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29章 周字

第129章 周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绛忽悠走了敬酒之人,再去看那边林茜檀的方向。林茜檀已经彻底移开视线,没在看楚绛这个方向了。
  
  她原本是想和楚绛眼神交流,问一问小纸条的事情。
  
  殊不知,楚绛也正好寻思着,看着怎么才能找一个机会,将林茜檀约了出来,见一面。宫宴之上,总有能让人自由活动的时候。他也想和林茜檀说几句话,借以打发心中思念。
  
  他看见林茜檀正好转头又吩咐了一个像是叫霁月的丫鬟一句什么,霁月随即就抽身离开,向着身后人群疏散处走了过去。
  
  阴薇坐得近,倒是听到她轻声吩咐说的是:“去拿一些山楂酱来。”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霁月去的,就是宫廷人员设置后勤的大厨房所在的临时宫室。阴薇也没把霁月一个小丫头搁在眼里。
  
  在她看来,倒是屏风和屏浪这两个不知道林茜檀从哪儿弄来的“会功夫”的丫鬟更加令她警惕。
  
  实则不然。
  
  霁月牢记林茜檀交代她要做的事,皇贵妃阴蔷和林碧香这会儿正待在寝宫之中歇息,宫中人迹繁杂,正是防备松懈的时候。霁月来来往往,并不引人入目。
  
  要紧的是,她武艺不错,也跟着林茜檀进了太多次皇宫,职业素养让她下意识寻找怎么避开宫廷侍卫接近皇贵妃的宫殿。她先是装装样子去了大厨房,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跳过高墙,一路朝着目的地过去了。
  
  就像林茜檀会疑惑夏三娘为什么要培养风光霁月姐妹去学一些寻常武功高手也都甚少去学的高端技能,霁月也好奇,林茜檀干什么就研究了许多奇奇怪怪的道具。
  
  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东西,若不是林茜檀专门解释,她都不认识那是威力远胜现今通行制式的兵器。林茜檀也是照着楚泠那半成品的设计方案,根据自己所学,琢磨着试做的。
  
  结果,失败品不少,所幸,成功的,也很多。
  
  那一边,林茜檀也估摸着,霁月能不能成事。霁月腿脚功夫不错,人也机灵稳重,把这事情交给她,林茜檀十分地放心。
  
  霁月便是感受着怀里林茜檀交给她的点火道具,心里自个儿复述着林茜檀跟她说过的话:“中秋时候,宫里一向是有一些火烛之灾的,你此去任务,就是叫皇贵妃娘娘受一受惊。”
  
  寻常的火折子,不过是点一簇小火苗,林茜檀给她的“火折子”,却是被大大改进过,足以在一瞬间点燃一整面的木墙。
  
  宴席之上的林茜檀也在那儿估算着,那个自己不过实验了两三回的东西,管不管用。
  
  宫宴还在继续,形形色色的人觥筹交错,彼此敬酒。欢声笑语,却又各怀心思。
  
  天隆帝性情开阔,一般而言不喜欢在宫宴时候拘束着朝臣不让走动。吃过几杯酒水,就连阴薇也不能免俗地站了起来,去了帝王跟前表达忠诚尊敬之意。
  
  天隆帝当然认识阴薇。皇贵妃的亲妹妹,也算是他的小姨子……之一。
  
  林茜檀是跟在他身后一起过去的。
  
  阴薇说了什么,林茜檀当然也就听得一清二楚的。
  
  阴薇除了说些好听话来恭维天隆帝,还讲了能够令新封的莲妃高兴的话。言语之中像是并不知道眼前的莲妃娘娘和她姐姐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形同水火似的。
  
  就是本来打算为难为难竞争对手阴蔷的妹妹的莲妃潘氏,也不由被对方夸赞得眉开眼笑的。心中也暗想这林三夫人倒是上道……
  
  阴薇道:“外间臣妇等人早就在期盼娘娘上台赐教。臣妇等人笨手笨脚,都想再展仰展仰娘娘的优雅技艺。”
  
  莲妃于是就很高兴。
  
  她出身不高,最讨厌宫里的人因为这样看不起她。
  
  不过,奉承话这种东西,谁都爱听姑且不论,也未必就要全当真。
  
  以林茜檀看来,莲妃虽然出身不高,但未必就胸大无脑。
  
  看着是被阴薇说的好话带着走,但其实又是笑里藏刀的,并不全信。
  
  天隆帝也是分外满意阴薇识相。皇贵妃阴氏,盘踞宫中二十载,他早就有些不喜对方。不过是看在阴氏一族还有用处,所以不得不供养着阴蔷,给予荣华富贵。
  
  现在燕韶没了,阴氏一族转而成了最大的祸患,他也就不用非得“宠”着对方了。
  
  正想着,莲妃已经把话说到自己表演的事情上面去了:“本宫出身寒微,不比林三夫人自小名门教养,不过是一些区区雕虫小技而已,还怕惹来大伙儿‘私底下’笑话呢。”
  
  天隆帝于是像打气似的,连忙握住佳人小手,暧昧地搁在手里反复揉搓,笑道:“有朕在,哪个狗胆包天的,敢笑话爱妃?”
  
