴蔷老蚌生珠,日前一时不慎,没能保住孩子,已经算是被天隆帝厌恶了的。
  
  由此也连带得皇贵妃一向宠幸的五皇子也受到一些连累。
  
  今日五皇子自然也来了,只是以往的风头这时已经没了。只有少数铁杆的支持者,还围绕在他身边。
  
  人群之中,二皇子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来。老五阴沟里翻船,从此成不了大气候。而他反而因为一向和亲生母亲不亲近,而得到父皇额外恩遇。
  
  他像是唯恐不知天隆帝刚刚赏赐了一个真皮骨扇给他似的,天气凉爽,他也要拎着个扇子扇啊扇的。
  
  而三皇子和四皇子,都不足以成为二皇子的威胁,二皇子妃这举动,应该也是和她的丈夫商量过的。
  
  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京城外头到处都是闹事的人,烽烟四起的,现在看着是随随便便就压下去了,可将来的事情鬼知道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