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19章 再烂一点也无妨

第119章 再烂一点也无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这么说,郑好想到某些语言上难以描述的事情,一下子就听话了。
  
  小姐说得不错,他是要好好养伤。
  
  刀从小腹进,有些伤到下腹筋脉,郎中说,最好是严格按照医嘱来休养,免得一个说不好……郑家子孙繁衍的大事被影响到。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
  
  他还想要个长得像待梅的闺女呢。
  
  林茜檀本来这是让待梅来商量着和郑家的事。是郑好自己听妹妹碧书说了,跑了过来,这才成了一个不尴不尬的局面。
  
  待梅马上就嫁了,林茜檀屋子里几个大丫鬟的位置理所当然也就空了出来。
  
  林茜檀明显地察觉到,这两天屋子里的小丫鬟,动静大了起来。
  
  也是。
  
  一等丫鬟的月钱都是二等丫鬟的两倍那么多,真是家财面前无姐妹了。就是待梅,也犹抱琵琶半遮面,好几次欲言又止的。
  
  待梅答应替裁云说项的。
  
  待梅和郑好在那儿羞羞答答了半天,被林茜檀各自打发了。男女双方都没有父母健在,全是她这个主子说了算。她拍板决定,这件事就不好更改了。
  
  等到人都出去,林茜檀才想起问一问林碧香那边的动静。
  
  锦荷笑嘻嘻,减肥失败、依然微胖的那手肘子撸了袖子说得眉飞色舞的:“……拆了纱布,里头手都烂了一片了。”
  
  林茜檀并不意外。
  
  锦荷送去叫林碧香自己选的那几样东西,全是看起来和中原本土的没有什么区别。
  
  不说别的,就说那红毛鸡。
  
  一样是鸡,中原的鸡炖了汤滋补又营养,番邦的鸡却是对伤口有大大的害处的。
  
  林碧香吃那鸡,又是过了明路,就是阴薇也知道。阴薇又没读过奇奇怪怪的医书,不过只是叫人盯着,别叫银屏阁这边的人有机会往鸡汤里面加入一些不能吃的东西,倒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心想着,不过就只是鸡,只要不是发物,也就成了。
  
  谁知道……
  
  林茜檀笑说:“这另一个大陆传过来的东西,就是非同凡响。林碧香那手,就算能好,日后也会肤色微深,涂多少天山雪莲膏也是不管用的了。”
  
  锦荷也笑,主仆二人狼狈为奸,就是那笑容的弧度也很接近。这两年,不仅她自己,就是丫鬟们也都到了嫁人的年纪,她是打算一个一个安排掉的。
  
  也就是锦荷,发了毒誓,说是主子若是赶她出去,她会再胖三十斤的。
  
  锦荷自己这么说的:“臭男人有什么好,还不是个个嫌我胖?跟着小姐吃香喝辣,难道不比成亲快活!”
  
  林茜檀也就随了她。
  
  林碧香的事情,很快便被府里的人知道了。阴薇那里还能做什么反应?不就是说,必定是有谁黑了心肝,偷偷在林碧香的吃食里面加入了什么不能有的东西。
  
  还是叫郎中过来看了一下,林碧香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不能吃的。
  
  不管这事是不是林茜檀做的,林碧香都会把这件事情算在林茜檀的身上。她屋子里砸了一地的碗筷,把林茜檀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个遍。
  
  这事是采彤过来告诉的。
  
  林茜檀满意地点了点头,特意赏了一件贵重的。又道:“菜谱子是你‘打听’来的,从这个事情之后,你大概会失宠,你有什么打算?”
  
  采彤在大马路上失身给马老六之后,她未婚夫家里就立即抛弃了她,她是想着对林碧香报仇才留下,现在这仇报得差不多了,她也是时候离开了。
  
  至于去哪里,有钱在身上,她也不是没有近亲可以投靠的人。和晴川那个自以为聪明的人不一样,她的亲戚,是当真靠谱的。
  
  她说:“七小姐若是还觉得奴婢可用,就想办法把奴婢安排到外头去。奴婢可以在堂哥家里帮忙做一些杂活,顺便为七小姐效力。”
  
