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19章 再烂一点也无妨

第119章 再烂一点也无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锦荷一听,也是想了起来:“对呀,主子,公主就要回来了啊。”
  
  锦华公主可不是江芷悦和林碧香这样的半吊子,虽说……去了一趟戎国,又给天隆帝闹出一些幺蛾子来,如今贬值了,天隆帝不喜欢她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底是公主。
  
  这个公主还喜爱楚绛。
  
  当日锦华是楚绛亲自护送上北面国境线的,林茜檀知道最新的情报还是楚绛转而告知。据说……锦华在军中随行,好像有些不好过。
  
  林茜檀心说,这一位,会不会嫉妒得把她给吃了?
  
  这边林茜檀想着锦华,那边锦华公主也在想着那边的林茜檀。
  
  锦华公主已经听说过,楚绛和东山侯府定亲了的事情。
  
  锦华公主人在大军返程的车队中,眼里时不时就总是朝着京城的方向看过去。心里时刻盼望到达,又生出一些奇怪的怨念,像是抱怨某些人没有亲自来接自己。
  
  一路风餐露宿,锦华也不因为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公主待遇而不满。她也知道自己做出某些事情来,给天隆帝增添麻烦,天隆帝愿意把她带在军中就已经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
  
  军中服侍的奴婢刚刚给锦华送来了一些用来填饱肚皮的吃食,锦华满不在意,分明饿了,看也不看一眼。四周时不时有士兵走动的声响。但就是没有谁理会她的。
  
  千辛万苦,所为的就是京里的那一个人,结果那一个人心里没有她就罢了,居然还对别的女人动了心思,已经和那个女人定下婚事。她心里当然会不甘心。
  
  锦华不会真正对楚绛动怒,但却会把心里的怒火发泄在林茜檀的身上。
  
  她眼里闪过一次又一次的冷芒,只后悔自己当日没怎么把林茜檀放在眼里,以为对方和她一样多半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嫁到楚家。
  
  结果,却并不是。
  
  婢女送来的那些东西,锦华没有去动。大军也不会因为她一个人就耽搁行程。不一会儿,就有人喊着启程了。
  
  锦华饿着肚皮,上了马车,迫不及待地想要快些去到京城的脚下,见到楚绛。虽然因为去了一趟戎国,而身价贬低,但起码甩脱了和亲公主的身份。她可以光明正大参与竞争了。
  
  正想着,负责驾车的太监像是故意一般,不小心将车子卡在了石头上,颠簸了一下。
  
  也有人会对锦华有些同情。一路回来,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天隆帝对这个女儿有几分故意发泄怒火的意思。
  
  除了给一辆马车,对于她,根本就是不闻不问……
  
  虽说。锦华似乎也不怎么在乎。
  
  *
  
  帝王的车驾很快就在一日赶路之后,于次日的一大早真正来到了京城的脚下。太阳初升,一如去时明媚晴朗。
  
  就像天隆帝离开那天那样,朝廷上的文武官员,早就在皇帝还没有到达之前,在丞相顾屏的带领之下,来到郊外迎接。
  
  皇帝掀开车帘,能够远远地看见顾屏那张皱纹遍布的脸,笑意满满地透过他,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某个人。
  
  那边顾潇巍正和顾屏说着话,眼看着帝王车驾已经近在眼前,他也是身上一个整肃,认真了起来。
  
  大军浩浩荡荡,却没有任何春风得意的感觉。这一次去,兵败虽然也是因为突发意外。
  
  但天隆帝是不可能会高兴得起来的。几个小将也都被他留在了北边平定剩余的乱象。兵报频频追上自己,传到自己的耳朵里。
  
  也就是看到那里等待他的队列里,一干的新面孔,能够让他高兴一些了。
  
  朝中增添新人,新人又大多是出身于一些贫寒的人家。没有世家背景的人,他用起来,更放心。起码还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这些年轻的面孔当中,顾潇巍算是一个,还有一人,不久之前还是替人拉草车的壮丁苦力。
  
