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君姝 > 第94章 身死

第94章 身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茜檀熬了一夜,也不过是把屏风修补了一个大概。绣品这样的东西,最忌讳破损。时间又仓促,是怎么补也补不回来的。
  锦荷嘴上嘀嘀咕咕,却还是替林茜檀将银屏阁里绣工过得去的丫鬟婆子都给挑了出来,连夜加班。
  一夜过去,一整个屋子的人全都熬出了黑眼圈来。
  到次日日上三竿的时辰,林茜檀算算还有一个时辰能睡的,便将勉强补了出来的东西,搁到了边上,躺了去歇了歇。
  天隆帝年到不惑,大肆庆祝,十分符合他往日好大喜功的高调性格。仿佛生怕臣民对他的能力产生质疑似的。
  林茜檀在床上歇息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叫了起来梳洗打扮。林家举家进宫,已经知道林茜檀熬夜加班加点的阴薇,又怎么会叫她多睡。
  可真等看到成品的屏风,阴薇是有些笑不出来的。
  她从小培养林茜檀只知道做女红,而不懂得灵活处事,是要养废了她。况且她有时候做些小物件给自己,也的确比绣娘做得好。
  她姑且也凑合用着。
  没想到她的绣技居然达到了堪称宗师的境界。
  若是将原原本本的一个完好的成品送进宫去,岂不是为她增添名声?
  还好,屏风的中间,不知何故破开了一个十分明显的大洞。一看就是修补了的。
  阴薇这下明白,林茜檀前天晚上为什么连夜不睡了。
  若不是还有公公婆婆在,她差点都要忍不住幸灾乐祸地“噗呲”出声来。当真是老天开眼,叫这小贱人成不了气候。
  沈氏等人的反应和阴薇的差不多,看得也是先惊艳一番,而后眉头一皱。
  这样的东西,如何能够送到天隆帝的大寿上。
  林茜檀有心救裁云一命,分毫不曾提及她名字,只说是自己无意弄坏,这才弄了个大洞出来。这好好的一个物件,不坏也坏了,又能如何。只能是祈祷,到了宴席上,没人近看,看不出端倪来,稍后再想办法遮掩过去了。
  阴薇却懂得吩咐身边的人:“去叫苟嬷嬷来问问,出府前,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丫头应声去了。
  这样屏风最终还是被装上了车子,送进了宫里去。沈氏忧心忡忡,林茜檀却不怎么担心。
  还有心思提醒沈氏:“为什么不请皇贵妃娘娘来帮这个忙呢。”
  有皇贵妃插手,将这事抹平于无形,实在是再容易不过。
  林茜檀是当着阴薇的面说的。屏风破了,她修补起来更多只是表达一个态度,其实要解决这件事情,把皮球踢回去给阴薇就行了。
  沈氏也是眼睛一亮,看向儿媳,阴薇抬眸看了林茜檀一眼,旋即又看向沈氏,有些不情不愿地把事情答应了。
  林家人分了好几辆马车一起进宫。一路上,街边全是为皇帝庆贺生辰的气氛。林茜檀仔细看去,似乎试图从其中找出来一丝燕韶行动的轨迹一般。
  从东山侯府去皇宫,是要经过魏家的。魏家人也正好打算出发,两家人便正好同行。
  东山侯府不过是新贵,和老牌世家魏氏实在没有可比的。一家子的人都被魏家的人十分有技巧地忽略了一个遍,也就只有沈氏和林茜檀两人被给了几分面子。
  林阳德热脸贴了冷屁股,面子有些过不去。
  林茜檀记得,林阳德年轻时候也是有求娶过魏家女的。
  那是一段风声鹤唳的岁月。皇权削弱世家的国策,从夏朝末年就一直延续至今。世家女贬值,大把大把低嫁。不说别人,就说如今的楚灵,所嫁的人家,也只是算家境殷实的普通人家而已。
  虽说趋势摆在这里。但不能不说世家风仪的确不是林家这样暴发户可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茜檀也是在这一段同行的路上,这一世第一次见到魏嘉音的几位同堂兄弟。
  譬如魏氏嫡长子魏嘉彬,就是一个不输楚绛的人中龙凤。
  相比之下林家这边的人,最优秀的林子荣放到人家魏家的队伍里,都有点像是魏家公子的书童。
  两家人同行着来到皇宫门口,一前一后进入。宫廷森严,凡是进入就不能够佩戴兵器。林茜檀也很好奇,燕韶会如何采取行动。
  采宸宫是这天帝王大寿的主角,所有人都在引路太监的带领下,往采宸宫过去。林茜檀也不例外。
  屏风、屏浪紧紧跟在林茜檀的身后进来,一路上头也不抬,不免拘谨。她们知道她们今天来是带着任务的。
  林茜檀趁着无人留意,道:“你们这么紧张,不出错也出错了。”神仙打架,遭殃的也不会是所有的凡人。再说这神仙也未必打得起来。
  *
