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35章 虚伪

第135章 虚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不在,楚绛留着在林家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临走时候出了这么一趟乌龙,他心里就更是不爽快了。
  
  林碧香身上的味道,熏得他难受。
  
  林碧香自己倒是舒坦了,心里那股快感怎么也摁不住,凡是林茜檀拥有的好东西,都应该是她的。
  
  楚绛带着心中的恼怒离开,林碧香却是巴不得林茜檀早一些从魏家回来了。
  
  她急不可耐要到林茜檀跟前去炫耀炫耀,但又知道,楚绛这块大肥肉她才刚刚闻到了味道,还没有上过嘴。
  
  不得已,只好压抑了兴奋,带着几个小丫头往回走,却被林权给叫住了。
  
  亭子里的事,即使不用谁刻意宣扬,府邸中人想要听说也并不怎么难的。府里四通八达,又是大庭广众之下。
  
  银屏阁那儿当然也有人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跑腿的小丫头一说,锦荷就当场从嘴里蹦出一句粗话来了。
  
  这臭不要脸的,她们主子一不在,这就堂而皇之地自荐枕席,真不愧是在男人跟前脱过衣裳的,一身的骚臭。
  
  “这件事情,谁也不许在主子面前多嘴,谁敢乱说一句,我撕了她的嘴!”锦荷如是说道。
  
  苟嬷嬷被两个儿子的事绊住了脚,正好请了假出府去,这会儿不在。锦荷平日又一向有几分威望,说出来的话也很能吓唬人。
  
  锦荷震慑完了小丫头,自个儿坐下来,不由在想,这件事情,虽说是在小丫头们这里镇住了。
  
  不过,到底要不要和主子说呢?
  
  楚家的表少爷,是个什么人,锦荷也是再清楚不过的。那一颗心简直就像挂在她们主子身上似的。
  
  那样的一个人,即使屋子里已经有个通房的丫头,以后小姐嫁过去,也不会对小姐有任何威胁……
  
  锦荷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件事情,又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何必凭白说了让人在那儿添堵呢。钟嬷嬷也是这么个意思,这点事情,不必要拿去恶心主子了。
  
  *
  
  另外一边,林碧香则是跟着林权去了他的书房。
  
  林权心中默许林碧香做违背闺阁规范的事情,表面上却非得弄出个正经说教的严父模样来。
  
  林碧香意思意思听她父亲说了那么几句,心中有些不屑。
  
  虽说这是自己父亲,可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看不上。也不懂得当年那楚泠好歹也是鼎鼎有名的“五朵金花”,怎么就会看上了这么一个人?还有她娘……
  
  林权浑然不知自己被女儿在心里贬低了一遍。他道:“你也知道你如今名声不好,平日行事就更该注意,父兄在外会见外男,你一个闺阁小姐出来凑什么热闹?”
  
  却是绝口不提自己故意离开了那么许久。
  
  既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林碧香心中自然不服。林权说完也就把她放了出来。她也不多留着,提起裙摆便走。
  
  林碧香心情颇好。就连走在拐角处被正好给林权送糖水的林抒尘给撞到,也没有怎么生气。反倒难得好心地叫人将林抒尘给扶了起来……
  
  林抒尘满眼疑惑,不过旋即想一想林碧香刚刚传出来的新闻,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林碧香穿得花枝招展,身上随便一件,也都够抵用林抒尘好几年的月钱。
  
  林抒尘咬牙切齿的。
  
  都是一个爹生的,那两个就过得舒舒服服,凭什么她就每日舔着脸讨好别人。
  
  以往林茜檀虽说日子过得穷,可起码还有一个舅家。林碧香更不用说,有一个那么权势滔天的舅舅。
  
  心里怎么想另说,表面上却还是要该做什么做什么。好在林碧香那一碰,糖水没洒了,她还得赶紧送去给林权,叫林权吃一吃。
  
  这不过是一件日常小事。明明是八小姐把九小姐给撞了,却成了九小姐卑躬屈膝道歉。奴才们见了也跟没见到似的,连拿来聊天的兴趣也没有。
  
  *
  
  倒是都在说林茜檀被邀去了魏家的事。
  
  林抒尘当然也知道,林茜檀这会儿去了魏家。
  
  魏家那是什么地方,不仅是名望深厚的世家,还是近来得到盛宠的权臣。
  
  林抒尘心里那只名为嫉妒的小虫子实在忍受不住。以前她和林茜檀都是在一条起跑线上的。现在,林茜檀却有之前那位嫡母留下的嫁妆。
  
  她越想越不痛快,便叫了人来,叫她想办法把林碧香和楚绛那一抱夸大一些传给林茜檀知道。
  
  “我那七姐姐底下可是有几个忠心的仆人必定把这事情拦下来的,她自己是不会知道这些消息的。”
  