  是林茜檀走了后门,直接替他将名字递到了丞相跟前。他出生寒微,但颇有才能。
  
  诸如此类的人才,朝廷上有不少。
  
  天隆帝的车驾最终是缓慢地在顾屏跟前停下来了。顾屏在皇帝不在京城期间做得很好。有些事情,天隆帝自己不愿意承担和世家起冲突的风险,便将风险转嫁给了顾屏。
  
  顾屏也知机,“以公谋私”,顶住压力,将一些寒门出身的子弟扶上位置。天隆帝仿佛只是回来坐收渔人之利。
  
  帝王一点也不露出打了败仗的样子,言笑晏晏,顾屏也是老狐狸,也能和皇帝打太极,就好像不知道天隆帝对他是心存利用似的。
  
  在大军、文武大臣之外的队伍外面,还有一群身穿不同衣服的人,那是闻声而来的京城百姓。皇帝回来,总会有人喜欢看热闹的。
  
  林茜檀正在丫鬟的扶持之下,站在那里,看着大军队伍里面的一切,跟旁边的人说了句:“上回没看到,这回可算是好好看了一回了。”
  
  再怎么是败军,该有的血气也绝对不会少。不枉费她爬起来跑过来。兵马仍然雄壮,只是多了一些颓气。
  
  她一点也不意外地在队伍里看见锦华公主的身影。
  
  她果然回来了。
  
  和在路上不同,到了这儿,天隆帝心里再怎么对她有怒气,也要给她面子。给她面子也就是给自己面子。
  
  所以,锦华公主是一身华丽地从那车上下来的。好像一路上的苛待不存在似的。
  
  这位一度嫁到戎国去的公主,一副仿佛就只是去哪里玩了一圈回来似的,没有受到自己之前嫁人经历影响一样。
  
  不过,所谓锦华公主的荣耀毕竟是已经不完全存在的东西了。因为,毕竟嫁到戎国去一次。
  
  人们很多时候都不会记得锦华是被迫为家国天下做贡献,而只会记得她给大商丢了脸。
  
  锦华公主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人群之中便不知从哪里突然跳出来一句话。那句话里所含有的意思……并不欢迎她。
  
  “戎国的王后滚回去,这里是大商的皇都,你怎么来此?”这说话的,像是一个有些年级的男人。然而那边人头攒动而拥挤,皇家的护卫队就是想去抓人,也找不到人,不多时就叫那个人给跑了。
  
  一可石激起千层浪,就这一句话,引起了多少人在那儿议论?
  
  锦华公主的脸色便很是有一些不好看。
  
  可再不好看,却也要强撑。毕竟……她喜欢的人,还在人群里面看着她呢。
  
  楚绛面无表情地站在官员队伍当中,像是看着一个全部和自己无关的人一样,仿佛对方受屈和自己半点关系没有一样。
  
  而锦华的目光却迅速地在人群里找到了楚绛。虽然她也知道,对方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这里一番动静,声浪不小,人群中对锦华的议论声也有些传到了天隆帝那边去。
  
  天隆帝听在耳朵里,心里毕竟还有一点对女儿的柔软,只呆了半晌就吩咐道:“既然已经回来,就叫她好好待在她公主府里,没事别出来了。”
  
  公主府都是新建的。
  
  就好像精心策划了一场雷霆大雨似的,结果电闪雷鸣了好一会儿,掉下来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水滴子。
  
