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46章 羊头

第146章 羊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待梅的事,林茜檀只是和王元昭简单地提了提。眼下霁月真正说起,王元昭才知道事情经过。
  
  他想到那封没有寄到他手里的书信,仔细问了问林茜檀在那封书信上都说了什么内容。
  
  霁月又不曾在林茜檀旁边看着她书写,又怎么会知道那么清楚。
  
  “并不知道!那日是锦荷伺候笔墨。我和风光全不在屋子里,我去了楚家送主子缝给楚家公子的小玩意儿,风光去看着郑好去了。”
  
  见王元昭不说话,她转而主动问起了旧主子怎么夜里跑了来。
  
  说起这个,话题就被岔开了去,王元昭把自己发现到的人和事说给了霁月,叫她将这事转达。
  
  霁月以为他已经把两人刚刚说的事情忘记了。谁知他临走之前,说了句:“郑好反正也从林家出来了,你问问看阿檀,要不把郑好和青松两个交给我,我正缺人。叫他跟着我,也省得他想不开,东想西想的,还能做出一些成绩来。”
  
  霁月应下了。
  
  他自己说是回去,实则跑了去附近的一间无人使用的小屋子里面将就着歇息了一下。脑子里想的,尽是一些他不在期间,发生的事。
  
  林茜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霁月才有机会告诉她这些。林茜檀当时正在洗漱自己。魏嘉音就在面前不远的地方也在洗脸。林茜檀和霁月是贴着耳朵在说话的。
  
  林茜檀心里有些感觉不好说出来,听完霁月说话,下意识反问了一句:“他回去了没有?”
  
  谁知道呢。
  
  霁月想说,在千石村那会儿,她这旧主子就是这么一副模样。有的时候,大冬天的,哪儿都能睡。在他的屋子里值夜班,是最辛苦的。
  
  因为,他经常不用炭盆。昨天晚上,就那么随随便便在隔壁空屋躺下了,也不怕冷……
  
  可想归想,霁月按着林茜檀说的话,还是四处去看了一看,王元昭已经不在,只留了一堆证明他躺过的稻草。霁月放心了,林茜檀也放心了。
  
  王元昭一回去就被一帮子男人捉住盘问了,说什么他这一晚上“都是去了哪里”?王元昭不说也不认,他们也是知道的。一群男人笑得暧昧又调侃,眼神之中是遮掩不住的兴致之色。
  
  王元昭随便应付,心里却是在想,他倒是有那个色心,可惜没那个色胆。
  
  再说了,就算他有……他正牌的未婚妻就在那儿,他惦记别人算怎么回事。
  
  林茜檀可不知道自己这个假的“魏嘉音”成了别人嘴里调戏说笑的对象。魏嘉音洗了脸,刚好放下了毛巾,问起她刚刚霁月过来说的是什么。
  
  两人相处得多了,魏嘉音也渐渐知道林茜檀身边的丫头大概都有谁、又分别主管什么。霁月管的大都是一些再正经不过的事情,魏嘉音是清楚的。
  
  林茜檀笑了笑,自然不好说实话,只随口与她玩笑一样说了一句:“不过是叫霁月帮我看看,你那未婚夫今天还给不给咱们送好吃的过来了。”这话半真半假的,王元昭做东西的确好吃。
  
  佛门重地,王元昭却弄一些荤腥的东西过来。魏嘉音嘴上拿这些挤兑,心里也是忍不住馋嘴,但架不住就是不愿意去听林茜檀拿这个调侃她,反唇相讥的:“你就使劲拿我开玩笑吧,总有我抓到机会调戏回去的时候。”谁还没有个未婚夫了?
  
  魏嘉音说的,自然就是楚绛。
  
  听见楚绛,林茜檀心里一顿,被魏嘉音说得,顿时就有些心虚。一时倒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楚绛的事情似的,很是没趣。
  
  正想着,魏嘉音又说话了:“再说了,谁爱吃他弄的什么东西了?这是出家人的地方,亏得他这么个岁数,还不知道这些道理。”死鸭子嘴硬。
  
  王元昭翻过年来,其实也不过是十九岁的年纪。
  
  在林茜檀看来,就是个初长成的大少年。
  
  *
  
  魏嘉音嘴上说着种种看不上王元昭的话,等着那边那人当真又送了吃的过来,她又一句话不说,老老实实地吃了起来,看得林茜檀觉得好笑……又嫉妒。
  
  二狗子说,这是弄给嘉音吃的。这人也懂得讨好别人了。
  
  像是感觉到林茜檀调侃的眼神一样,魏嘉音有些恼羞成怒的,被林茜檀看得不自在。她直接开口说叫王元昭不用再送东西来给她们了。
  
  王元昭知道有魏嘉音在,还特地照顾她,弄了几样新鲜的山珍来给她。结果一番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他眉头动了动,虽然不很在意,但还是忍不住皱了皱。
  
