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23章 香蜜

第123章 香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阴韧一声令下,自然就有人按着他的话去办事。马车边上随即就有人出动,追着马老六去捉人了。
  
  刚刚下了命令的男人,手中正拿起一封从东都寄来的信函,白纸黑字,厚厚一杳。
  
  有一个嗅觉灵敏的鼻子也是好事,起码在这样的事情上还是十分便利的。
  
  阴韧这时候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好,苍白而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使得他在光线阴暗的车子里显得更加像一张白中带灰的白纸。
  
  可他自己却是浑然不觉自己一副像是受凉的模样,也不像是认为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
  
  尽管他额边正发着薄汗。
  
  楚泠墓地有些距离,他吹了山风。
  
  心性坚韧如他,不会同意自己叫这小小寒凉给如何摆布分毫。
  
  同时,马车边上的人,已经空了一半了。
  
  阴韧从车上下来,还没站稳,便毫不意外看到已经跟了他一路的一群人,果然利用这个机会跳了出来,唇角一勾。
  
  一个字也不需要吐露,甚至于只需要当是一群苍蝇在那里飞来飞去,府里训练有素的护卫就已经和一群蒙着脸的刺客打斗在一起,不多时就见了血。
  
  阴韧看也不看,小心翼翼地踩在他们的尸体上,走了过去,尽力不叫那些卑贱之人的血黏在他的脚上。
  
  他往府里去。
  
  蹦蹦跳跳烦人的小虫子还真是多。
  
  阴韧心想,什么时候让他轻松轻松?
  
  走进府里,也不管外面打斗是个什么结果,换了室内的鞋,就叫人把他刚刚外头穿回来的鞋拿出去扔掉了。
  
  接着,提笔作画。
  
  画的,自然只有他画了不知道第多少遍的少女。
  
  下笔如有神,每一次都像是少女豆蔻芳龄时候的模样。但作为画者,他自己也弄不清,自己在画纸上所画的,究竟是自己心目中哪一道白月光了。
  
  好像月光之下,能让人穿越光阴,看到两道高山峡谷深邃,层峦叠嶂,遮挡视线。而他,驾驶颀长扁舟,长驱直入,是到河流深处的桃源一探究竟,看一看那儿的少女真容……
  
  画着画着,他走神了,画纸上的姑娘,反而更加灵活生动了起来。仿佛还能让他闻到峡谷两边雨露刚沾湿的芬芳翠草。草生得茂密,水露流下,氤氲了一片的水墨山河。
  
  阴韧一顿。
  
  思绪也被拉了回来,再去凝聚眼神看画的画像,纸面里除了分不清是谁的女人,背后的背景果然是阴韧从前年轻时候去过的一处天然奇景。
  
  阴韧记得,那里蜜蜂很多,两岸州郡也盛产蜜香。
  
  林茜檀的身上,就偶尔会用。她总是时不时变换各种香薰。阴韧一边画,一边对着屋子里虚空处,问了句:“七小姐今日用的,是什么香?”
  
  说完,也不用人回答。他清楚,自然会有人去问明白了过来回答他的。
  
  果然,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他就知道了,林茜檀这天用了天然的蜜香。
  
  阴槐也是来得巧,正好就碰上了他屋里有人禀报,提到了东山侯府七小姐,心中也更加确定,他的父亲对这位七小姐,看上去十分上心。
  
  阴家的书房当中,阴槐站在阴韧面前,有事说事。阴韧还是老样子,只听不说。阴槐习以为常,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那么一副样子的。
  
  “她似乎,和王家的四小姐关系不错。”王四小姐做了那些东西,她就不客气地收下,还立刻就用上了。
  
  突然而然闹出来的这一句自言自语,叫阴槐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晃神一下,阴槐才反应过来,阴韧所说的,是林茜檀。
  
  阴槐来说的,是前面阴韧刚刚回来的时候,冲出来刺杀的那一群人。这会儿,阴家的侍卫去捉人,也不知道捉到了没有!
  
  “父亲,时候不早,还是先用晚膳吧。”在阴韧面前,他一向乖巧……
  
  阴韧笑得阴测测的,道:“这样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阴槐对他这么一副模样,也是很习以为常。
  
  正说着,外面便又有阴家的侍卫回来了。说的,也就是阴韧这个时候最为关心的事情。阴槐则是眼尖地看到,一封来自东都的书信被阴韧丢在那儿。
  
  侍卫恭敬而丝毫不敢多抬头一下,对着阴韧说:“主子,属下等人办事不力,没有捉到那几个人,只有一个落在了咱们手里,请主子责罚。”
  
  阴韧也不恼怒,心想,一个便一个,总比没有好。
  
  嘴上道:“跟着小丫头的人,要是太没用,也是不成的。”
  
  于是,被捉住的那一个,就可怜兮兮地上了阴家的刑讯架。
  
  等待他的,是阴家宅邸“独具特色”的严刑拷打。
  
  *
  
  这天晚上,林茜檀刚刚用完晚膳,就正好从外面接收到马老六叫人送进来的信,马老六只说,功亏一篑。
  
  功亏一篑?!
  
