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101章 女儿就是用来牺牲的

第101章 女儿就是用来牺牲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氏年纪摆在那里,稍微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容易引发身上难受。她虽然能走能动,但就算是什么时候夜里突然走了,也是并不奇怪。
  林栋和林权都是孝顺儿子。尤其是林栋。按理说,她生母和沈氏还算仇人,但他受沈氏养育之恩,对谁都可以使阴招,唯独对嫡母是真心。
  这也算是林权和庶兄的一个矛盾之处。
  沈氏对非亲生的庶子,比对亲生的嫡子可能还好三分,也是一桩咄咄怪事。
  林茜檀这位二伯倒也是知恩图报,沈氏一不舒服,他就亲自服侍床前,端屎端尿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把林权给气得。
  不过说林栋孝顺得全然无私却也不是。
  他和林权之间有一个必争之物,那便是东山侯府的爵位。
  府里真正的嫡长子去世之后,兄弟俩一个居长,一个居嫡,都有一争之力。
  据林茜檀所知道的,前世里继承到东山侯府爵位的人,是林权,而非林栋。
  沈氏一去,林阳德失去精神支柱,很快也两腿一蹬没了。林权凭借嫡子身份,如愿以偿地继承到爵位,成了新任的东山侯。
  本来林茜檀还觉得奇怪。
  林阳德生前其实是倾向于将爵位给了老妻更为喜欢、自身能力也够强的次子。但这件事情一直悬而未决,林阳德也一直没在两个儿子当中做出选择。
  直到他临终前那一段时候,心里的天平忽然急速向嫡子偏移。
  这个谜底也是林茜檀重新睁眼以来,渐渐想到的。本来她也以为,林阳德选择林权,只是把“嫡”字看得比“长”字重。
  但似乎,不是。
  她手里没有实际证据,只能假设,不过她不觉得她的假设说不通。
  东山侯府平日看着有几分风光,但实则林阳德白身出身,靠着自身努力获得爵位,他也没有多少钱财积累。侯府经济运转靠得大半都是不断吸纳带着大笔嫁妆嫁来的媳妇。
  沈氏和沈宁姑侄出身世家沈氏一族;楚泠更是来自于四大世家之一的楚家;阴薇所在的阴家家底也不弱;就连寡居的大房遗孀王雅心都是带着六十四抬嫁妆嫁进来的。
  简单说来,林茜檀猜想,也许是谁能给后来在财务上有些入不敷出的侯府注入新鲜的血液,谁就有赢得爵位的筹码。
  亏得林茜檀当时还隐隐高兴自己生父承爵,自己在娘家更有依靠,殊不知那时候突然充盈起来的侯府仓库根本就极有可能是她娘赚来的血汗钱。
  而那时候的她,也完全不知道有周逸这么个人的存在。晴川拿走的楚泠那封书信,算得上是开启财富的钥匙。
  正想着,边上传来的说话声吸引了林茜檀的注意。
  “怎的这么严重的青黑?”
  林子业一副没有睡好的模样,引得阴薇注意。阴薇问了句,林茜檀便下意识转过去看他们。
  林子业随口应答了一句,明摆着敷衍。
  沈氏和林阳德进去了,外面的人却还在吃饭,长辈不在,便偶尔有一两句对话。
  林子业看了林茜檀一眼,林茜檀下意识古怪,林子业立刻又转了回去,没有再看过来。
  林子业不说的事,阴薇自然会问林子业手底下的人。那些个小厮说,林子业近来做了许多噩梦,睡得不踏实。
  噩梦?
  关心儿子的阴薇立刻就引起了重视。
  林子业于是享受到了阴薇母爱关怀,吃了几碗安神汤药,果然睡得好了一些。
  不过小厮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
  林子业时常拜访林茜檀的闺阁是阴薇知道的。个中原因林子业也没办法说。
  他要怎么说?
  他难道能说,从前一年年初他把林茜檀的脑袋磕在石头上那一段日子开始,他便心中时常不安,到了最近更是噩梦连连?
