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04章 端午

第104章 端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朝延绵五百年,再算上夏朝之前古国时期,皇都历经岁月何止千载。龙气聚集之地,凤凰涅槃的一处地方,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沉淀下来的一砖一瓦都有说不尽的故事。
  夏三娘怀念自己曾经在京城居住过的那一段日子。幼时无忧无虑,外面天大的事情也有父母兄长顶着,耳朵里听到的,也都是一些顺耳的话。
  毕竟,又有谁会叫一个先天身子便有亏损的人,跟着烦恼一些她知道了也没用的事?
  那时在夏三娘眼中,夏朝国泰平安,帝后治理内外有方,她什么也不用烦恼,什么也不用去想,只每天高高兴兴的,就成了。她还记得,她闺阁的墙面上,那九尾金翅的凤凰图腾,就是到了夜里,也闪耀着灿亮的光。
  结果后来的剧变让她猝不及防,家族一朝败落,她也从众人呵护的掌上明珠,成了仓皇逃离、只能躲在地缝里的沙粒。大商兵马攻入皇都,改朝换代,所有和夏朝皇族有关的人和事,几乎都不能够幸免。
  触景生情,夏三娘来到京城,却不怎么出门,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她每看一次旧时街景,心里的伤疤就要被揭开一次。
  还是大儿子说了百遍千遍,她拗不过,只能出来。
  王大狗也知道母亲有一个高贵的出身,她一直也不太看得起那些真正底层穷困之人。他们王家,不过是暂时栖身在千石村。
  不过这一二十年过来,她一直将一个渔家妇女演得不错。至今千石村里的乡亲提到她,都还觉得她就只是性子清冷一些,并未对她身份怀疑。
  “母亲总算答应出来,儿子可放心了。”再那么憋着不走动,就是没病也要憋出病来。
  夏三娘用她疼爱的目光看着大儿子,脸上有着面对小儿子的时候所没有的骄傲和笑意:“不就是个端午,咱们自己在家过,不就好,何必出来和这群人挤来挤去。”
  京城街道既有变化之处,也有不变的地方。
  就像是节庆热闹的时候,万人空巷,满城人海,总是不会变的。
  *
  家家户户都要出门游玩,在这件事情上,倒是不分贵贱的。那些家族尊贵的权爵,一样也是积极参与到了这其中。人人佩戴绳结驱邪,喝黄汤去毒,每走上几步,就有一株菖蒲。
  一条贯穿城池微有蜿蜒的护城河将京城粗略地划分成了两半,平日游人行船,往来货物,是络绎不绝的。
  这条被连通了天隆大运河的人工内河,却有着比天隆大运河久远得多的历史。夏朝凭它而兴,也因它而亡。
  几十年前运载着商朝大军从水门涌入城池的这个水道,现如今每年到了端午时节,就会被用作比赛的主要场地。
  城池的一头,满眼数不尽的参赛船只蓄势待发,不知凡几的汉子们光着粗壮黝黑的臂膀,雄赳赳,气昂昂,个个喘粗气,笑得憨。
  一条河道看不到头的全是沿岸两排堤岸的观景大道。每隔几步总树立着一株青翠,随风摇曳,为人提供遮蔽与阴凉。
  观景台上,人流攒动,拥挤不堪。但那些家里有权有势的人家,是不用担心没有好位置坐的。一顶又一顶颜色不同的帐篷零星分布,那都是身份的证明。
  林茜檀跟着楚绛一起,去了楚家在岸边位置上占据下来的一个地方。楚渐夫妇以及江芷悦都在那里,已经等了他们有一会儿。
  林茜檀只当自己看不见江氏姑侄对她的不欢迎,来到楚渐跟前坐了下来。楚渐看到出落得分外漂亮的外甥女,眼里都是笑意。
  楚氏的血脉延续,全靠她了。
  楚渐暗叹。再看看自己一手培育的儿子,心里骄傲,人心都是肉长的,虽说不是亲生,但感情不是假的。
  一对未婚夫妻郎才女貌,楚渐心里很是宽慰。
  林茜檀并不意外会看到江家表妹。不过令林茜檀有些意外的是,楚家会和晏国公府的人一起,拼凑了一处小帐篷,两家同乐。
  楚绛像是知道她疑惑似的:“咱们家人少,晏国公便主动邀请咱们一起,人多总是热闹些。”
  楚绛说完,便把脑袋抬了起来。
  林茜檀当然看到王善雅朝她友善一笑。她在木兰围场上救了王元昭一命。从那之后,王善雅对她总有一些隐晦的关照,林茜檀铭记于心。
  王家就在楚家隔壁……
  楚家人林茜檀都是熟悉的,王家的人和林茜檀却是不怎么接触过。王善雅膝下子女也不少,但只有一个嫡出的四小姐王庭钰和林茜檀有过一些相处。
