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98章 说报就报

第98章 说报就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氏出去休假,这一休息,林茜檀也没想到就那么不回来了。前世的时候宋氏鞠躬尽瘁,不到四十的年纪就因为操心她的事突然去世,所以她也希望她休养休养回来。
  
  宋氏的家人却不大愿意放她回来,说是郎中给诊断出了痼疾来,早治早好。
  
  林茜檀知道了,自然也是勒令宋氏治病要紧,还给足了看病银子。
  
  她坐下来,不免感叹。这才算知道宋氏怎么会死了的。
  
  其实不止宋氏。她身边,锦荷待梅等人,后来的结局也并不好。她自己死的时候,身边是一个也不剩了。
  
  锦荷那张有点肉嘟嘟的脸在眼前晃来晃去,不过相比起来,林茜檀倒是希望她一直做一个嘴巴有些毒的小胖子了。
  
  她兴冲冲地跑到林茜檀跟前,告诉林茜檀,林碧香那儿,一晚上的时间换了七八桶的洗澡水。
  
  林茜檀笑:“换了我是她,大概也会和她一样。”就好像身上那种臭味怎么也洗不掉似的。
  
  林碧香的报复同样也来得迅速。
  
  隔天林茜檀去正房处给沈氏请安的时候,大老远地就闻见走廊尽头的地方有一股臭味。她反应很快,叫了屏风屏浪迅速绕了过去。果然看见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正端着一桶屎尿在那儿侯着她。
  
  两个婆子没防备,被人从后头猛地按住了脑袋往桶里按,吃的那就不是牛粪,而是府里茅房里捞出来的人粪了。
  
  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掀不起什么风浪,林茜檀到沈氏那边的时候,甚至于连提都没提。
  
  然而两个被熏晕了的满面屎尿的婆子倒在走廊上,又如何能叫人不知道?府里谁也不是傻子,都会自己联想。
  
  沈氏听说后,对林碧香更加失望。就算是她脾气一向不错,也忍不住觉得,对这个孙女有六七分不喜欢了。
  
  林茜檀去请安回去之后,沈氏留了沈宁在她屋里说话。说得,正是一大早发生的事。
  
  府里的儿孙,这两年都在议论亲事。
  
  林碧香排名并不靠前,所以阴薇提出多留一年两年,她也同意了。
  
  就只当看不出来阴薇是等着她这个婆婆死了,好自己乾坤独断……
  
  “八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沈氏像是尽可能用上一些委婉的词汇,也不去提及林碧香与人无媒苟合,给府里丢人的事。
  
  沈宁一向和阴薇不对盘,听沈氏的口风,像是有那么点出手的意思,便心里一喜。
  
  接下去,果然就听见沈氏说到:“…依我看,六丫头和七丫头的婚事都有了眉目,也该打算八丫头了。”
  
  沈宁听见自己愿意听的内容,便笑了:“早就说了,娘又不听我的。那香姐儿也不过比她姐姐小那么几个月,她也没个音讯。”
  
  沈氏听了就戳了戳儿媳的头,道:“你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呢……不过你也毕竟是做伯母的人,总不好意思给她找个太差的。你也去看,帮着看,看看有没有哪里离着京城远着的地方有那死了老婆,人品家世也凑合的,就把她嫁了吧,省得在家里作妖!”以三儿媳的意思,多半还要拖个一两年的,等大家都把现在的事情忘记了,还想找个乘龙快婿。
  
  可林碧香有过丑事,又多半不好生孩子,眼光放得太高,其实意义不大。
  
  做母亲的,这想法也不算错,不过她这个做祖母的却不太愿意等了。
  
  沈氏是心善,但并不是愚蠢,一辈子下来的经历,叫她看个人还是不成问题。林茜檀、林碧香这样的小辈在她面前,都跟没穿衣服似的,谁的心肝黑,谁的心肝红,她门儿清。只不过做长辈的,不怎么愿意去计较而已。
  
  *
  
  正房里这对婆媳的对话,虽然不说谁都听得见,但也不算是多么机密。有心留意,总是可以打听得到那么一点。
  
  那边阴薇就收获到了这么一些风声。
  
  听着这对婆媳打的什么主意,阴薇气得手掌一个用力往桌面上拍了过去,拍得手掌也痛了都没有留意。
  
  “呸,老不死的,还想摆弄香儿的婚事!”亏得她说得出口,那死了老婆的鳏夫也配娶她的女儿?
  
