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10章 灭口

第110章 灭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太妃和一般的太妃不同,并不居住在偏僻清冷的冷宫之中。天隆帝待她也十分特殊,叫她有幸能够居住在昔日作为先帝妃嫔、也是她做夏朝公主时候的寝宫里生活起居。
  也不怪旁人说她,虽然没有太后之名,却有太后之实了。
  含元宫可谓是萧太妃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居住的地方。只不过和过去做夏朝公主的时候还是有很大区别。先帝燕坚时期就已经扩建过一回的含元宫,在天隆帝上位之后又再装修了一场。雍容贵重不输太后居住的寝宫。
  偌大的含元宫,大概也只有最早那一部分给不受宠的庶出公主居住的老房还大体保持原样了。
  其中这平时用来歇息睡觉的宫室,则更加是被萧太妃当成了一处禁地,一般的宫人,是不能够随意入内的。
  就是天隆帝,也愿意尊重萧太妃这一点固执,从来不以帝王威势强行进入。萧太妃居住其中,当真没几个人见过里面长得什么样子。
  林茜檀自以为倒是有幸,能够目睹这里一眼。
  精致的生活器具自然是不用说的,不论是先帝时还是如今天隆帝,都对萧太妃在生活供应上从来没有什么克扣。宫里的摆件也都充斥着主人家从小锦衣玉食熏陶出来的涵养。
  然而颇有一些违和的是,进去其中,可以十分直观地从屋子里雍容华贵的气氛当中,叫人感受到一丝少女的气息。
  萧太妃自己大概也忘了,她还把只有十五六岁小女孩玩的玩具扔在床头,显然时常把玩。少时遗憾,人前可爱的三公主萧宸欺她卑贱,下人见风使舵,也纷纷落井下石。虽说衣食无忧,但实在不能说过得好。
  那玩具,便是那时候京中流行的了。
  不过真正引起林茜檀注意的,还是被搁在桌面上的那一副叫她眼熟的羊皮。
  说来也巧,本来萧太妃平时也是将这要紧的东西妥当收起来,偏偏前一天晚上,她的下人告诉她,另外几份碎羊皮像是有些下落了。
  她一时激动之下,就把宝贝拿了出来,搁在那儿,但却是用了帘布遮挡的。
  夏日炎热,宫里也大多门户大开,萧太妃也不例外。窗外风一起,帘子就被卷起,叫人看见那边桌面上物品的一丝影子。
  林茜檀不由好笑。
  她是怎么也没想过,她一直在找的羊皮,会在一个当年十分不被夏朝皇帝喜欢的庶公主身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林茜檀刚想笑,但是手上的剧痛,又几乎只是在一瞬之间就把她的注意力给掰扯了回来。就这么一会儿,萧太妃也像是想起自己桌面上还搁着什么,佯装淡定地走了过去,装作在整理那儿的模样,不动声色地把碎羊皮给收了起来。然后又原样折回,走回林茜檀身边。
  林茜檀虽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但实在是痛得再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阴蔷也许本来就是奔着毁了她的手的意图,下了狠手,好端端的一对手被二十下的钉板剐蹭得不成模样。也亏得是她反应快。
  萧太妃叫人去取的天山雪莲膏也是治疗外伤的好东西。不过林茜檀实在是没有把握,就算是那种治疗外伤的圣品也能够叫她不留疤痕……
  都说一双手也是女子的第二张面皮,是要经常展示在人前的,阴氏这对姐妹的做法,当真是惹恼了她。一双手何其重要,她写字理账,读书作画都要用到。
  萧太妃温柔安慰道:“怎么样,会不会疼?”
  会不会疼?
  这还用说么。
  林茜檀疼得脸也白了,却还固执地不发出呼喊呼痛,她这般模样,让人忍不住对她一个养在闺阁的千金刮目相看了。
  林茜檀知道萧太妃在问她话,点了点头,也没有一味说谎:“还好,臣女可以忍的。”
  萧太妃于是点了点头。
  说话间,宫人已经拔腿把天山雪莲膏给拿了过来。
  这是疗伤的好东西,膏体一接触皮肤,便有一股沁凉的感觉透过肌肤,进去五脏六腑,叫人只觉得舒服而暂时忘记了疼痛……
  林茜檀一下子觉得,手上没那么疼了。
  再把太医给等来,仔细查看伤势,再做了一些正经的处理。就是太医也感叹,这雪莲膏万金难求,是西北偏远山中州郡进贡的好东西,用得正是地方。
  出了这么一件事,这本来是进来宫里教萧太妃绣帕子自然也是绣不成了。不过,也是回不去的。
  林茜檀不希望叫待梅等人担心,所以当萧太妃提出来叫她先在宫里歇息一晚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
  皇宫的住处自然不同于外头寻常的宅邸,萧太妃又将她含元宫的最好客房给了林茜檀。林茜檀双手受伤,无事可做,便只能是站在窗台边上,看着窗外的风景。
  这儿视角极佳,正可以将前面一大片地方一览无遗。
  放眼看去,宫道上来来往往的宫人身影清晰可见,甚至于,林茜檀还看见远方四皇子正和三皇子一起,坐在一处凉亭之中,像是在对坐饮酒。
  三皇子无心朝政,众所周知。近来更是被人听说他约了一群和尚成天议论佛经佛法,白马寺的大师们也时不时进他府里。
  四皇子却是声色犬马,酒色之徒,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能说什么话?
