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98章 说报就报

第98章 说报就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朝末帝的嫡孙萧胤,是夏朝嫡系皇室成员当中唯一的一个从商朝的铁蹄之下逃了出去的。他的存在,不可说不是当今皇帝的一根刺。
  
  燕韶也是皇帝嫡孙,在身世上和他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的。
  
  本来在太祖登位初年时候还有人用他的名义号召复国,不过随着时光渐渐远去,人们也开始不记得这一位殿下了。
  
  算算年纪,那位叫做萧胤的前朝皇孙如果有好好像大,到如今也是二十上下的小伙子。
  
  林茜檀竖起耳朵,听着马车下面的两人说话,脑中飞快闪过自己记忆的碎片。
  
  夏朝末帝残暴也是事实,人们厌恶他,但又将他萧氏一门视为正统。再怎么说,萧家五百年的治理,其存在是深入人心了。
  
  那位倒霉的徐大人,就是如实书写了和萧胤有关的事,才遭殃的。
  
  马车正在继续前进,耳边全是王元昭和楚绛二人的声音。林茜檀发现自己好像都没有听到王大狗说话。
  
  王大狗正面上含笑地跟在马车偏后的位置上,仿佛听别人说起这些朝堂上的事情十分有趣。
  
  山道上,盛开的是从夏朝存在时就被栽种下去的荼蘼花。佛门圣地,香火鼎盛,马车从山脚下往上行驶,眼前花丛包裹,由远及近,令人有一种向着彼岸行驶过去的感觉。
  
  楚绛的声音温润,王元昭则是给人爽朗大气的感觉,两人俊美的身形,配上周围鸟语花香,他们的声音也像是化为了实质,美不胜收。
  
  王元昭不爱佛寺这些清修的地方,之所以答应兄长来,一是为了母亲,二来也的确是因为知道,林家和白马寺常来常往。
  
  说不定有机会看一眼!
  
  楚绛和他见面的次数不多,两人以武会友,勉强算是朋友。
  
  都说朋友妻不可欺,王元昭分得清是非。别说林茜檀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算是有,她也是楚绛的未婚妻,他也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的。
  
  他像是知道林茜檀在念叨他似的,往那车里面看了一眼。
  
  林茜檀想想这人死性不改,有事没事大晚上地跑来请她吃夜宵,起初她叫他别来,他也不听。到后来林茜檀自己养成了吃夜宵的习惯,反倒是他来得越来越少了。
  
  除非是遇上像燕韶失踪那样的大事。
  
  他正想着,前面白马寺的寺门便越来越近了。
  
  燕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全没下落。林茜檀也动用了自己手底下的情报网网络,依然是没有什么收获的。
  
  林茜檀刚刚朝窗外看了一眼,前面车夫正好就“吁”了一声,马车也放慢了速度,白马寺到了。
  
  白马寺的僧人似乎对东山侯府的马车也并不陌生。众人还未停稳,就已经有小沙弥过来打招呼。丫头下车放置脚踏,林茜檀下到地面,无意扫了一眼,看见个有些眼熟的人。
  
  刚进京时候碰上的鬼脸丫头小鱼居然还在京城中没有离开。
  
  林茜檀提前和寺里说过,寺里也为他们到来,做了准备。众人先在厢房落脚,随后,是分开自行游逛。
  
  楚绛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为的是和林茜檀有一个理由见面,江芷悦和林碧香就更不用说,根本就是硬跟上来。
  
  一行人里,反倒只有一个王大狗心思最虔诚,是为了祈祷夏三娘身体健康来的。
  
  林茜檀也是第一次听说夏三娘的身体不好。王大狗笑着解释:“母亲从一出生时就落下了病根,这些年反反复复,一直都是这样的。”
  
  林茜檀应了一句什么。
  
  王大狗说着,另外一边林碧香听见了,嘀咕了一句:“下等人就是贱命……”
  
  这话林茜檀也听到了,对着王大狗目露歉意。正要说话,却被王大狗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稍微吓了一跳。
  
  两边的人毕竟不是一拨,走到路口就要分开的,王家兄弟并不是为了散心而来,是要先去求签求平安符的。
  
  林茜檀于是将肚子里的话给咽了下去,没有说出来。楚绛又来拉她,她便就顺势跟着楚绛走。
  
  林茜檀印象中,王大狗是一个敦厚和善的老实人,但即使是这样的老实人,面对自己母亲被人辱骂,也会生气。
  
  林茜檀没有多想。白马寺里园景优美,法相庄严,很快就吸引了她。她和楚绛一起,走在前面。两个跟屁虫追在后面。气氛尴尬而清冷。
  
  林茜檀没想到,林碧香嘴贱的报应来得那么快。
  
  几人本来逛得好好的,林茜檀只当看不见那两个变着法地争夺楚绛的注意力的人。
  
  平心而论,林碧香今天很美,又像是和楚绛穿了情侣装一样,不论在衣服的款式还是色彩上,都是相得益彰的。
  
  这种美,在她去了一趟寺里的茅房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白马寺自然有提供给女客使用的恭桶净房。
  