  可骂归骂,阴薇又到底气恨,气恨林茜檀将她女儿害到这样的地步。林碧香宫府受损,再难有孕,所谓宁为凤尾,不做鸡头,若不是这样,她也用不着打上楚家的主意……
  
  可怜天下父母心,张成媳妇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打算的。自古有姐妹共侍一夫的做法。她主子想的,也不过是叫女儿做媵妾,好等待机会取林茜檀而代之,如果不是这样,也不用隐忍林茜檀了。
  
  阴薇道:“偏偏我那个傻女儿也是不让我省心,不就是一桶牛粪,忍了便忍了,何必非得……”非得用那么蠢的方法报复。
  
  张成媳妇于是想到她奉命去看林碧香的时候,林碧香的模样,心想到底是年轻气盛,压不住怒火。
  
  阴薇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大放心,又道:“你亲自去她屋里待着,看住她,别叫她再干些蠢事。”
  
  张成媳妇应声便去了。
  
  阴薇留在原地,眉宇之间尽是凌厉。
  
  另外一边。
  
  张成媳妇已经快步去了林碧香那儿。
  
  从林碧香怀孕的事情被闹出来,她院子里的人已经被陆续换了一批。
  
  现今的这批人,大多是她亲自选出来,不会再出现叫阴薇不知道女儿动静的事。只除了采彤那两三个,是林碧香用惯了的。
  
  听说,采彤以前的未婚夫,马上就要成亲了,新娘子却不是她……
  
  张成媳妇也是感叹,对采彤同情,那些被男主子碰过的丫头,那些小厮是抢着要的。就算不是完璧也无妨。可像采彤这样,是在大街上被流氓……
  
  采彤自己,都不盼着阴薇记得替她张罗张罗婚事了。
  
  张成媳妇前脚还在同情采彤,采彤后脚就把她过去林碧香那儿坐镇的事情给说给了林茜檀。
  
  *
  
  看着采彤离开,苟嬷嬷嘴唇动了动,不敢说话。
  
  林茜檀也不看她,自顾自喝茶,这苟嬷嬷,现在畏惧她,就算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也不敢乱说。
  
  采彤跟着林碧香,坏事一样没有少做,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她有两点好,一个是痴情,一个……是和苟嬷嬷一样贪财。
  
  苟嬷嬷起初也不知道林茜檀收买了采彤,还是林茜檀故意叫她知道知道。
  
  苟嬷嬷就眼看着采彤每说一次情报,每为林茜檀做一件事情,就能得到一件奖赏。她眼红。
  
  因而心中就对阴薇生出了不满来。她给她辛辛苦苦也干了很多年,到头来她却是死死攒着她一家子人的卖身契,给的奖赏也不如林茜檀大方……
  
  林茜檀见了,唇角微勾,笑了笑。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苟嬷嬷出去之后。待梅进来,告诉林茜檀,楚慎没了。
  
  “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也不是好人。
  
  如果不是前几天有人冒充楚慎的侄子,林茜檀几乎都要忘记楚慎这么一号人物了。
  
  当天晚上,楚慎的遗体被人发现躺在了他自己家的门口。
  
  秋佩怎么伤心,那不在林茜檀的关心范围之内。楚慎所作所为,死了也不无辜。
  
  不过是一个私逃的奴才遗体被人发现,楚家甚至连报官也不需要,楚慎的丧事也被连夜处理。
  
  而楚慎原先的差事,也早就有了别人来干。
  
  新上来的这个人照旧是干着和楚慎原先干的是差不多的事情,替楚家送些物品过来。只不过新上来这个人,
  
  正好是林茜檀的乳兄。
  
  乳兄说,宋氏的病也是被发现得及时,不然再拖一拖,便不好说了。
  
  林茜檀于是派待梅时不时去看一看宋氏。
  
  乳兄不算外人,林茜檀将他让进客厅招待,招待完了,才带着待梅回去。宋氏盼着回来,倒也知道身体重要。
  
  于是林茜檀着手,到外头去挑选代替宋氏的人。
  
  苟嬷嬷看在眼里,又眼馋采彤,终于把心一横,决定倒向林茜檀……
  
  几个丫头其实不解。苟嬷嬷的卖身契都还在阴薇那里,不会是个忠诚的。
  
  林茜檀先是支开苟嬷嬷去办事,才说些丫头们有些听不懂的话:“你们天天看戏文,可记得戏文怎么演得?你们是忠臣,干的是忠臣干的事。苟嬷嬷和采彤都是奸臣,奸臣也有奸臣的用法。”
  
  本来她也是想找个机会把她赶出去,可看着看着,苟嬷嬷在她恶意刁难之下,也勉强撑了过来。一些无关政治立场的事情,她也办得不错,的确是一把好手。
  
  有用的人,也凑合着用,只是不可能像是和锦荷她们相处一样,投入感情。
  
  那边,苟嬷嬷带着林茜檀意思意思弄给阴薇的女红去了正房,脸上全是坚定之色,不成功便成仁,与其夹在两头中间受气受难,还不如赌一把……
  
  她已经走到了阴薇那儿,等着接见。里面阴薇也很快同意她进去。她进去的时候就听到阴薇正和林碧香念叨:“等你去了楚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