  林茜檀自然而然要往深了问一句,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回还是马老七进来说的。
  
  “六哥都带着一帮兄弟把那姓花的给逮住了,结果突然跳出来一群狗鼻子一样灵敏的人,盯着不放……”马老七仍然一身女装。
  
  林茜檀又问是哪家。
  
  马老七便说了当时的情况,浑然不知那边的大姑娘越听他说,语气就越有些奇怪。京城之内,养猎犬的人家的确不多,所以他也没有觉得哪里奇怪。
  
  “……最后,咱们兄弟几个也没顾得上那花不缺,让他落在丞相手里了。”
  
  林茜檀于是心里有数了。
  
  马老六自己跑了,却不得不把人质给丢下了。花不缺进了阴家的地界,还不知道接下去是福是祸。进了他阴韧手里的东西,不好捞出来啊……
  
  林茜檀叫人把马老七送了出去。
  
  林茜檀将桌面上正在描绘的那一副画给寥寥数笔迅速描绘了出来,画的正是一个丰神俊朗的……而又有些“狼狈”的男子,她一时没了作画的心思,便草草结束了它。
  
  待梅帮她磨墨,当然早就看见了画面上的男子。男子身材高大,英武而有些痞气,一时半刻的,待梅想不起来是谁。
  
  林茜檀画的,是王元昭。
  
  前世一幕,在她心里还是留下了颇深的烙印,以致于她对自己临终之前的事情不能忘记。
  
  当时不知道抢救自己的人是谁,今生知道了,但一直没想过要提笔,把前世印象深刻的影像给画出来。
  
  直到前天晚上。
  
  花不缺被扭送离开,林茜檀再次躺下之后,做了一个她自己也实在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梦境。
  
  梦境里,她看见,她死之后,有个人不顾军情紧急,竟然在找人设坛作法,企图招魂。
  
  林茜檀当然也知道,那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事实依据的梦境。
  
  可梦境真实到……她觉得那般贴近眼前,犹如现实。以王元昭的性子……还真的做得出来这种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事情。
  
  这也是为何林茜檀突然提笔去画王元昭当日在千石村和她初见时候的情景了。不是今生这回,是前世那回。
  
  锦荷也是看了画一眼的,倒是也认出来那个画面上画的是哪个。
  
  可越看,越是不对。
  
  等着待梅走开,锦荷才神秘兮兮地低声问了句:“主子你和那二狗子是有什么仇?怎么画这些!”
  
  锦荷不由郁闷了。
  
  别人家的小姐,也不是没有私底下偷偷画几个好看男人养一养眼睛的。
  
  唯独是她家的小姐独树一帜,不画美男子吟诗作对于竹林雅舍之间,也不画人家勇猛力大挥舞刀剑,画的,却是对方被官差押解入狱的情景。
  
  她主子,这难道是十分讨厌那人,不然做什么画一些这个,去诅咒人家?!
  
  再联系联系她主子在做的“大事”,锦荷更加觉得,不吉利了。
  
  林茜檀笑了,说的却是莫名其妙:“你就不用替他白担这个心了。就他的能耐,这两个官差,哪里就真的能按得住了。”
  
  她倒是想当面问一问,他怎么就逃跑了出去,还成了领军一方的大帅,更是和右丞相府搭上了关系。
  
  锦荷当然听不明白林茜檀的话是个什么意思。林茜檀也没去解释。
  
  时候不早,她还没吃晚膳。沈氏又不舒服,是免除小辈们过去请安的。
  
  林茜檀都这么说,锦荷也不去多问。另外一边自然而然便有丫鬟,从她们自己的小厨房上,弄几样来林茜檀爱吃的食物,叫她填饱肚子。
  
  至于那画便被搁在了那里,等待风干。
  
  等到月亮微微爬上了枝头,小阁楼里某个屋子当中浴桶装满了水,一个正是芳华年少的女子,将她美妙的身躯浸泡到里面去。
  
  这人,正是林茜檀。
  
  吃了晚膳,又将答应了楚绛却是迟迟不曾做好的那个荷包拿了起来做完,想着什么时候,亲自给表哥送去。
  
  也不知道她表哥会不会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