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20章 清理

第120章 清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碧香可算是遭了大罪。
  
  她按照平时一样,从屋里拿来太医留下的药膏方子涂抹。伺候服侍的,也都是自己身边的丫鬟,好端端却出了事。
  
  林茜檀还没有回去林家,就已经听被待梅派来的小丫鬟说了一些府里正发生的事情。
  
  林碧香第一时间就想起将那个为她取药膏的丫鬟抓到跟前来处置,结果找到那个小丫鬟的时候,小丫鬟已经是一具不能够说话的尸体了。
  
  这种行事风格,让林茜檀不由想到一个她十分熟悉的男人。
  
  但又摇了摇头,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好笑,可能性不大。
  
  再怎么说……如果当真是那人,那么林碧香好歹也是血亲的外甥女。就算再怎么,也不至于……
  
  不过这件事情,还真就是阴韧做的。
  
  阴薇身边的人,自然都是对阴薇忠诚。不过……他们首先是阴家人。
  
  如果阴韧下令的话,他们大概会优先执行阴韧的命令。
  
  小丫鬟一死,东山侯府中,一只信鸽立刻就被旋即放飞,飞过了林茜檀所乘坐的马车的头顶,朝着阴府的方向去了。
  
  林茜檀刚刚回到府邸的外面,掀开车窗帘子抬头一看,那鸽子也没有飞得太远。
  
  林茜檀道:“扶我下车,咱们进去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林碧香是倒了霉,但这件事情……林茜檀皱眉,不管是谁做的,恐怕黑锅都会由她来背。
  
  她一边往里面走去,每走几步就能听到一个在说林碧香的人。
  
  果不其然……
  
  林碧香的那个小院子里,林茜檀一进门看到的,就是阴薇吃人的眼神。她不由心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阴薇现在的样子,还真是和阴韧十足相像。
  
  都像蛇。
  
  林茜檀眉头皱得更深。
  
  不用人说,林茜檀也看到了林碧香手上又黑又烂,即使已经清洗过流脓,也仍然恶臭逼人。
  
  是谁动的手……
  
  不过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她朝着林碧香走了过去,林碧香下意识就捡起自己床头的一个药碗扔了出来。林茜檀反应快,侧身躲了开。
  
  林茜檀特地一回来就跑到林碧香的闺阁里面看热闹。这会儿,样子做了,她也不想留下来给人凭白辱骂的。
  
  她离开,更没有谁指责她不对。出了事,沈氏等长辈也都过来看过。林碧香怒在心头,连沈氏也一并冒犯。
  
  林阳德那个小姨娘也来到林碧香闺阁里面看过一遍,看完之后,正好和林茜檀一起往外面走去。
  
  等到屋子里彻底没有了旁人,林碧香才一边掉眼泪,一边恨恨道:“娘,我要她不得好死!”
  
  这儿的“她”,所指的,自然只有林茜檀一人。
  
  从小到大,旁人都爱拿林茜檀这个贱人生的女儿同她相提并论,就连受伤,她也要被她连累。这个恶毒心肠的贱人,不单算计她烫伤,还想让她一双手废了!
  
  而眼下,她日防夜防,终于还是叫得逞了。
  
  这些事,林碧香不说,阴薇也是要去做的。
  
  她眼眸里闪了闪,冷冷道:“这你放心,你这手,还有这身子被毁,都是她的手笔,娘都早晚替你讨回来。”
  
  之前,是她顾忌得太多了。
  
  阴薇眼皮一闭一睁,再睁开的时候里面已经全部是冰冷,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楚泠死后她顾忌名声,留了林茜檀一命。
  
  林碧香看见了母亲模样,心里下意识一喜。早就听身边的嬷嬷提过,她娘年少时候的智谋。她娘,可是亲手杀过人的。
  
  就是她姨母也说她娘亲是被夫妻婚姻生活磨没了少女时候的锐气。现在的阴薇,可不就是眼里只有男人?
  
  阴薇看过女儿,便带着人往回走,只不过和在女儿屋子里时候那一副阴狠模样相比,出来之后走在府里道路上的她,面容春风和煦,看上去像是碰上了什么好事。
  
  只有跟在贴身近处的嬷嬷眼尖,看了一眼,看到自家主子手指甲也嵌进了肉里去。
  
  这些事,都会有专门的人随时送出东山侯府去报给阴韧知道的。
  
  阴韧刚从北地回来,还在皇宫当中参加御书房会议。
  
  这次皇帝出去,胜少负多。天隆帝一回来,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召集大臣们开会了。
  
