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26章 天师

第126章 天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家人当然清楚自己会出现在别家家宴上是十分突兀的。但这之中,是有林阳德的默许在的。
  
  沈氏见此,显然并不惊讶,看上去早就知道其中原委。
  
  齐家人是客,自然坐在客位。期间,阴薇频频和齐家人说话,招待甚为殷勤。
  
  林阳德也时不时出声,和齐家人寒暄几句。
  
  齐家本家的人来,是有求娶林碧香的意思在的。而林阳德,显然并不反对阴薇的做法。
  
  林碧香的存在,对于他来说,也是求之不得快些打发出去的一个负资产。他也乐意卖一个脸面给儿媳,办成这事。
  
  更何况,他自己也有求于齐家,受恩于齐家。
  
  来的客人是齐家本家一对很有分量的夫妇,这对夫妻也知道得很清楚,自己身上带着任务。
  
  席间一派热闹。
  
  林阳德其实约等同于是退隐的状态,他也在想,提前将爵位传下去,交给儿子。他自己和沈氏享清福。
  
  他心里一直在两个儿子之间犹豫不决,不知道应该选择谁来做这个继承人……
  
  次子稳重能干,三子却也占着嫡出的大义名份。
  
  不过好在。
  
  现在,原本虽然是嫡出,但仕途一直不如次子顺利的三儿子,突然就出息了起来。
  
  再加上,儿媳阴氏也私底下瞒着丈夫,给自己贿赂了好大一笔巨款……
  
  这些都虏获了他的心。
  
  阴薇这是深知公公贪财的秉性,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根本是割舍了自己大半的嫁妆。
  
  林栋早就将父亲近来的举动全看在眼里,心里有些明白,但是分毫没有惊慌失措。
  
  在他看来,他那个弟弟,除了出身比他好,其他样样都不如他。
  
  就连林茜檀这个亲生的女儿,也不肯帮他,却转而选择帮助自己这个非亲非故的二伯父。
  
  所以就算林阳德将天平向弟弟倾斜又能如何。大不了,他拿不到爵位,也可以自立门户,不会过得太差。
  
  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
  
  林栋向林权看了过去。
  
  桌子上,男人们正说些朝政,女人们则是说些后宅的琐事。
  
  林权近来在工部职位上做得还行,齐四老爷正夸他,明明只有三分好,也要说出七分。
  
  林权终究是没有去成吏部。
  
  天隆帝回来,顾屏交权,之后这些官员任免的事,当然就不是顾屏说的算了。
  
  天隆帝心中另有合适人选,上位的是皇帝自己的人。
  
  不过以现今的情况来看,林权也是满足的。吏部的事,能去自然是好,去不成,也无所谓。
  
  至于说了是跟女儿“借”来的银子,林权压根也没有想过,需要还。
  
  这时,林权追随在父亲之后,也和齐四老爷敬酒。
  
  齐四老爷夫妇在席上笑得见鼻子不见眼,看着有些诡异。
  
  他们本家的人会答应帮助阴薇,说服齐沁月一家,也有和林阳德心里的某些心思有着关系。
  
  林阳德这时越过夫人沈氏,和齐家四夫人说上了话:“上一次我家府邸的事,还多亏令尊大人帮忙了。”
  
  那齐家四夫人谦虚一番。她父亲,和负责抄检东平郡王府的抄检官员有些交情。
  
  小辈们大多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里面卖的是哪一种糖葫芦。
  
  林茜檀倒是听说之前林阳德和齐家人频频来往,猜测也许和林阳德早年时候给东平郡王府送过的一份礼物有关。
  
  四老爷将这份礼物想办法给收了回来,免了林阳德一番担心。
  
  事实相差不远,林阳德话中所指的齐家四老爷夫妇帮忙的事情的确就是那一件。
  
  这位四夫人悄然一笑,不过林阳德所求的,又何止只有这一件。
  
  一来,是他身后老父的谥号,二来,也有给嫡子谋求更进一步的意图。
  
  这两件事,齐家的四老爷,都有很不错的门路能够搭一把手。
  
  林茜檀正想着,那边齐四夫人正好与她搭话:“……七丫头不知不觉都要嫁人了。”
  
