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宠妻入局 > 顾浩然番外:婚意绵绵 群内番外,看过勿订

顾浩然番外:婚意绵绵 群内番外,看过勿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很想看到中了**散的女皇陛下呢。”
  
      “啊!”
  
      随即就是一声惨叫,来自>
  
      温榆已经卸了他的下巴,给他戴上了手铐。她晃了晃头,知道**散已经开始发作了。身上宛如火山喷出一般,灼热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可她的神色却依旧是冷冷的,她伸手捏住了tom的下巴,冷声道:“我没赢,但也没输。”
  
      &根本说不出话来,而温榆也根本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她抬起手肘,对着tom的胸口又是狠狠的一击,tom瞬间就晕过去了。
  
      她半跪在地上没有起来,而是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沉声道:“我在圣蔓酒吧,过来把tom带走。”
  
      声落,她就挂断了电话。
  
      酒吧的经理闻声而来,将围着的人群驱散,正要追究温榆的责任时,顾浩然上前和他说了两句话,他立马就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而温榆依旧维持的刚才的姿势,半跪在地上。
  
      “你怎么了?”
  
      顾浩然伸手去拉她,似乎忘了自己有洁癖这一说。
  
      温榆回过头,顾浩然猛得一震,那双冷冽的眸子,此时却是迷离而妩媚的。
  
      “帮我!或者帮我找个男人。”
  
      哪怕温榆已经极力克制了,可声音依旧带上了一股子媚意。
  
      “你要干什么?”
  
      顾浩然一瞬不瞬的盯着温榆,那双继承了纪茹茜的桃花眼仿佛要喷出火来。
  
      “我中了最猛的印度神油……”
  
      下一秒,顾浩然已经将温榆拦腰抱了起来。
  
      “给我找个干净的!”
  
      虽然因为中了**散的缘故,此时的顾浩然看在温榆的眼里特别的顺眼,让她很想睡了他。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顾浩然不会答应,况且她也不想惹上这樽大佛。
  
      “休想!”
  
      “没有男人我会死,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温榆恶狠狠的说道。
  
      “闭嘴!”
  
      说话间,顾浩然已经抱着温榆上了车。
  
      温榆不停的伸手去扯领口,体内越来越燥热,意识也在渐渐迷失。她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然后就伸手开始摸顾浩然。
  
      顾浩然眉心直跳,满脸的嫌弃,空出一只手去推温榆,咬牙切齿的道:“安分点!”
  
      可温榆却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了,咯咯的笑道:“顾浩然,我要睡了你!”
  
      说话间,她就朝着顾浩然扑了过去。
  
      &nbs!”
  
      情急之下,顾浩然只好一转方向盘,一个急煞车,将车子停在路旁,咒骂道。
  
      对于刚才的危机,温榆却是浑然不知道,她已经上下其手开始扒顾浩然的衣服了。
  
      “住手!”
  
      顾浩然快疯了,理智告诉他,现在他应该给这个女人找个男人,然后马上离开。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不想这么做。更糟糕的是,在这个女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他该死的竟然有了反应!
  
      而温榆纵使意识迷离,可武力值却是爆表的存在。再加上因为药效的驱使,原本势均力敌的顾浩然在她手上居然落了下风。一个不慎,温榆就捧住顾浩然的脸,吻上了他的唇。
  
      这下不得了了!
  
      温榆热情似火,此时的顾浩然于她,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的人,找到了绿洲一般。
  
      而顾浩然却是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吻,而且还有些欲罢不能。
  
      然后就是根本停不下来了。
  
      幸好顾浩然还有理智,知道锁了车门和车窗,将前面的坐椅放了下来。然后就是两人在车上一夜**到天明……
  
      等温榆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她撑着浑身酸痛的身体坐了起来,车里一片狼藉,简直不忍直视。她的身上披着顾浩然的外套,而顾浩然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叹了一口气,偏头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脑海中就不停的回放昨晚那些限量级的画面,太过激烈,她已经不敢再回忆了。
  
      昨晚,她竟然霸王硬上弓,把顾浩然给强了。
  
      “咕噜咕噜……”
  
      昨晚太疯狂了,消耗的体力太大,这会连肚子都开始罢工了。
  
      突然她的目光一亮,看到驾驶台用透明袋子装着的甜点,另一个袋子里装着一套衣服,她连忙拿起甜点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看来顾浩然也还不至于那么差,至少特意给她留了早点,还细心的给她买了一套新衣服,把车子也留给了她。不然,她现在这个模样,还真是连家都没法回了。
  
      说实话,对于昨晚那件事,她还真是挺内疚。想来顾浩然也是倒霉,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就这么被她给毁了!
  
      她瞬间觉着自己真是好禽兽,好丧心病狂!
  
      ……
  
      而顾浩然则是在助理震惊的神色中,红着脸从车子里走出来。然后他过河拆桥的抢了助理的车,没有丝毫愧疚感的将助理扔在半路上,自己驾车回家了。
  
      而小助理哪怕坐了他半路的车,此时又被扔在路上,他依旧还在神游中。
  
      国王陛下刚才是在车里换衣服?
  
      国王陛下刚才是脸红了?
  