  换来的,自然是美人娇吟了。
  
  不过说归说,那边随着一群舞娘退了下去,也的确是有几个宫人鱼贯而入,在高台中心布置了古琴,像是为即将上台的弹琴之人提前准备。
  
  阴薇这酒敬得正是时候,就连林茜檀和林抒尘二人,也都随之向皇妃敬酒。林茜檀小心翼翼,趁着抬起手来,仔细闻了闻酒杯,确信一切接近莲妃的可疑物件,绝不会是出于自己之手。
  
  林茜檀跟着阴薇一起退下,那边莲妃也就站了起来,准备上台。
  
  与此同时,林茜檀也留意到,从外场上刚好也进来了一个小太监,快步走到天隆帝耳朵边上。她隔得远,听不清小太监告诉天隆帝,说:“白云天师已经准备好了。”
  
  天隆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中有数。
  
  人们也许注意到了高台上一直搁置着的形同祭祀台一样的桌案台面是用来做什么的。那其实就是留着给白云天师作法用的。
  
  中秋十五,刚好是天象月色阴气最重的时候,天地通灵,神门大开,天师说,可以在这时作法,卜卦国运。
  
  实际上白云天师当然早就清楚,大商国运将断,所谓的算命,也只是煞有其事装模作样而已。他知道天机不可泄漏太多,尤其,是改朝换代这样事关千千万万人的大事!
  
  他是宁可在来日砸了自己的招牌,也不肯在当下就把自己的命立刻就赔了出去。
  
  白云天师这个时候正一人独坐在宫殿内室当中,等待皇帝传唤,不远处骤然而起的古琴琴声,将他飘飞出去的思绪勉强地给拉了回来一些。
  
  过来传达天隆帝旨意的小太监告诉他,只等莲妃弹琴完毕,就是他等着登台的时候。
  
  白云天师应了一下,接下去,便专心听琴,心里计算着,那莲妃娘娘什么时候会倒……
  
  按照皇贵妃娘娘告诉他的本来计划,莲妃登台献艺,会使得之后礼拜天神得到的占卜之象显示血光之灾。
  
  但现在计划变更。
  
  他想到自己前两日休息的时候,皇贵妃娘娘的妹妹、东山侯府的三夫人亲自过来,将计划步骤上的变动告知给他。
  
  白云天师反正是无所谓计划怎么变动的。
  
  虽然他也很好奇,那位东山侯府的七小姐,究竟是犯了什么事情,就叫继母非得把这“祸国殃民”的灾星名号扣在她的头上了。
  
  莲妃身上被鬼神无迹地用了的堕胎药物,也是他给配的药方呢……
  
  白云天师刚刚还在计算,便显著地听到外面本来悠扬清丽的琴声像是忽然之间骤然断了一个音节,便心里知道,莲妃身上的堕胎药开始发作了。
  
  同样意识到这一点的,还有林茜檀。
  
  林茜檀刚刚跟在阴薇身后看得清楚,阴薇敬酒,身上佩戴着荆子花的香囊。
  
  这种花没有毒性,不过是碰上某些东西,便成了要命的催动胎气之物了。
  
  巧合的是,这些东西,在御座之上,是全都有的。
  
  林茜檀暗道,这种害人的法子,可不就是和去年楚家寿宴那个时候算计楚灵和燕韶的方法如出一辙?!叫她很难不联系到某人身上去。
  
  不过,看阴韧神态形色,林茜檀又知道,这件事情,和阴韧是无关。
  
  阴家的书房也未必只有阴韧一人进去,阴薇也能知道这奇奇怪怪的方子也不出奇。
  
  荆子花无害,搁置在桌边器皿中燃烧着用来驱蚊的螺旋草也无害,甚至于桌面上用来点蘸鲜肉的酱油更是调味必备的东西,再配上帝王身上的龙涎香……这四样东西凑在一处,倒是有奇妙用处了。
  
  莲妃自己怕是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被下了东西,等的就是催动的药引子。
  
  林茜檀一回到座位上,就不动声色把绑在身上的香囊给解了下来,扔到了屏浪的手里。
  
  这个时候,高台之上莲妃的状况像是有一些异常,林茜檀也随之看了过去,只见视线可及之处,莲妃正好就倏地停止了弹奏,弓起身体,按压住小腹。
  
  她暗想,来了。
  
  用来堕胎的东西,当然不会让人轻松舒服到哪里去。林茜檀心道,莲妃固然是一个聪明人,但毕竟年纪轻,经验不足,再加上下手之人手法刁钻,她千防备万防备,也还是中招了。
  
  莲妃身怀龙子,却骤然腹痛流产,可想而知宫宴现场情况一时是该有多么混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