  我又不是弄来给你吃的。
  
  不过是去林子里一探究竟,再者想着反正也把猎物弄来了,就给林茜檀再弄几样小菜添一添福利。
  
  魏嘉音说过这话之后,王元昭当天傍晚的时候果然便没有再来,林茜檀不确定其中原因,不过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王元昭回他那处小院的时候,在墙头发现了一枚袋子,他看过小布袋里的东西之后,神色便有了一些变化。
  
  *
  
  雪在中午那个时候就已经停了,几个丫头也都说未来连续几天都不会再有雪花,叫林茜檀准备着看看怎么下山回去。
  
  “下一场大雪,大概还得四五天的时间。这几日间,寺里的僧人是一定会去把山路扫开的,咱们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下山去。”
  
  林茜檀心想,那也就是说,她和魏嘉音还会在这山里待上两天了。
  
  魏嘉音无所谓。
  
  她道:“我平时在家里,就是被母亲拘束在那里备嫁了。”只不过换了一个地方,没有母亲在这寺里啰嗦罢了。
  
  两人都是待得住的人。因而相视一笑,并不介意。她们不在意,有人却在意。
  
  林茜檀像是才想到林碧香这两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特地叫人去多看一看。屏浪过去盯了一眼,问了问,说了:“盯梢的小丫头说,那边那位这两天被寺里的师傅们看得老老实实,虽说能够走动,但都有人在旁边看着,是做不了什么的。”
  
  林茜檀道:“既然过两日山道化开,就叫她早些下山去,咱们迟一些,看看情况。”谁知道这大冬天的,会不会有谁家的汉子吃不饱穿不暖,出来抢劫的。
  
  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出了人命了。
  
  屏浪会意,笑着去了。
  
  过了两天,天气果然好了一些。林碧香也果真是急匆匆收拾了自己的行囊,准备着下山。她是为了楚绛来的,楚绛不在,她做什么跟着林茜檀一起,在这山里吃斋念佛自己找罪受?!
  
  天上还算敞亮,早上起来才是卯时初的时候,林碧香坐上了马车,一刻钟也不想多等,绝尘而去。林茜檀点了点头示意,风光和霁月姐妹会意,随即就施展腿脚,跟了上去。
  
  林茜檀和魏嘉音却是没有那么快就返程的。
  
  先不说她们这一趟上来,为的是求姻缘签,平安符。就算是没有,为了下山的时候行车安全一些,她们也想着晚一点出发,道路好走。
  
  魏嘉音的签文早就由寺院里专门解读的大和尚给说了,是个中上的好签,林茜檀还是跟着魏嘉音一起去的。
  
  到达白马寺的第二天求出来的签,林茜檀却是看着魏嘉音拖了两三天才去找上了寺里的和尚,问了问结果。那僧人对她们两人还有印象,是个只问签好不好,却不求签文解说的。
  
  少女忐忑的心情跃然涌现了。
  
  尽管,魏嘉音尽可能装作一副对签文解说并不在乎的模样。
  
  更有意思的是,当那个大和尚问起她们两人是谁在求姻缘,魏嘉音竟然把她给推了出去,说求签的人,是她。
  
  解签的是个颇有年纪的老僧,果然就按着林茜檀的面相,给说了说签文的含义。
  
  林茜檀还笑说:“签文和面相两者是缺一不可的。你这只有签文,却让我顶替了你,这姻缘怎么求得准?”
  
  魏嘉音却不太介意这些:“反正我本来也不太喜欢他,这签文是个什么结果,知道一半也就好了。剩下的一半,为何不交给天定?再说了,和尚算得,也未必就准。”实则不然,她自己清楚,不过是死要面子,不肯承认罢了。
  
  林茜檀也不理她,将自己给楚绛弄来的平安符给搁在了手心里,捏了捏。
  
  和尚说,她心里惦记的那个人不日会有一些凶险的事情。
  
  林茜檀想着,楚绛人在朝中,究竟是怎样的事情,足以用“凶险”二字形容?
  
  魏嘉音像是也想到和尚说的事情,安慰林茜檀道:“我都说了,这命理的说法,也未必就准确,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
  
  林茜檀点了点头,就当做事情是魏嘉音所说的那样罢了。
  
  也不知道,风光和霁月那里,怎么样了。
  
  *
  
  风光和霁月按着吩咐,远远跟在林碧香的车子后头。林碧香身边也有护卫跟着,轻易不容易接近。但是下山路远,又颠簸,按着林碧香的性子,是一定会在中途休息休息。白马寺到山下的道路上,有着一处供客人歇息的亭子,林碧香是一定会过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