  宫道上的行人来来去去的,远处树木遮蔽后头的半山腰凉亭上,却有两人将底下的情景看在眼里。
  其中一人锦袍玉带,看上去是个富家的公子,他腰带上一个“顾”字,无疑是在告诉别人他的身份。
  另外一人光是通身明黄的尊贵色彩就已经令人得知他是什么人。高大健壮的身躯不用分辨,也让人明白他便是天隆帝燕广。
  看着底下正好经过的魏氏族人,皇帝的眼微眯,显然是对魏氏的人十足忌惮。至于东山侯府,还不够资格叫他关注。林阳德还算听话,在皇帝眼里就是个能用一用的奴才。
  “三郎以为,晏国公二公子,如何?”天隆帝不提魏家,却偏偏扯到王家头上去。
  天隆帝口中的三郎,正是丞相顾屏府上的嫡孙顾潇巍。
  顾潇巍知道天隆帝在意臣下一切举动。
  也知道他问的,是新的那个二公子,而不是原来的那一个。
  王家二公子王元昭和魏家的掌珠魏嘉音订亲,浅入深出,到事定了才捅出风声来。就是天隆帝都是迟了一步才知道。
  王家算是天隆帝左右手,天隆帝不会希望自己的左右手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勾搭上。
  顾潇巍斟酌片刻,才道:“陛下,臣听说,这位王二公子和王家本家的人关系甚差。”
  关系差,又是刚认回来,多少能因此打消皇帝的疑心。
  天隆帝一时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了。
  他倒是想到,那天捅了他一刀的那个刺客,也像王二公子一样,高大健壮。像那种身材的人,可是不多。
  顾潇巍见皇帝不说话,便也安安静静地恭敬在旁,所想到的则是刚刚从皇帝手上被放飞的信鸽。若是顾晴萱在这里,看到她的哥哥,大概是怎么也不会觉得,她的哥哥是读书读傻了的。
  亭子锦绣之中,皇帝和顾家三郎的身后,正有一排足足有上百人的小太监被堵了嘴巴,五花大绑地摁在地上。他们的身后,御前侍卫的那一把刀,只等着皇帝的命令,就要落下。
  半晌,天隆帝才总算是开了口,说的是夸赞顾潇巍的话。顾潇巍仍然是恭敬一礼,没有因为建立了功劳而倨傲。
  顾家三公子,名副其实,一心只读圣贤书。
  他埋头桌案,学习百家学说,的确颇有建树。但很少有人知道,三公子和天隆帝有私下交情,顾家未必不得到帝王的宠幸。
  顾潇巍这个最让人想不到的人,看似闭门读书,实则在前一段日子悄默默带着人出京调查东平郡王燕韶下落。
  一度一网打尽,却因为一人而前功尽弃。
  现在皇帝的疑心扫到了那人身上,他有意帮忙遮掩一二。
  正想着,天隆帝貌似无意一般,伸手抚摸上了顾潇巍的手臂。那里有一处剑伤,是顾潇巍带人抓捕反贼的时候,被“贼人”所伤。
  寿宴即将开始,天隆帝却心疼地看着爱卿的手臂,顾潇巍武艺不俗,不输给一般军中的将领,但是带着无数人前去,仍然是无功而返。
  天隆帝后宫妃嫔无数,但也并不妨碍他对好看的男子有所喜好。顾家的郎君就甚得他意,只可惜君王有意,臣子无情。
  顾潇巍婉拒的态度天隆帝十分习惯,皇帝也不在意,淡淡一笑,轻轻挥动衣袖,像是发泄被拒绝的失落一般,后面那些听了好些皇帝机密的将死之人就顷刻全部成了没有头的尸体了。
  “走,陪朕赴宴去。再过片刻,宴席开始,就没有这般清闲了。”说着,天隆帝先走一步,往前而去。四十岁的男人,或许正处于一生当中最酒香醇厚的年纪,就是走起路来都有一股岁月沉淀的味道。
  顾潇巍立即跟上,却是在彻底离开之前,朝着底下早就走远的魏家人方向看了一眼。看得好像是魏家人,又似乎不是。
  东平郡王府人去楼空,又遭到夷平,重建成别院,天隆帝将它赏给了顾家。顾潇巍进宫谢恩,也是无意撞破几个小太监鬼鬼祟祟,他于是顺藤摸瓜把东平郡王留在皇宫里的钉子一股脑儿起了起来。
  他接连立了大功,天隆帝想叫他正式出任为官,只可惜再次被他婉拒了。
  相比天隆帝那几分运气,燕韶那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
  寿宴前夕,宫里人员进出复杂。管理人员理所应当更加谨慎小心。但反之亦然,御膳房里被成功混进去几个有异心的奴才也实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木兰围场的那场刺杀,燕韶用的是明面上的路子,那么在寿宴上,他用的更多就是阴招。
  皇帝和众位大臣所食用的食物里被放入了银针也测不出的毒药,行走在寿宴上心怀不轨的太监个个配着暗器,甚至于能够直通采宸宫的那一扇宫门,也已经为燕韶而打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