  林茜檀却是不敢用她。
  
  神也是她,鬼也是她,当日找人玷污了林碧香主仆三人的,就是她,把人利用到骨头渣子都不剩,也实在有些……
  
  于是委婉道:“我在京郊倒是有一处庄子正缺人。你也不用去找你的什么堂哥了,你替我办的这几件事,足够我给你一份不错的报酬。小庄子清净,省得你旧主子没事找你麻烦。”
  
  采彤答应了。
  
  她走路出去的姿态有点儿一瘸一拐的,看上去像是被打伤了腿,林茜檀就事论事,送她去她一处偏僻庄子,既是在一定程度上补偿她应得的,也是监视她。
  
  林茜檀说得不错,采彤的确是遭遇了厌弃。
  
  不过是看在采彤往日替自己出了不少害人的好主意,也知道自己不少秘密,这才忍着怒火留下她暂且用着。
  
  她的手,起初不觉得如何,到发现严重的时候,已经一整只肿了起来。林茜檀没看见实物,只记得阴韧的医书上说,伤者会奇痒难忍。
  
  真是不懂得,阴韧哪里弄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
  
  同一个时候的帝王车驾已经接近京城不算太远的地方了。
  
  京中大大小小的事,全都汇总了被送到阴韧的手上,东山侯府里的事自然也不例外。
  
  阴韧早就知道,林茜檀的手被他得两个姐妹给坑害了。
  
  这会儿,他刚刚又收到的消息,说的则是林碧香手上烂起来的事情。
  
  林茜檀教给锦荷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知识,寻常的中原人可不会去了解。就是他也都是因为兴趣,而顺手搜罗。
  
  “这小丫头,当真是很有意思,可比‘她’有意思多了。”
  
  阴韧这时正在回程马车中,一路朝着京城过去。旁边的阴府下人听了他说话,不怎么敢应答。
  
  京里的事,都是第一时间传递到阴韧手上。然而当日林茜檀受伤,阴韧却迟了一步知道,林茜檀受伤的事。
  
  少有人知道,负责搜集东山侯府信息的那个人,已经被阴韧给剁掉一根手指了。
  
  阴韧心情甚好,下一刻说出口的话却叫阴家管事打一个寒颤:“反正都烂了,再烂一点也无所谓了。”这话说得,一副根本没把林碧香当作外甥女的模样。
  
  *
  
  阴韧所谓的“再烂一点也无所谓”所说的并不是什么玩笑话。说着话,他一边手里就像是把玩一样,将一条平时一向喜爱的帕子搓得一下子搓烂了。
  
  自然有人按照他的命令,提前一步往京里快马而去,看着怎么叫林碧香的手更烂上一点了。
  
  看着侍从离开办事,贴身伺候的管事心里再次一寒。他的主子,果真是六亲不认的。
  
  林碧香倒是还在和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在说:“林茜檀那个小贱人,看我舅舅回来怎么收拾她!”在林碧香心目中,阴韧虽然性情怪异,但对她这个外甥女还算“不错”。
  
  手里的扇子正是阴韧之前送来的那一面。
  
  丫鬟婆子全都下意识低垂了头,想到什么,不敢说。之前的事情,舅老爷哪一次有真正插手帮忙过的。非但没有,倒是明确有一次捅了她们一刀。她们八小姐,这是选择性遗忘。
  
  林碧香这时候正带着她一群奴婢,走在林家的花苑里。夏末之际,酷暑开始消退,然而园子里的荷花也开始衰败,奴婢们实在不知道,林碧香有什么好看的。
  
  林碧香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茜檀来得巧,和她狭路相逢,看到她,却也不太意外。
  
  楚绛来给林茜檀送抢先一步的秋季新品首饰,林茜檀看了看,那是自家店里的东西。她想着下一次找个机会叫楚家人慢慢知道她娘亲留下的那些店铺产业。
  
  说起来,之前阴差阳错的,倒是一直都忘记了说。
  
  楚绛邀请林茜檀陪他同游,林茜檀答应了。
  
  林茜檀和他一起,在府里走了一走。林碧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会眼巴巴跑了来,实在不算奇怪。
  