  丫头听了便记下,林抒尘像是忽的就出了一口气似的,心情好了许多,从林权那儿出来,便也往她自己院子回去了。
  
  *
  
  林茜檀哪里会是在意那些的人。
  
  锦荷自以为把消息压着便罢了。殊不知正好有个出门买菜的林府婆子嘴巴快,一边采购府邸里日用的菜蔬,一边就夸大其词地把府里的事情给稀里糊涂地说了出去。
  
  林茜檀都还没有从魏家出来,就有几个茶楼说起了这个。
  
  林碧香那两段香艳无比的逸闻,许多人都是清楚的。
  
  这一回,她又勾上未来姐夫,那些茶客酒徒是最喜欢这些暧昧的故事,各自发挥了想象能力,将之又编造了一番。
  
  到林茜檀刚从魏府出来时候从路人嘴里听见,还惊诧了那么一下。
  
  她不过就是出了一趟门,怎么一闭眼,一睁眼的工夫,林碧香自己又弄出幺蛾子来了。
  
  她是在路边行人的嘴里听见这些的。
  
  “听说,那楚公子已经爬上了林八小姐的床了。”这人说得绘声绘色,像是他亲眼见到一样。
  
  “我倒是一时不知应该羡慕这楚家儿郎一亲芳泽,还是该夸赞林八小姐风流成性了。”这说话的,是个年约三十的男子。
  
  “要我说,既然这八小姐如此好上手,咱们要不要也试试?”走了一段,又碰上个拎着汗巾的壮汉。
  
  “得了吧你,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人家再怎么也是高门小姐,就是缺男人也缺不到咱们头上啊!”回话的,是这汉子的同伴。
  
  七嘴八舌的,说的也都不是什么好听话。
  
  林茜檀却并没有身边丫头意想之中的难受不快。跟着她出门的几个都有些挂心,反倒是她自己满不在乎。
  
  锦荷都能明白的事,林茜檀又怎么会不明白。楚绛生性自制,又懂得分辨人心美丑,根本不是会因为有人投怀送抱就忙不迭解裤腰带的人。
  
  她自己大概也不想承认,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会为他产生嫉妒。面对这些说得十分难听的话,她一点恼怒的情绪也没有,有的就只是理智了。
  
  林茜檀没有恼怒,反而还十分平静地吩咐屏浪走一趟:“屏浪你去,叫锦华公主也听说听说这一档子事。”锦华公主上一回在宫中送她好大一份礼,她先略略回送一点薄礼回去。
  
  屏浪应了一声,去了。
  
  林茜檀送走屏浪,回过头来,接着刻意停下车子来去听路边的人都是怎么说的。
  
  林碧香的名声恶臭到今天这个地步,自然有她一份天大的功劳。林碧香觊觎楚绛的事情,她也不是第一次知道。
  
  不过也还是免不了被人拖累的小郁闷。她仿佛在听别人的事一样,满面含笑地听着路人在提起林碧香的时候也说到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其他林家小姐。
  
  “这八小姐是这样一个风流人物,想必那七小姐和九小姐也一样轻浮放荡了。”都是一个爹生的。
  
  “你难道没听说,这七小姐也是找了好几回亲事的?若不是没问题,又怎么会这样?”还有那九小姐也是一样,连个说亲的也没有……”
  
  林家女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她一早就知道了。她笑,当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无所顾忌,她是根本不在意林家名声如何。可今后再做什么,还是小心些。毕竟都是要成亲的人,她也要替楚家的考虑考虑。
  
  林茜檀笑:“说来这魏家送的好酒咱们也一坛子给舅舅,他是最爱这些东西的。”
  
  于是,本来要回侯府方向的车夫转了方向,带着一车子的人去了楚家。
  
  *
  
  楚家恰好门户大开,门前正有许多车马,停靠,看上去像是正有一些客人到了将近辰时仍然还未离开。
  
  林茜檀以为自己去的不是时候,倒是楚家的一个管事眼尖,林茜檀一来,他就出头把人给留了下来。
  
  楚绛从林家出来就回了家里,没有出来。林茜檀过去,倒是刚刚好就碰上了他。
  
  楚绛还不知道,自己上了京城娱乐新闻热搜榜。
  
  林茜檀看他一脸心虚羞愧的模样,心里就软了一些,怕他之后听说那些事情会觉得不好意思,干脆便给他打了预防针。
  
  林茜檀顺便问起楚家这许多客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楚绛有些无奈:“还能怎么一回事,是江家先头的一些人进京来了。”
  
  江家常驻京外,江芷悦就是自己一个人进来京里待了一年半载。总是说江家就要进京,就要进京,可总是不见人。
  
  这不,总算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