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32章 灭口

第132章 灭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天的大雨里面,十几具横七竖八的太监尸体倒在了亭子里,附近便是那花草芬芳的地方。林茜檀想了想,也不费劲大老远地弃尸了,这儿就是一处埋骨的好地方。
  
  屏风屏浪干惯了这些刨坑的粗活,就叫她们把这些太监就地掩埋了便成。宫里不缺人,也是每天都在无声无息地就没了人,几个给人抬轿子的太监而已,死了便死了。
  
  几个丫头闻言,也不啰嗦,当即撸起袖子便干活,难得的是动作利落地忙活一场,就只是裙角地方稍稍脏污了一些。
  
  她们干活,林茜檀便将楚绛扶着,弄了起来,叫楚绛靠在她的身上亲自照顾。
  
  秋雨冰冷,林茜檀伸出了自己的披风,盖在了楚绛的身上,一边看着几个丫头干活。
  
  君埋泉下泥销骨,林茜檀想起自己如今这行事做派,和阴韧可是颇为相似。又笑着心想,毕竟是阴韧教出来的学生,还真是想不得他几分真传也不行了。
  
  阴家的草木底下,埋的都是活人来做肥料,阴家的花园子比起这沾满鲜血的御花园也干净不到哪里去的。
  
  黑暗之中,几个被阴韧留下来以防不测的阴家暗卫,将眼前所见记在心里,不由要心思复杂。他们总算明白这林七小姐也许是哪里被他们主子喜欢了。杀人就杀人,还得叫人死了还没个全尸。
  
  林茜檀一边扶着因为受了药力影响而暂时失去神智的楚绛,看着几个丫头大概花了不过一刻钟工夫就把全部活计干完,一边便道:“把这切下来的几样东西,拿去喂八妹妹院子里的狗吧。”
  
  几个丫头应了,便把黑布袋一兜,带着便走了过来伺候。
  
  林茜檀于是又亲自扶起楚绛,这才从口袋里拿出金针,就地在楚绛头上戳了几下,叫楚绛醒了过来……
  
  林茜檀早在几个丫头干活期间,就已经想好了借口,怎么将楚绛给忽悠了过去。楚绛满心疑惑,却一时不能够有任何办法知道真相。他也不能在宫里停留太久,他还要返回楚家,将御书房中发生的事,告诉给楚渐。
  
  至于那敢咬林茜檀一口的所谓白云天师的弟子,楚绛暗暗记在心里,想着回头收拾……
  
  殊不知,那乱说话的小子,根本也和他的师傅一样,连这一个晚上也没有活过去。
  
  同一个时候屏浪便在问林茜檀预备拿那白云天师的徒弟怎么办。
  
  林茜檀说:“不用怎么办,自然有人会替咱们动这个手的。”
  
  白云天师受命于何人,林茜檀心中清楚。阴薇固然有一腿,可要在这禁宫之中来去自如安排这零零碎碎许多事情,光是一个阴薇,也不能够。
  
  可不论是哪个,若是换了是她来做那个人,她说不定也会考虑,杀人灭口。
  
  毕竟这世上,从来就只有死人的嘴巴是最牢靠的。
  
  林茜檀和楚绛分开,自然往萧太妃那里过去。
  
  天隆帝放了话,林茜檀这天晚上是出不去的,她带着人便往萧太妃那里走着,萧太妃也早就知道了皇帝的旨意,叫人提前预备着了。
  
  林茜檀这倒是第一次在皇宫当中留宿,这种感觉十分陌生。萧太妃给她准备了一处逼近主室的宫殿,林茜檀很感激。宫室颇大,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这一夜林茜檀睡得注定不太平静。宫里的陌生环境带给她太大的不安。不习惯这宫里一切的环境,让她就算睡了半夜,也忍不住被一点树上扑腾的动静,弄醒了起来。
  
  外面隐隐有在走动的御前侍卫像是终于渐渐消了声音,林茜檀想了想,干脆穿了衣裳下了床榻,来到外面走动。
  
  萧太妃这儿寝宫不小,林茜檀也是闷闷无聊,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之前一直试图进去的那一处假山附近。
  
  原本以为又会有一个什么人跳出来阻止她,殊不知,这一次,却是没人。
  
  这园子里假山嶙峋,形状设计和当今的园林风格差距不小,林茜檀看得心痒,却能够硬生生地忍住。
  
  屏风是跟着她一起出来的。
  
  屏风也知道这园景里的假山,萧太妃不让人轻易去碰,在那儿轻声细语的:“也许太妃在意独享这园子景致,这才不喜欢旁人进去。”
  
  林茜檀笑:“也许。”
  