  同一个辈分的人,总是聚在一起,林茜檀加入到刚刚她来之前还在热烈说话的人当中,骤然感觉气氛一下子就冷淡一些。林茜檀不由心想,这江芷悦是不是又说了什么败她名声。
  王庭钰也不怕林茜檀尴尬,等到林茜檀周边没人的时候就讲了出来。她道:“江小姐不过是说,当天阴家的赏梅会,你们两人游湖,你没事,她掉进水里了。”
  一字一句都没有说谎,只不过听在不太知情的人耳朵里,便有些味道怪怪的,充满暗示和引导。
  林茜檀笑道:“多谢提醒。”不过她不怎么在意。
  江芷悦的挑衅就像不懂事的毛孩子,林茜檀懒得计较。和林碧香相比,江芷悦心性单纯得多。
  外面闹声喧天,就算是待在能够被隔音的帐篷里面,也能觉得耳朵都要被震聋了。比赛还没开始,就这样热闹。
  这也是天隆帝出征之前最后一次主持重大活动了。
  天隆帝与民同乐,早就在赛道最亮眼的位置设置了露台,亲临现场。皇帝都来了,也不怪众人如此热情了。
  说起来,林茜檀所在的地方,距离天隆帝那里,还不算太远。
  天子驾到,像是楚渐、王善雅这样在朝中挂了职位的人,或多或少都要去露面一下。林茜檀刚刚在想,那边两位长辈便站了起来,朝着露台那儿过去了。
  楚渐一走,林茜檀便打算到帐篷外头看看去。结果她还没动,倒是晏国公夫人先动了。
  那是张嫣的姑母。
  王善雅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这个女人所生的儿子又跑了回来,硬是挤进来,成了王家的二公子,晏国公夫人张颖如在这事情出来半年之后仍然是意难平的。
  丈夫在,她在外人面前给丈夫,也给自己一些面子。丈夫一走,她就有些兴致缺缺。
  她出去,在场的王家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些尴尬之色。这会儿,楚家的人还在呢。
  江宁娘却好像特别能理解似的。只不过在楚家,她所处的位置,和张氏是相反的。
  看着和某人越长越像的儿子,江宁娘除了心虚还是心虚。相比之下,楚渐对她这支红杏,真的已经仁至义尽了。
  江芷悦却是无法理解姑母怎么就在表哥的婚事上突然就像雪崩似的妥协了。这些涉及脸面的大事,江宁娘又怎么可能告诉给她。
  林茜檀却是清楚楚绛可能存在的身世问题。毕竟,在楚家曾经消亡之后,那一场流言,传播得也太大了。
  唯独是楚绛自己这个当事人对自己的身世算得上全然一无所知。对他来说,他自己以为自己就是楚渐的亲儿子,从没怀疑过。
  *
  从他们所在的地方可以看到远处天隆帝的舆驾正在浩荡着过来。一群整齐列队的皇家侍卫中间,一抹明黄色清晰可见。
  也可以明确地看出来,天隆帝的到来,在人群之中毫无疑问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动静。人人闻风而动,展仰帝君。
  所以哪怕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帐篷里的人们也都要往外走。只见外面的人群一时有些慌乱,又有一些皇家侍卫拦着人群,控制走道使之宽敞,以确保皇帝能够顺利通过。
  天隆帝实在太过于习惯被成千上万的眼睛注视,乌压压的人群之中,就算有人盯着他,双眼充满杀意,他也不会发现。
  林茜檀和其他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在外面看见刚才就已经先一步往外头走动的张颖如。张颖如不知道是去了哪里,一时没有人看见她。
  天隆帝登上今天为了观看比赛而设立的高台,底下早已先一步等候的臣子们全部低着头。
  皇帝走到前面能够被底下的百姓观望的位置,说了一段类似于开场白一样的话,立时就把气氛推向更高。
  楚绛小心翼翼地护送在林茜檀的旁边,不让别人撞到她,林茜檀感觉得到他的这份体贴,心中动容。
  皇帝所在的高台之上上演的是怎样的政治戏码,林茜檀只能隔着人群远远地看上一眼,从上面的人的动作上判断。天隆帝不日就要出发,想必朝廷上不同的势力也各有各的精彩。
  端午是传统的节日,龙舟赛也是中原华族一向的传统,皇都的龙舟赛,更是历史悠久。
  到了时间,河面上就沸腾了起来。比赛开始,也就没有人去看高台之上的天隆帝君臣了。
  龙舟赛上参赛的,也大多是一些颇有声望的大家族。林茜檀可以看到,许多她熟悉的家族都派出了家族里的壮丁组成队伍,同场竞技。甚至也有些主子亲自下场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