  *
  四皇子有意储位,这件事情,三皇子是知道的。
  不过他也想不到四皇子会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连他也要拉拢。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三皇子自从妻子去世之后,就越发心灰意冷,近来更是有了出家的念头。只是碍于皇子的身份,无奈留在京里罢了。
  林茜檀记得他似乎和许多仕林子弟十分投缘。
  远远的,林茜檀看见这兄弟两个说了有一会儿就各自散了。三皇子素衣清裳的,往宫外去。四皇子却是鲜花锦绣,往繁华处走,如何能说到一处去。
  说起来,四皇子进宫,也是有目的的。
  遇上三皇子那都还是偶然。
  他既然有那个意思把东山侯府的八小姐纳入后院,那么就应该积极采取行动。侯府那边反应并不积极,他想试试直接找上皇贵妃这边问问看。
  林茜檀于是就看着他往她刚刚过来的那个方向过去了。
  四皇子就在萧太妃的眼皮底下和三皇子见面,不用林茜檀说,她也会叫人去查一查怎么回事。
  结果一问之下,知道四皇子是去了阴蔷那里。
  志大才疏,心比天高。
  这两个词都可以用来形容四皇子。
  真正的有德有才之士,其实也不大看得上四皇子。
  阴薇倒是想和他勾搭勾搭,可惜林阳德父子思考问题的角度和做母亲的人截然不同。
  林碧香要是嫁给他,就算林茜檀菩萨心肠地放过她,她也会随着四皇子的死而不会有一个好结果。四皇子,短命之相。
  四皇子在阴蔷的宫里也没有逗留太久,太阳刚刚爬上天空正中,他也不在那里用饭,就离开了。阴蔷和林阳德等人的立场倒是一样的,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侄女嫁给四皇子。
  林碧香还能有更好的用处。
  分明已到中年,阴蔷却仍然鲜活如少女,青葱玉指紧致不输任何人。
  阴蔷是很受天隆帝宠爱的皇贵妃,她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就是受宠的证明,虽然不是皇后,但又有皇后的一些职权。
  唯独可惜,她的两个儿子并不齐心,各有各的打算。阴蔷不由感叹长子不听话,不肯帮助弟弟夺位。
  也许和那些偏爱幼子的母亲相同,阴蔷是更喜欢长相更肖像天隆帝的小儿子。也正是因为他,她才获得了真正的盛宠。
  而对于二皇子,却是不闻不问。
  二皇子也不在意——他虽然是阴蔷生下来,但小的时候,却跟过萧太妃待过一段时间。
  这或许也是阴蔷对他有些戒心的缘故。
  二皇子心里也的确是还记挂萧太妃对自己一番养育,不然,也不会在萧太妃和阴蔷又起了冲突之后,急急跑了过来看望了。
  二皇子容貌更和他的舅舅阴韧有些相像,不算阴柔得可怖,但也有他舅舅三四分轮廓,林茜檀本来是对他天然没有多少好感。
  不过从一大早吃了大亏,林茜檀反而改了主意,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出来。
  都说兄弟阋墙,外人趁虚而入,二皇子也是阴氏的外甥,可没道理叫五皇子一人独占资源。再怎么,也应该分一些给哥哥才是。
  作为受伤的当事人,林茜檀不免有幸和二皇子说上一些话。二皇子品相尚可,不如三皇子颇有君子之风,但也不算太歪。他名下势力也是凭他自己挣来,可没有阴蔷多少功劳。
  林茜檀心想,也许她可以帮上他一点忙。
  正想着。
  “这位便是林七小姐。”二皇子身为实际上的长子,对皇位势在必得。一切能够争取的对象都是他应该努力一把的。
  东山侯府的声势虽然远不如早年,但也仍然是很有拉拢的价值。他们家族的男人虽然大多不成器,但林家的女眷背后,又和许多的大家族都有联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