  阴韧作为左丞相,当然要参加。
  
  短暂休息期间。
  
  进来到他耳边禀报家里事情的小厮,说的分明是东山侯府的事,然而当旁人玩笑一般问起,阴韧却是十分淡定地与人解释,说是外面有了什么公事。
  
  作为那个旁人,忠义郡王倒也没有多问。
  
  朝中的事,在顾屏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只除了期间发生过一两件……让人不太愉快的事情。
  
  忠义郡王当街遭遇行刺是一件。书生非议朝廷也是一件。
  
  那些张嘴就胡说的书生,天隆帝也不好多去计较。不过……他可以把火气发泄到别人身上。
  
  阴蔷就是这个别人。
  
  北地之行,别人不知道,皇帝自己最是清楚,阴家给了多少掣肘。皇帝甚至怀疑,他兵败也有阴家一份功劳。
  
  锦华公主更是有阴氏的血统,天隆帝想来,就更是恼火。
  
  阴蔷这么多年下来,也是第一次吃皇帝的耳光。
  
  “朕领兵在外,你倒是好,在后头逞威风!太妃是长辈,你也敢惹得她病体不快,气得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说的是林茜檀手上被用刑的事。
  
  萧太妃当然没有那么脆弱。躺在床上躺了几天也是另外有别的原因。
  
  不过谁叫皇帝的心里不爽快呢。
  
  阴蔷明知天隆帝拿这些做借口,但还是不得不忍着心里的委屈,跪伏在地上请罪。
  
  即使她心里也不痛快。谁还不知道他燕广心里那点心思。
  
  天隆帝用这事打了阴蔷一个脸面,反过来,就给东山侯府赐下去好多东西。长的则是萧太妃的脸面了。
  
  自然,都是赏赐给了林茜檀的。宝石玉器,绫罗绸缎,皇帝也是不吝啬。
  
  林茜檀收到这些,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反而是阴薇母女气得不行。
  
  这算不算是天隆帝表达一个态度?本来阴薇还是借着阴蔷的势,去打林茜檀的脸。
  
  结果反过来丢人的却都成了她?
  
  天隆帝给出来的东西当然都是极好的。
  
  宣旨的太监刚走,那一箱子一箱子的东西往里搬,看得人眼红。
  
  锦荷笑嘻嘻地将其中一串西海珍珠拿起来打量,道:“主子看,陛下赏赐的这些东西,就是和别家的不一样。”看她,笑得像是一樽弥勒佛似的。
  
  贡品,有的时候就是有钱也没地方去拿。这些东西贵重,是不逊色于一些世家珍藏的。
  
  林茜檀笑道:“不过是陛下借着我的事,打他真正想打的人的脸罢了。”
  
  锦荷于是要问一问是谁。
  
  林茜檀没多解释,因为说了锦荷也未必懂。
  
  况且,这些也都不是什么大白天就能当着一屋子来来往往的人面前随便说出来的。
  
  东平郡王府没了之后,原先被搁置到一边的阴氏,转而浮上水面和皇权有了一个对立。阴韧有野心,既不会甘为臣下,也不会坐以待毙。
  
  天隆帝现今扶持顾屏一派,既是既定的国策,也是出于他自身利益考量的一个必然操作结果。
  
  皇家子弟大多没有什么成器的,天隆帝不是不想直接培育一个太子来填补燕韶死了之后留下的空缺,但几个皇子,也的确让他失望。
  
  这些事情,霁月和风光倒是清楚一些,王元昭有的时候闲着无事也会告诉她们这些,两人听着林茜檀简单地说那么几句,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明白。
  
  朝中几个皇子,各有“特色”。
  
  除了没了的大皇子以外,成年的皇子之中……
  
  天隆帝看上去对五皇子似乎很是偏重,但也只能说是在几个烂苹果里面挑一个最不烂的。五皇子不止容貌最像他父皇,就连性情也是十分相似。
  
  更甚至于还有些暴戾。
  
  而二皇子志大才疏,器量能力不足以承担大事,况且他的母族也不愿意支持他。虽说有萧太妃的几分面子,再加上他本人是皇子当中年纪最大,但如非必要,天隆帝也不愿意选择他。
  
  三皇子本来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他能力虽有,却是不思进取,为了一个女人就沉迷堕落,一心淡泊,也不是可以托付之人。
  
  “四皇子如何?”锦荷非得缠着林茜檀说,林茜檀只好简单说了一下。
  
  四皇子就更妙了,拼了命往他后院里塞一些不入流的莺莺燕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四皇子府是妓院。
  
  可就这样,还许多人都想往四皇子府里面钻。
  
  比如,阴薇母女。
  
  锦荷下意识反问了一句:“那么剩下不是还有几个皇子?”
  
  林茜檀道:“剩下那些,年纪都太小了啊,陛下也未必能够等得起……”
  
  锦荷不懂:“怎么会等不起,陛下今年也才正值壮年。”才四十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