  天隆帝心里不痛快。
  
  这两年外面作乱的刁民实在是多了许多。这一次出去,更是被他们搅和了大事。
  
  可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已经这样,不过是面对现实罢了。
  
  城门楼这儿举办了盛大的仪式,作为欢迎皇帝回来的典礼。天隆帝只当是没有事情发生过,极力淡定进入京城。
  
  而看足了热闹的林茜檀,也打算往回了。
  
  锦华早在仪式结束就回到了车子上,时刻透过半透明的车窗帘子看向外面的楚绛。楚绛有意无意地往某个方向看过去,锦华当然也看到了。
  
  楚绛的一举一动都是她在意的。
  
  本来锦华还不能在人山人海当中看出楚绛视线落点在哪里。但林茜檀手上还包扎这布条,上车下车的,动静也就比起别人都要大一些……
  
  锦华于是看到了她,而她也就那么巧,身子还被锦荷托着在半空,就鬼使神差朝着锦华的方向看了一眼。
  
  两人的目光便在空气之中碰了一下撞在一起。
  
  又不约而同想到当日锦华未嫁时两人在楚家大堂的一次碰面了。
  
  那时候,锦华是帝女,林茜檀是臣女。锦华叫站着,林茜檀不能不站着。
  
  可现在的情况……
  
  锦华依然是帝女,却变成了身上有污点的帝女。而她,依然是臣女,但却成了个未必没有抗衡手段的臣女。
  
  短短对视,快到林茜檀没有办法在那隔着无数人群的距离里面看出来任何锦华的情绪。
  
  两人各自上车,一别两宽。锦华同样恨不能立刻把人叫到跟前,立即教训教训。
  
  天隆帝的车子朝着城里去了。锦华和林茜檀的一番互动也就在这儿停了下来。锦华冷静之后也知道,欺负林茜檀,也不能在明面上来做。
  
  *
  
  锦华公主的回来,除了给京城里各处的茶楼酒馆、深宅大院增添一则谈资,倒是也没有别的什么太大特别。
  
  也许能够真心为她高兴的,也只有亲生的母亲阴蔷。就连她一母同胞的两个兄弟,也都对她的事并不关心。
  
  阴蔷却因为一度为了儿子而选择牺牲女儿而自责愧疚。
  
  别人越是看不起锦华这个昔日受宠的公主,阴蔷就越是要替她造势一番。
  
  更何况,天隆帝也算是默许了这么一件事情。
  
  于是在锦华公主人都还没到的时候,宫里就已经准备好了请帖,等着派发出去给各家的女眷了。
  
  林茜檀的车子里便躺着这么一封。
  
  “由此可知,虎毒不食子这句话很有道理。”林茜檀笑着打开请帖来。这是刚收到的。
  
  阴蔷邀请了一些京中有头有脸的贵女进宫里喝茶说话。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也都知道这是为了锦华挽回一些名声。
  
  可有意思的是,阴薇说了,林茜檀是必须出席之人。
  
  锦荷等人有些担心,反而是林茜檀自己半点也不上心。林茜檀笑说,不过就是一场鸿门宴罢了。
  
  又不是没去过。
  
  阴蔷这做法,也太不入流了一些。林茜檀手伤未好,阴蔷却偏偏要她出席。到时候岂不是凭白丢上一回脸面?
  
  锦荷愤愤不平:“既然要丢脸,怎么不给她自己的亲侄女一个机会?还说什么‘怜惜八小姐身子不适’,这双重标准玩得也是顺溜得很,连最后一块脸皮都不要了。”
  
  林茜檀笑:“我都不在意,你就别生气了,想想怎么给你家宝贝主子搭配搭配衣裳,到时候艳压群芳?”
  
  锦荷一噎:“主子真以为自己倾国倾城不成?还艳压群芳呢。”嘴上说着,脑子里还真就想着到时候叫林茜檀穿哪一件了。
  
  锦荷嘴巴毒,就是做主子的,她也这样。不过林茜檀倒是觉得和她相处很是愉快。
  
  林茜檀将这事扔下,林家的马车已经跟在天隆帝后头进了城。她这是出来看戏,看完了,自然也就回去了。
  
  林茜檀还没走到东山侯府,留守在侯府里的待梅便叫人送了消息出来,说是林碧香“又”出事了。
  
  跑路过来的小丫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话却也清楚:“……八小姐好好地坐在那儿,换了药,没过一会儿就剧痛难忍,尖叫起来,叫得整个院子的人也都听见了。”
  
  之后拆开纱布一看,刚刚换上药膏的手,一下子化了溃烂的黑皮,一股臭味飘散出来,真是叫人想闻不见也难。
  
  银屏阁里另外一个小丫头被待梅叫过去打听,站在外头老远也都闻见怪味。
  
  这件事情,当然不是林茜檀做的。
  
  林茜檀看锦荷,锦荷也是摇了摇头。
  
  她是作弄人没错,可给林碧香用的,不过就只是一些寻常东西,还能叫林碧香勉强愈合。
  
  而不是整个手也黑了起来。
  
  小丫头说得也是一脸后怕的模样。赶来的太医都说了。林碧香那两只手,日后别说愈合了。恐怕从此之后就算好了,也要一辈子戴着手套遮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