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96章 杀猪

第96章 杀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元昭蹲在那儿,说的玩笑一般的话,林茜檀听了却不觉得是玩笑。
  她没亲眼看到皇帝寝宫的情况,不好断言。王元昭却是跟着王善雅进去了。
  王元昭说这些话的确玩笑成分居多。实际是他自己从小在小渔村的时候杀鱼宰猪的,只是一眼看出那血水颜色看上去有些不像人血。
  两人商量下来,林茜檀也算是知道,自己之前觉得是漏掉了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了。
  天隆帝没有遇刺。
  那么,既然是这样,她就更不能叫她祖父那个傻子跟着二皇子搅和到一处去,给家族带来危险。
  虽然她在意的,其实只有她自己。
  王元昭说完话就走。晏国公府有王善雅镇在那儿,还不至于有哪个脑袋有坑的出去乱勾搭人。他只是来提醒林茜檀。
  王元昭之后还要去一趟顾府。
  “哦,对了,这东西先搁你这儿。”说着,甩出一样东西来。
  林茜檀下意识伸手接了下来,那边王元昭已经走得很远,她拆开小布包一看,里面就只是几样零食而已。
  林茜檀笑了笑,转身把东西随手一搁,接着就喊来了碧书,叫她再去一趟她哥哥那儿。
  天隆帝既然是钓鱼,那么这个时候他多半是无事的,至于所谓的遇刺,应该也只是他自导自演的戏码。
  以后大商朝亡不亡的那另说,眼下可不能叫皇帝把东山侯府给惦记上。
  但林茜檀也知道老头子也不会听她的,干脆来了个狠一些的。
  隔天林阳德一如前两天一样竖着出门,中午的时候却是横着被人抬回来。
  林茜檀也没叫郑好做什么,不过是在林阳德的车子上做了一点手脚而已。
  马车起初开出去的时候倒是还好,走着走着就突然散了架。年轻力壮的都受不住,更何况林阳德一把岁数。
  郑好做得恰到好处,林阳德摔得闪了老腰,郎中说他在床上少说得躺它个个把月的。
  他不能动弹,倒是省了事。
  林栋和林权两个在这件事上倒是比老头子清醒得多,也免得林茜檀对自己亲爹动手了。
  林家消停了,林茜檀就把注意力投到了楚家去。林茜檀借着去年生辰时,把自己的人留在了楚家随时看着楚家动向,知道了前天刚好就有一个很是神秘的客人上门,被楚渐带进了书房。
  林茜檀干脆去了一趟楚家。
  楚渐也没瞒她。对他来说,林茜檀是他在身边唯一有血脉联系的亲人,没什么不能说的。
  “楚管事的侄子,送了一封密信进来,说是东平郡王府有困难,求我拨给一些银子。”还说这是最后一次。
  楚家和东平郡王府的事,一向是楚慎在做。楚慎虽然“失踪”,但楚家看在秋佩的面子上,仍然给了楚慎的侄子一个面子。
  林茜檀不问倒罢了,问了,是肯定要阻止一下的。
  “舅舅,这个钱,你不能给。”笑话,好不容易和燕韶甩脱了关系,这不知道哪里来的楚慎侄子又是怎么回事?
  没了踪迹的燕韶,死了的蔡将军,看似平静的帝王寿宴,有些事,林茜檀总觉得几乎就想得出来,但又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不管怎样,有林茜檀说话,竟然比起楚绛这个“亲”儿子劝说都要管用。不怪楚绛都要开玩笑一般吃醋道:“都说做公公的疼儿媳妇,我算是见识了。”
  两人前阵子刚刚为林茜檀想进宫做女官的事有那么点不愉快。这会儿楚绛和刚刚从楚渐书房出来的林茜檀碰上,说话之间也有那么点弥补讨好的意思。
  林茜檀也没和他怎么生气,只是想不到楚绛会在一件看起来不很妨碍的事情上,投了她一票反对票。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与自由,林茜檀尊重表哥。但楚绛这歉意道得很是莫名其妙的,他又没有对不起她。林茜檀心想反正距离她去应征也没那么快,慢慢争取也就是了。
  至于林家那边,林茜檀是想也没想过要找林权帮忙的。
  料理了楚家的事,吃了午膳,林茜檀也不用人护送,自行就往外走去。结果就那么巧,她本来也要看一眼那所谓的楚慎侄子,就在楚家的门口碰上了他。
  男人长得眉清目秀的,和楚慎还真有一点相像,据说他家里有两口薄田供养读书,本来送了信过来就要走的,但因故逗留。
  林茜檀本来就觉得不对。她可不记得楚慎有过什么侄子。这不看不要紧,看了才发现原来所谓突然冒出来的“侄子”还是她认识的人。
  阴韧手下圈养的门客不少,群策群力,各有所长。
  眼前之人,大概是在一年之后才会开始出现在阴韧身边。眼前的他,当真就是个不会有人留意的穷书生而已。
  这人会出现在楚家,是不是说明,所谓的燕韶的书信和阴韧是有关系的?
