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20章 清理

第120章 清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笑说:“话是不错,可你那戏文是不是白看了?古往今来,有几个做皇帝的能活过五十岁?”
  
  国赖长君。等几个小的大起来,看出能力品性,那几个大的羽翼早就丰满,天隆帝再撒手一去,朝廷不是要乱?
  
  虽说,在林茜檀看来,天隆帝的担心,纯属是多余的。
  
  毕竟,只要原有的历史不是被改变得太多,大商朝是一定会在几年之内灭亡的。他立谁当太子,又或者是立不立太子,又有什么区别。
  
  总之,天隆帝赏赐下来的这些东西,也别当真。
  
  天隆帝这边刚刚打了阴家一个巴掌,那边却又给了五皇子一个甜枣。未来的五皇子妃,她的父亲原本不过只是担任吏部一个五品文书工作,皇帝金口玉言,他便连升三级了。
  
  不过,这也是论功行赏。
  
  当然,天隆帝刚从北边回来,这也是巧立名目,给一班寒门子弟官员加封官职,欲加之功何患无辞?
  
  那位准皇子妃的父亲也只是其中一人罢了。
  
  有人被封赏,当然也就有人倒霉遭罪。
  
  林茜檀早就叫人多多留意张家那边的动静。
  
  而果不其然,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张鲁元是人也没有从家里走出去过几步,就吃了天隆帝的斥责。本来就被削减得可怜的俸禄也彻底被剥夺了。
  
  已经摇摇欲坠的郑国公府,现在手里大概也就只剩下兵权了。
  
  天隆帝回京的第三天,宫里弄了一个规模不大的席面,京中有些脸面的的人家都会出席。郑国公府张家,勉强还算这有资格出席的。只不过所坐的席位已经和去年相比,不断地往外移,都快移动到了宫殿门口吹冷风的位置了。
  
  张嫣自己倒是看得开:“陛下不过就是等着父亲交权罢了。”
  
  张嫣这是和林茜檀说话。
  
  宴席之上,还敢和张家人走得太近的人,俨然没剩几个。就连顾晴萱都被韩宴清拘束着不让过来。
  
  林茜檀也是趁着没人,才能和张嫣说上几句。
  
  御座之上,天隆帝坐在那儿看上去兴致很高。心情不错的样子。林茜檀刚刚听人说,北地夏朝刁民叛乱,陆续已经传递捷报回来了。
  
  再算上这个时候一群寒门出身的新宠臣子聚集在他的身边,和他说话。他手里又多了许多可用之人,也难怪会高兴。
  
  相比之下,那些世家出身的官员,就被冷落了很多。
  
  也包括楚家。
  
  那些新宠当中就有两三个算是武将出身的寒门子弟。话说其中还有一个,是林茜檀走了后门推荐上去的那一个。
  
  有人进来,就要有人把屁股挪动起来,让出位置。很显然,张家就是这个要让出位置的人了。
  
  张家的手里,还有五万的兵马职权。
  
  林茜檀笑而不语,张鲁元将手里的兵符视为保命牌,又怎么可能愿意交出来。交了,等同任人宰割。
  
  可若是不交,皇帝更加记恨,日后又一样是事后清算。真是进退两难。
  
  张嫣一身衣裳都还是去年的样式。张家砸锅卖铁维持脸面,就连府里的祖宗之物都保不住。
  
  林茜檀大概是除了张颖如之外,唯一一个最接济张家的人了。
  
  张嫣是大恩不言谢,林茜檀却是受之有愧:“我对你没有什么恩情的,你不怪我,我就知足了。”
  
  林茜檀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张嫣见怪不怪。
  
  她一向对于家族衰落十分淡定,张家如今不过是为张鲁元当日莽撞的选择支付代价。一家人都还活着,就已经十分不错,何必去奢望太多。再说,她父亲现在这样无事可做,也挺好,省得东想西想一些不切实际的。
  
  她倒是至今对当日齐王为什么出手相助,耿耿于怀。两家非亲非故,怎么会天上掉下恩情来。
  
  两人站在角落里说话,目光看去,那边张鲁元正拿着一杯酒,十分讨好地凑在齐王面前,像是在做些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
  
  齐王却是一副不加掩饰的不耐烦的样子。
  
  林茜檀倒是还真知道其中的内幕。不过有些事情,她还真没什么机会和别人说过。
  
  齐王是天隆帝的弟弟。当年他大哥和二哥争位,他果断地选择了二哥,也换取了这十多年的荣华富贵。
  
  可人富贵久了,也是会心性变质的。
  
  搜刮民财,盗取国库,齐王没命似的敛财,为的也是他那些建造起来也没有去过一两次的园子,以及后院里那些从各处搜刮来的美女。
  
  亲兄弟明算账,齐王亏的是国库里面的钱,又恰逢天隆帝出征戎国预备用钱的时候。天隆帝查账,齐王四处拆东墙补西墙,也是林茜檀预知的一个结果。
  
  那边,齐王正一脸反感地看着张鲁元。
  
  去年木兰围场上的事情,是他有求于人,才动用了金牌令箭,把张家保了下来。那个时候他为了填补巨大的国库窟窿,隐匿着筹钱。有人打通门路,把消息主动送到他跟前,说是可以帮他出这笔犹如天文数字的巨款。
  