  这宫里,多的是秘密,不管它究竟是不是像屏风说的一样,是太妃钟爱。她都不能再往里走去,在这皇宫之中,最不能有的,就是好奇心了。
  
  前天晚上大伙儿都有些忙乱,萧太妃这里也是有些受了影响。这会儿,整座寝宫漆黑一片,林茜檀走在路上,脚步声响分外明显。
  
  萧太妃早早睡下,也许伺候她的宫人夜里都在跟前服侍。她这时候过来这儿,所以才没有之前两次委婉谢绝她入内的嬷嬷。
  
  月影重楼之中,萧太妃却并没有像是林茜檀所以为的已经睡下,林茜檀在园中走动,她就站在窗子边上,透过那儿的窗子,看着远处的人越走越远。
  
  她身后,一个嬷嬷站在那里,似乎并不明白主子怎么就忽的不让人拦着:“那地方不是您不让人进去,怎么的如今……”
  
  萧太妃身上仅仅穿了一件睡觉用的薄衣服,头发披肩,看着底下的少女,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那假山之中的地道,原本也是这丫头的娘亲建起来的。”
  
  这事,嬷嬷倒是第一次听说。
  
  林茜檀无意进入窥探,萧太妃也不太意外,转身便走回去床榻上睡觉,一边躺下一边嘴里就道:“日后七小姐如果再想进去,也别拦着了。不过是几块破石头,小丫头也未必就能发现到什么。”就算发现什么,也不过算是物归原主罢了。
  
  嬷嬷点头应是。
  
  萧太妃闭了眼睛还在黑暗中勾起笑意,嬷嬷正要走开,又听见她说:“你猜猜,本宫这地道,是通向哪里去的。”
  
  这嬷嬷又哪里能够猜得到这些,不多时,萧太妃真正睡着了,那嬷嬷才回到她自己的床榻上保持着三分清醒地跟着睡下。
  
  林茜檀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萧太妃寝室的方向好一会儿,半晌才低了头,只在附近继续兜了一个圈子,便往回走。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去看曲径通幽的假山景观了。
  
  *
  
  宫中的床,除了豪华一些,看上去倒是并没有和外头她自己的有什么区别。
  
  林茜檀在宫中睡了一夜之后,天刚亮起来就出宫。萧太妃亲自送她出门,才往回走。
  
  林茜檀回到府里,不出意外会碰上被长辈抓住审问的情况,前天夜里那样的情况,林茜檀倒是不觉得这有哪里奇怪的。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说的。
  
  下过雨,本来便是将近深秋的天气,就显得更加地冰寒彻骨了。林茜檀应付过林家的长辈再出来,迎面的风那么一吹,她就打哆嗦。
  
  她的好继母,看上去似乎很是失望呢。
  
  一出来,她就吩咐身边的丫头:“回去给钟嬷嬷说声,严厉管教咱们院子里那些丫头们,别叫乱说话了。陛下怕是前阵子的事都还没消停下来,就又要开始了。”
  
  一年以来这些事情,跟这次的相比,可能都还只能说是小打小闹了。林茜檀估摸着,这宫里大火的事情,能封锁起来不泄露倒是算了,要是泄露了,一定就是大事。
  
  以她看她祖父还有伯父、父亲的意思,这次的事,他们倒是都拎得清,没再跟之前一样,上蹿下跳。不过林茜檀为着以防万一,还是吩咐了人,仔细留意家里几个男人的动静。他们就是要作死,也得等她从这林家门里嫁出去。现在,她也不能看他们出事的。
  
  早上家族里的请安早就结束。林茜檀出来,便回了她的屋子,一早上不曾出来。
  
  前天晚上没有睡好的觉,倒是利用一大早的工夫睡了一场回笼觉,林茜檀迷迷糊糊地躺在摇椅上,睡了过去,一不小心就进了久违的梦乡。
  
  梦中,她并不意外自己会梦见一些前世时候的场景。前世的同一个时候,她出了董家的那件事,便因此被禁止进宫,不过,她印象当中,当时应该是没有人放火的。
  
  梦境当中白雾笼罩,林茜檀来到“宫宴”的场地上,穿过一个又一个“人”,来到宫道上。却是发现本该在宫殿中休息的四皇子,行色匆匆像是往哪儿走去,一副满脸喜色的样子。
  
  再之后,场景变化,林茜檀又看到,当时也是去了阴蔷寝宫之中的林碧香像是也鬼鬼祟祟躲开阴蔷,一副往外走的模样。
  
  林茜檀半夜里睡醒过来,回想到这些,笑了笑。林碧香还真是不消停。现在她算是知道,为什么四皇子会出现在御书房中,又为什么会看上去有一种喜色当中透着嫌弃的古怪感觉了。
  
  如果这梦境属实,那么按她的猜测,当时出现在御书房的四皇子,恐怕是和林碧香刚刚完事。可想而知风流之时看见女方那破损得难看的手伤,又是怎样一件败兴的事情。
  
  林碧香的手,终究是难以复原了。
  
  *
  
  从次日起,新来的钟嬷嬷果然便按着林茜檀的意思,约束了银屏阁中的下人。至于苟嬷嬷,最近已经是不大管事的了。
  
  她说她不舒服。
  
  林茜檀当然清楚她的病因。
  
  苟嬷嬷的两个儿子,苟东和苟西,狗改不了吃屎,在赌坊里欠下了越来越多的赌债。自然,这债主都是她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