  那人当然不认识林茜檀,还在想这是府里的谁。二小姐外嫁,大小姐在宫里做女官……
  林茜檀本来都要走了,为了他,却是转身往回,立刻又再去了一趟楚渐那儿。
  这样的人,如果和阴韧有关,怎么能够还留在楚家。
  林茜檀没办法说这人一定和阴韧有什么关系,不过好在舅舅无条件相信她,将那人唤来,问几个问题试探一下,那人浑然不知道自己露馅,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缘故,就突然被赶出去了。
  另外一边的阴家里。
  一个侍从模样的人走到阴韧身边和阴槐禀报了一句什么,阴槐再快步走到阴韧跟前,说了句:“……说是被赶出去了。”
  林茜檀去了一趟楚家,本来都已经松口要给银子托付“楚慎侄子”交给“燕韶”的楚家不但改了主意,还把他们插进楚家的这枚钉子又给拔了出来。
  阴韧笑道:“真是长进了。”也不知道他是在夸赞楚渐还是林茜檀。
  废太子燕勇永远是楚家的一个死穴,只要楚渐还顾念和废太子的那场恩情,就总有缝隙可钻。
  不过这些都被林茜檀搅和了。
  阴槐本来是打过林茜檀的主意的。不过自从知道他父亲对于对方态度很是古怪,他就改变了想法,及时收手。
  阴韧笑了。
  楚泠的女儿就是楚泠的女儿,他就说,有那么一个娘,生出来的女儿怎么会是个当真蠢笨的呢。
  笑了又说道:“既然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这丞相府他也不用进来了。叫他好好在家多读几年书再出来吧。”这一句,说的自然就是替阴韧办事的那个书生了。
  除掉世家之心,不仅天隆帝有,阴韧也有。而楚家,只不过特别叫阴韧厌恶罢了。
  谁叫当年他求娶楚泠被拒绝?之后,楚家更是把他喜欢的女人嫁给了林权那样一个蠢货。
  陈年往事现在想来也很是有趣,阴韧提笔继续勾勒,阴槐眼角余光看去,分明看到那边画的又是一副林茜檀站在寿宴上与人说话的图像。
  阴槐擅长书画,尤其爱画人物。
  阴槐记事以来,阴韧就画了无数张楚泠。这份心思……林权恐怕至今也以为自己不能升官,当真就是楚家一直压着他。
  所以阴槐在第一次看到阴韧画林茜檀的时候,他也以为画像上面的少女,应该是楚泠。
  不过后来却也看出不对来了。
  阴韧要画画,阴槐便退下去。临走的时候,阴韧状似无意一样说了句:“王家的那位三公子看上去很是不错,你可以和他多多来往。”说的是王元暄。
  阴槐应了一个“是”。这一次是真的下去了。
  *
  人不风流枉少年。就算是阴韧这样的人,也有过春心荡漾的年纪。不过很遗憾,他的真心没人懂。
  林茜檀也会想知道,当年自己的亲娘究竟怎么就招惹了阴韧。
  林茜檀在路边碰上阴韧的时候就暗叫倒霉,阴韧看到她,倒是很是高兴。
  林茜檀,和楚泠是越长越像了。
  不过阴韧没空留下捉弄林茜檀,天隆帝还“重”伤在床,他还要时不时进宫探望。
  林茜檀和他擦肩而过,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也变得不好了。
  天隆帝现在窝在寝宫里,日常进出的,除了太医就是亲信的太监,林茜檀也是刚刚进了一趟宫里,打着看望萧太妃的名义,打探情报。
  萧太妃倒是什么也没说,不过又其实什么都说了。
  从萧太妃话里暗示的意思来看,天隆帝的情况,的确就像王元昭之前猜的是一样的。
  天隆帝没有事情,偏偏做出来一副很严重的样子,所为的是什么?答案呼之欲出,没多少悬念。
  送到楚家的那封燕韶的“亲笔”信函,是谁的算计一目了然。阴韧的目的大概也是对楚家下狠手。
  但问题是,楚渐也说了,那封亲笔信函上面的确是有燕韶的私人印鉴,这又说明什么呢。
  究竟应该算是阴韧伪造书信的技术太高。还是说,根本就是燕韶已经落在了阴韧的手里。不止弑君行动功败垂成,就连他自己也成了敌方手里的人质。
  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是已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