  不过前提是借他的金牌令箭用一用。
  
  所以齐王当然不会是对张家生出什么好感来才突然出手保下张家。
  
  非但没有什么好感,反而一看到张家,就想到自己被人半是利用半是威胁着动用了金牌令箭的事情,很是不愉快。就因为那一次的事情,天隆帝也对他生出了不满来。
  
  林茜檀也知道,齐王一直瞒着外人,私下有所动作在追查她这个当日出钱的金主。
  
  不过是她至今藏得好,分毫也没有叫齐王看出什么来。
  
  张鲁元是自讨没趣,吃了齐王一个闭门羹,悻悻走开。林茜檀看完那边,转回头来,刚想告诉张嫣当日的事,那边一个叫林茜檀略略头疼的人就走了过来。
  
  锦华公主今天盛装打扮,穿得十分华贵动人。衣裙首饰还是那些衣裙首饰,不过人的气质就和她未嫁之时迥然不同。
  
  锦华的眉目之间充斥着一种闺阁少女所没有的妩媚,行走之间姿态也有些成熟风韵。
  
  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显得尖酸刻薄,硬生生地破坏了这种美感。
  
  “表妹和张小姐在这个角落里面说的是什么悄悄话,让本宫也来听一听?”说着话,人已经走到了跟前。
  
  林茜檀和张嫣很有默契地停下了自己说的话,齐齐给锦华行了一礼。
  
  林茜檀笑说,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一些七月那时中元祭祖的事情罢了。
  
  这话刚刚天隆帝在开场白的时候就已经提过。她们这时候说这些,并不会犯了忌讳。
  
  张嫣也配合林茜檀,把话题转了过去。
  
  锦华明知道她们没说实话,但也没有办法揭穿。
  
  锦华笑了:“说来也是,祭奠是大事。”林茜檀生母去世多年,想想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锦华那笑容,实在是让人忍不住有些不愉快。
  
  锦华公主,变了不少。
  
  一趟戎国之行,让她的妆容变得浓厚,打扮变得艳丽,明明还是一样的脸,给人的感觉却多了几分戾气。谁能知道不到一年的戎国生活里,她是经历过什么。
  
  她这也是刚刚在楚绛跟前被冷落,到林茜檀这里在找存在感来了。
  
  锦华看上去依然是这皇宫当中当之无愧的公主,但曾经的荣光都已经不在。刚刚她一路走过来,就是一个有些权势地位的小太监也能够看不起她。
  
  现在的宫人在私下提起她,都会将她打上戎国王后的烙印。
  
  林茜檀巧妙地把锦华应付了过去。
  
  锦华看着面前仍然光鲜亮丽、不过只是比她小上一两岁的少女,心中嫉妒。说出口的话不会是友善礼貌的。
  
  她现在如愿以偿回到京城,但是楚绛反而更加不愿意把自己的目光留在她的身上了。
  
  她认为,楚绛是嫌弃她被别的男人碰过。
  
  这毕竟不是什么庆功的聚会,大家心知肚明,朝廷实际上不败而败。当然,没人敢当面说。
  
  有很多林茜檀并不认识的女眷坐在席面上。她们的表情生涩而约束,服饰粗陋而质朴,像是十分不习惯现在这样的场合。
  
  这些,都是一些贫寒出身人家的夫人们,说句没见过大世面是一点不夸张。与之相对的就是那些原本的权贵。
  
  两边的人泾渭分明。衣服华丽的是一边,衣服破旧的是一边。
  
  虽然因为各自丈夫的缘故,这些妇人飞上枝头变凤凰,但面对对面那群富贵人,心里还是会自卑的吧。
  
  她们还有好一段升级之路要走。
  
  正想着,旁边便看到有人被权贵家的女眷恶意碰撞,却反而主动卑微道歉。由此可以通过一斑窥视全豹了。
  
  锦华面对林茜檀,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说了几句,林茜檀也分毫没有动怒。她觉得没劲,这才自己走开。只不过脸上还是带着一些不甘。
  
  林茜檀看着她的背影,又转过来和张嫣说话。
  
  台上,正有一队舞女鱼贯而入,跳舞吸引众人,就是天隆帝也看得津津有味。美人如花,笑颜如月,林茜檀等了许久的一个人,终于姗姗来迟地出现。
  
  前世时成为天隆帝祸国妖妃的某个女人,这时便在一群舞女当中,舞动身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