  尤其林茜檀上京以来性情变化他也看在眼里,就更是觉得不对味了。梦里一些情景实在古怪,容不得他不多想。
  *
  有些事情过去几年,林茜檀自己也有些理不清楚。
  天隆十年年初,林子业欺辱嫡姐,曾经把她磕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数日的事,她几乎都要忘了。
  还是因为前世今生两辈子记忆时常混乱,她才起了疑心想到这一出。
  林子业当时根本就是要杀她,力气上并没有留手,虽然郎中说无事,但也许还是留下少许后遗症。
  沈氏一病,突然就病得厉害,儿孙们全都要尽一尽孝道。连着几天,林茜檀也都跟着长辈在沈氏跟前服侍。
  有时累得狠了,夜里迷迷糊糊也就梦到了一些自己都不太记得的事情来。
  天隆帝和朝臣们讨价还价多日,终于把亲征戎国的事情定了下来。林阳德父子在外为这些利益关己的事情奔波,女眷们便大多是负责府里的事。
  由于林茜檀和楚绛的事定了,楚家也兑现承诺,使足了力气把林权扶上了他梦寐以求的位置。多年夙愿实现,林权终于坐上了六部主官的位置。
  虽说礼部的侍郎职位相对没有油水,但聊胜于无。
  沈氏也因为听说这些,而心里高兴。林权因为官职的事被林栋打压多年,一朝出气,当真算是痛快了。
  他也不管阴薇眼底的怀疑,只自顾自自豪——这些,都是他凭自己能耐挣来的。
  天隆帝亲征戎国,自然要点兵点将。朝中的事务也要交割。
  人们并不意外天隆帝叫右相顾屏辅佐二皇子监国,转而叫五皇子和阴韧随他出征。东平郡王势力消退,朝中局势便有不小变化。阴氏力量抬头,此消彼长,天隆帝要应对的目标便不一样了。
  朝臣们是不是反对,那姑且另说。但帝王亲征,对于有心建立战功的武将们而言,却是天然的好事。
  像是王元昭这样,心里有些想法的,自然都铆足了劲,谋算随军出征。
  不过王元昭的想法,又和别人都不一样。
  “建功立业倒是其次,要紧的是拉拢人心。”兵马出征,也是个人显示能力的一个平台。朝中人全在往军中塞人也说明了这一点。
  魏嘉音忙于备嫁,两人许久不见。
  魏嘉音家族中没有人参与这些,兴趣缺缺,倒是林茜檀拜了顾屏为师的事情引她兴趣。魏嘉音备嫁备得不甘不愿的,但谁见她也要把她和王元昭绑在一块儿提,她心里不高兴。
  偏偏林茜檀这个她当作好姐妹的人也要跟她提那个人,她简直烦也烦死。
  林茜檀连忙告罪:“好姐姐,原谅我?再不说他了。”其实她也不想提。
  魏嘉音勉强原谅,两人又说到了别处去。
  王元昭说不来,便当真数日也不见人,就算有个什么消息的,也是喊了风光和霁月来传递。
  王元昭有去参加皇帝亲征的心思,林茜檀是早就知道的。兵马无数,那也是一块大糕饼,谁又不想划分一块。
  就是阴韧,对于帝王将他带上的意图也没有任何反对。
  他本来也对军中有些打算,天隆帝的盘算倒是正好合了他的胃口。
  林家子弟和这一次的亲征没有多大的关系。再加上沈氏生病,嫡系的儿孙更加是要在床前伺候,就更不能参与。
  林家父子谋算的,不过是能借助顾丞相受到皇帝信任的这么一个机会,为林家谋一些好处。
  沈氏的情况注定不会拖得太久,林家平静的假象也不会持续太久,林栋林权如今旗鼓相当,林茜檀也很想知道,林权如果没了飞来横财,还能靠什么来赢得爵位?
  林茜檀打算帮二房一把。
  相比林权,林栋为人虽然也有些利益熏心,但从各方面而言,都是十分符合林茜檀的口味的。最起码,这个人和她没有过什么仇。
  林茜檀花了一年的工夫,叫自己在府里的地位有了极大的改善。有钱能使鬼推磨,从外到内,陆陆续续也都有了林茜檀的人。林碧香再想像去年时候那样肆无忌惮在府里对她下手,已经是不能够的事。
  不过在林茜檀过得不好的时候,二房的伯父伯母虽然对她没有任何照顾,但也没工夫去踩一个没妨碍他们的不起眼的小石头。这也是林茜檀选择和林栋合作的一个原因。
  沈宁刚刚伺候沈氏吃了药,林茜檀刚好就领着人过去看望祖母,正好把她替换下来休息。
  沈宁和林茜檀明里暗里往来了有将近一年,沈宁拿人手短,收了林茜檀不少好东西,她也懂得拿钱办事,挤兑起阴薇来,更是卖力。
  阴薇就算原先看不出来沈宁怎么突然就跟她杠得兴奋,到了沈氏病了的这几天,也看出门道来。
  沈宁趁着无人留意,拉着林茜檀说起了林碧香的婚事来:“按照你的意思,给选了几家中看不中用的,不过你祖母听了那边那位的话,也动了把她塞到你那里去的心思。”
  说的是给楚绛做媵妾的事。
  林茜檀笑:“好好的嫡妻不做,就喜欢给人做小,抢别人的男人,有其母必有其女,也并不奇怪。”
  可不就是这样?
  沈宁看不上阴薇,更恨她们母女生事,拖累自己,林碧香那一档子未婚先孕的事情,至今还在外头传得满天飞的。虽然风声稍微弱了一些下去,但影响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