  说来画面其实有些滑稽,姐妹两个的手都双双受了伤,包扎着布条。偏偏两人之间又像是隐隐在竞争着中间的那个男人。
  
  楚绛心里其实有些不悦。
  
  林碧香却是恍若未觉的样子,非得跟了上来。可惜这儿不是楚家,楚绛自己是客,就更加没有赶主人离开的道理。
  
  一次两次的,总是被打扰。
  
  林碧香却只以为对方兴许是因为自己失贞,这才看不到自己的好。她相信只要给她机会,楚绛会喜欢她的。
  
  林碧香和江芷悦其实很有异曲同工之妙,林茜檀不信这两人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以前一次宴席上,这两人还曾凑在一起的事情,林茜檀还有一些印象。不过那时候,两人都还不知道彼此对楚绛的心思……
  
  不过楚家最近给楚绛有安排平妻的意思,林茜檀相信以林碧香的人脉手段,不至于这点儿消息也闭塞。
  
  林碧香和林茜檀分开之后,回去的路上便和她身边代替采彤被选上来使用的一个小丫鬟说:“你不是说江家的那一个,这回也跟来了?”
  
  楚绛忙里偷闲,到林家来拜访。林权态度热络,一改从前疏远。仆人们诧异林权亲自迎接之余,都看到,从楚家的那车上,曾走下来一个年纪少小的小姐。
  
  那被人呼唤叫做木槿的小丫鬟,很肯定地回答了一句看见了,又说了句:“也许那位江小姐现在正被搁置在其他的地方由府里哪个主子陪着说话也说不定。”
  
  林碧香笑了:“去仔细问问,我要去会会她!”这儿一个林茜檀就够碍眼的,又多了一个江芷悦,她倒是想看看,江芷悦是涂了什么狐媚的香粉,勾住了男人。
  
  结果木槿去跑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江芷悦的身影。
  
  这才知道江芷悦被楚绛送回楚家去,根本也没进到东山侯府的门。
  
  楚绛这么跟林权说的:“刚刚表妹便说她不太舒服,这才叫我护送了她一路。也是正巧碰上姑父,但她平时服用的药丸还是家里才有存货。还是得叫她回去。”
  
  江芷悦再怎么扼腕也是没用,说什么身子不舒坦,原本就只是借口罢了。
  
  林碧香和丫鬟说着这些,那边林茜檀正将楚绛往外送。林茜檀脸上平平淡淡,楚绛以为她是生气,不由在态度上有那么一点小心翼翼的。
  
  一个江芷悦,一个林碧香,楚绛对自己的容貌身材,乃至气度才华都很有一些自知之明,身边总有一些莺莺燕燕围绕而来,他其实也习惯了。
  
  反而是小姑姑的女儿对他总不屑一顾、若即若离,反而令他注意。从前是这样,现在更加是这样。
  
  虽然他也并不怎么清楚,一个人短短一年之间的变化怎么会那么大。天隆十年时见到,林茜檀俨然变了大半个人。
  
  他也知道,表妹似乎对于自己并没有超越兄妹的感情。
  
  林茜檀道:“江家妹妹心里大概会有些不快,表哥回去之后,记得与她好好解释。”
  
  林茜檀在明知道楚绛身边桃花朵朵开的前提下,又怎么可能还会去有所谓的“生气”?
  
  林茜檀宽慰楚绛,把他送走,是真的心里没有多少波动。楚绛身边是个什么情况,她一开始就知道。既然是选了,就实在没有道理像是平常的女子一样,娇嗔怒骂,拈酸吃醋。
  
  再说了,她凭什么身份做这些?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假表妹吗?
  
  她也是身在局中,还是旁边的人看得真切一些。锦荷就说了:“以我看着,表少爷怕是还盼着您能生气生气呢。”没看见,楚绛离开的时候,那一脸的失望!?
  
  林茜檀愣了愣,又摇头笑了笑,嘀嘀咕咕的:“都几岁的人了,该怎么和真正十几岁的小姑娘去做这些比拼?”她是做不到的。
  
  锦荷听到了林茜檀这话,也注意到了林茜檀有那么点奇奇怪怪的说辞。
  
  楚绛身边的花花粉粉,从来也没断过。眼前看见的是这两个近水楼台的,那边,还有一个正在路上飞着杀回来的呢。
  
  林茜檀笑了:“你与其把眼睛盯在这两个身上,不如想一想,锦华公主那头才是正经呢。”
  
  天隆帝出去一趟,本来雄心壮志的想着灭了戎国,结果锦华公主的回归,反而成了他忙活了一通唯一的收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