  林碧香去的,也是寺里最干净的。
  
  她本来想着往香囊里再多加一些分量,好叫楚绛不知不觉对她投过来更多注意。结果没看清是谁突然从净房隔间的头顶上,倒了一桶……牛粪下来。
  
  林茜檀听见消息的时候,还笑了笑:“知道了。”消息是锦荷飞快跑来告诉的,这丫头脸上的幸灾乐祸,简直遮也遮不住。
  
  待梅捏了捏她,道:“收起你的表情来,可别叫人把锅甩到咱们头上了。”
  
  林茜檀摇头失笑,锦荷抢先道:“咱们现在跟那边是什么关系?我笑不笑的,人家不都把屎盆子往咱们头上扣,既然如此,我做什么不笑。”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就是用的比喻有些不吉利。
  
  待梅掐着她胳膊出去了:“什么叫屎盆子,会不会说话?乌鸦嘴!八小姐刚吃了一头,你还想诅咒咱们也跟她一样……”
  
  女客用的净房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寺里的僧人当然也就知道了。
  
  师傅们全都赶了过去,处理现场,任凭是佛门僧人无欲无求,也忍不住要看着那边那个一身脏污的女人嘴角憋笑了。
  
  林碧香刚被人嫌弃地扶起来,就小跑着走出去。周围凑热闹的,见她冲来,全都躲瘟神似的给她让开一条路来。她不管不顾,跑去厢房清洗去了。
  
  林茜檀后来听说,林碧香用过的那间房,后来有好几年都没客人愿意用的。
  
  林茜檀本来下意识以为,这件事情是王大狗做的。
  
  可仔细想想,王大狗的性格,实在不像是会用这种损招的人。
  
  会这么做,又有动机这么做的,会是谁,还用想么。
  
  林茜檀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以前怎么没发现,某个偷鸡摸狗的臭小子这么可爱。上一次是拿了林碧香的肚兜送去董家,这一回干脆干了一件够简单粗暴却又很得她心意的事情。
  
  林碧香在外面丢了大人,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玩耍。林茜檀也乐得把马车让给她,叫她先走一步。
  
  反正也还有江家的马车能叫她用一用。
  
  *
  
  楚绛去送她下山,从外面回来,脸色也不太好看。林茜檀以为林碧香又做了什么,问楚绛,楚绛也不说,只说林碧香已经下山去了。
  
  林茜檀也不是非得知道不可,但这件事情,还是自己跑到了林茜檀的耳朵里。
  
  林碧香自己反正丢脸,索性破罐破摔,把林茜檀也拖下水,出去一路上就梨花带雨地跟楚绛哭诉告状,说林茜檀对她如何如何。还生怕自己说得别人听不见……
  
  锦荷气怒:“这人的嘴巴看来牛粪还吃得不够多!”
  
  她们也逛了半日,该看的景色也看完了,到了差不多离开回去的时候了。
  
  林茜檀不意外林碧香会做这些事情,这件事,不是她做的,不过她很乐意背这口黑锅:“跟她生什么气?”
  
  楚绛先将林茜檀送回去东山侯府里,林茜檀意料之中被阴薇叫了过去。几个人出门,就只有林碧香倒了霉,怎么看也不是巧合。
  
  林茜檀当然不可能当着一屋子林家人去承认,不过也犯不着否认。林碧香口口声声说是林茜檀看她不顺眼,但阴薇自己也知道,说这些是没人信的。
  
  林茜檀天天去林碧香那里看她,这件事情阖府上下都知道,林碧香自己私德不检,遭到好汉制裁,是没有理由怪到林茜檀头上的。
  
  林茜檀看到阴薇那阴测测的眼神了,到了这份上,阴薇不跟她扮演慈母,林茜檀也不跟她装模作样。她恰到好处给了一个微笑,方才离开沈氏那儿。
  
  林碧香倒霉,那个好汉大晚上的果然就自己知道过来。林茜檀心情不错,将厨房里孝敬过来的吃食一整盘都递给了他叫他吃着玩,他吃完了也没多留,就只是说了一两句话就走。
  
  王元昭过来是告诉林茜檀,燕韶的死讯,被确认了。
  
  林茜檀并没有多意外。
  
  前世的时候,燕韶虽然并不是死在这个节点上,但他的命运并没有太大的偏离。
  
  只不过其中的细节有那么点不太一样。
  
  王元昭走了,林茜檀往楼下看了一眼,阴影里面像是有一个人影躲在那儿。看着身影,像是苟嬷嬷,不过林茜檀全无所谓她看不看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