  林茜檀敷衍了一句。
  
  要紧的,还是如果娶了齐家的姑娘,对林家恐怕也有许多不可言说的好处。首先对于林阳德那样的人来说,钱财利益就够吸引他。
  
  林茜檀和眼前的齐家四夫人有过一些接触。
  
  齐四老爷在林家这些事上可以说是上赶着帮忙的。
  
  这种天上掉下馅饼来的事情,亏得林阳德在官场上混了大半辈子,还会轻易就上钩。
  
  齐家四夫人和林茜檀一边说话,一边就将在场上的这些人扫视一圈。
  
  林茜檀勾唇一笑,随即就低下头去。
  
  齐家本家的人,尤其是齐四老爷,对于林家,也是有所求的。
  
  齐家前阵子与白云天师卜卦一回,说是齐家即将有大难,急需符合生辰年月的女子冲喜解危。
  
  齐家的几位妯娌四处打听,得知林家三房的九小姐林抒尘恰好符合齐家的要求。
  
  林茜檀暗笑。天师之流,也未必就全是坑蒙拐骗,这位天师算命算得还挺准。
  
  可不就是有大难么。
  
  好端端的,突然就在天隆帝一波清算当中被曝光出来和夏朝余党至今有些联系,正好就被一窝端了。
  
  林茜檀前世时嫁去齐家的几位小姐,凭白遭了牵连,本来好好的花样年华,新婚燕尔,却是一夕之间就成了断头的怨鬼!
  
  齐家本家的人遭殃,倒是齐家分家分出去的那些族人幸免于难。
  
  林茜檀看了一眼林抒尘。再怎么不喜欢林抒尘,她也不能看着林抒尘往火坑里跳。
  
  齐家这婚事,还是算了吧,还不如池家……
  
  家宴不过就只是多了几个外人,与平日吃饭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区别。齐家人做完了该做的,便回去了。
  
  林阳德又将阴薇喊去了单独说话。林茜檀心想,林抒尘也是命运被自己影响到的人之一。就像蝴蝶效应一样,林抒尘原本并没有和池荀有什么牵扯,更没有齐家这档子事。
  
  沈氏也只是留了大家说了一会儿的话,便各自散了。
  
  林茜檀难得主动地,找上了林抒尘。
  
  “九妹妹,咱们一起走吧。”
  
  林抒尘也正想和她说一说自己的婚事。阴薇不替她打算,她就得自己给自己积极谋划。
  
  于是便应了一句:“好啊。”
  
  许久不出现在众人跟前的林碧香,远远地跟在她们身后,冷冷地看着她们。
  
  林家不小。有个人跟在身后一大段路不离开,却又不上来说话其实也让人不太舒服。
  
  林抒尘眉头也皱了起来,生怕林碧香听见她和林茜檀说话……
  
  林碧香却根本没把林抒尘这么一个小人物放在眼里。
  
  她看着的,是林茜檀。
  
  她母亲跟她说过,连日以来,她安排了好几场诸如刺杀的事情,林茜檀全都躲过。
  
  甚至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采花杀人大盗,都拿林茜檀没有办法……
  
  林碧香心想老天不公,叫林茜檀运气那么好。一样是伤了手,凭什么她就得一辈子顶着一双黑手?
  
  明明她才是正房夫人生下来的女儿,所有的好运,理所当然都应该是她的。
  
  楚绛眼瞎还不止。
  
  就连父亲,近日对待林茜檀的态度也变了不少。
  
  林碧香听服侍她的婆子说过,林茜檀的生母,和外男有染,林茜檀有可能根本不是林家的孩子。却吃林家,用林家,真是臭不要脸。
  
  林茜檀可不知道林碧香脑子里这些乌七八糟的想法。
  
  她一边和林抒尘说着话,一边盘算着,差不多又到了外头店铺收账的时候了吧?等账册上来,看看能不能安排几个人去一趟云州,把娘亲留给她的那几家老店给装修翻新一下……
  
  八月的天开始冷了。走在路上被冷风一吹,便忍不住打哆嗦。
  
  东山侯府这府邸也有些年头。往年林阳德在云州不回来,府里留守的下人不免有些疏于打理的地方,姐妹三人经过府里一片假山林子的时候,便看到秋风一吹,一座凉亭上的木匾额摔了下来,压在了地面上,一声巨响。
  
  有趣的是,那木匾上书写的字,还是“兄友弟恭”四字,牌匾忽的掉下来,砸出了一条裂痕来,也是有些讽刺的意味了。
  
  这牌匾,算是林茜檀的大伯父在世的时候,由他书写了挂上去的。听府里有些资历的老人说,那时候林权兄弟几个还算和顺,林栋也还没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
  
  也就是林茜檀那大伯父没了之后,府里兄弟之间的味道才像是变了味道似的。
  
  如今亲姐妹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
  
  林碧香自顾自离开,这儿林茜檀和林抒尘虽然走在一起,但也一样是貌合神离的。
  
  就像一个勉强拼凑起来的大船,行驶在大风浪里,不说有难同当,就连有福也不能够同享。
  
  这样的家族不如拆了好。
  
  林抒尘不多时便也从岔路口走了出去。
  
  中秋其实未到,天上的月亮也不够圆,没一会儿,更是飘来几朵黑云,将椭圆的月亮遮在了后面,林茜檀道:“走吧,省得待会儿,那一位又做什么幺蛾子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