      国王陛下的脖子有吻痕?
  
      国王陛下昨晚居然在路旁的车子里那啥啥?
  
      国王陛下一大早打电话让他送衣服来,而且还是男女各一套?难道是昨晚太疯狂,衣服全撕碎了?
  
      国王陛下还特意嘱咐他买甜点,可是他根本不吃甜点的啊!那么问题来了,甜点是给谁吃的?
  
      ……
  
      顾浩然一进门,刚好碰到纪茹茜从楼上下来。
  
      “咦?你这么早从哪里回来了?”
  
      纪茹茜有些惊讶,顾浩然的生物是每天早上八点,平常这个时候他应该是还没有起床的。
  
      “嗯。”
  
      顾浩然微微低着头,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
  
      知子莫若母,顾浩然的异常没有瞒过纪茹茜的双眼。她伸手拉住顾浩然,问道。
  
      “妈妈,我有点累,回房去睡一会。”
  
      顾浩然心不在焉的拂开纪茹茜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哇喔!”
  
      纪茹茜双眸瞪得大大的,捂住嘴,忍不住惊呼出了声。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顾浩然的脖子上是吻痕?难道他不是早上出门了,而是一夜未归?昨晚难道是……
  
      “顾意,顾意……”
  
      她蹬蹬的往楼上跑,大声的喊着顾意。
  
      ……
  
      下午的时候,温榆开着顾浩然的车子来了顾家。当时纪茹茜正和顾意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温榆从车上下来愣了愣。
  
      “这不是咱家老二的爱车吗?”
  
      纪茹茜问顾意。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顾浩然最喜欢的一部车子。按他那洁癖的性子,是绝对无法容忍家人以外的人开他的车的。所以看到一个姑娘从他的车子上下来,她总觉得异常的诡异。
  
      “确实是他的。”
  
      顾意意味深长的看了温榆一眼,笑了笑答道。
  
      温榆也看到了纪茹茜和顾意,连忙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恭敬的道:“顾先生,顾太太,下午好!我是温榆,是来还车子给顾浩然的。”她微微一顿,脸颊微红,又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想和你们谈一谈。”
  
      对于和温榆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纪茹茜和顾意对她却是有印象的。当初幸好有她,他们才能及时的找到猫猫。
  
      “温小姐,里面请!”
  
      纪茹茜连忙领着温榆往里走。
  
      顾意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所以一进门就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厨房,特意将空间留给纪茹茜和温榆。不一会儿,就听到纪茹茜的声音从客厅里传进来,震惊,不可置信。
  
      “你说你是来提亲的?”
  
      绕是淡定如纪茹茜,也被温榆这样一句话,惊的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
  
      “是的。”
  
      温榆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纪茹茜半晌都没法消化温榆这句话。“你来我们家提亲?”
  
      “嗯。”温榆的脸颊又红了,她轻咳了一声,有些窘迫,只是语气却无比确定。“那个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把顾浩然给睡了。我左思右想觉得我应该对他负责,所以……”
  
      “你把我们家顾浩然给睡了?”
  
      幸好纪茹茜没有再喝茶,不然一准又要喷出来了。
  
      “我不是故意的。”
  
      温榆很愧疚。
  
      “哈哈哈!”
  
      纪茹茜没有忍住大笑了起来。
  
      “那个确实是我的错,我会对他负责的。”
  
      温榆虽然是个女儿身,但是骨子里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女人,甚至很多人都不敢把她当成女人,所以她的很多思想都倾向于男性化,十分的爷们。比如昨晚,她强了顾浩然那件事情。因为本就是她中了**散急需男人来当解药,而顾浩然就是被强迫的。至于她自己也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初夜,她倒是没什么感觉。反而替顾浩然委曲,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一般来说,男人如果强迫某个女人成为了他的人,一定是会对那个女人负责的。所以,她觉得他也应该对顾浩然负责。
  
      “顾意,快去把老二叫下来。”
  
      纪茹茜一直在笑,边笑边对着厨房里的顾意喊道。
  
      不一会儿,顾意就和顾浩然从楼上下来了。
  
      顾浩然冷着一张脸,问温榆:“你来干什么?”
  
      温榆看到顾浩然脸颊又红了,她轻咳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顾浩然深深的鞠了一躬,真挚的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顾浩然抬眸看了温榆一眼,耳根子也红了,没有说话。
  
      “你的车子,我也开过来了。”温榆将车钥匙递给顾浩然,又说道:“我已经洗干净。”
  
      坐在一旁的纪茹茜看了看顾浩然,又看了看温榆。
  
      什么叫车子已经洗干净了?
  
      难道昨晚是在车里?车震?
  
      “嗯。”顾浩然接过车钥匙拿在手里,依旧是那副拽的要死的模样,可仔细看又似乎哪里不一样。“你可以走了!”
  
      “臭话的?”
  
      纪茹茜瞪了顾浩然一眼,她并不知道顾意没有将温榆来提亲的事情告诉顾浩然,所以觉得顾浩然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简直太没礼貌了。
  
      “昨晚的事情是我的错,我会对你负责的。”
  
      温榆看向顾浩然,眼里满满都是认真,语气也特别的诚恳。
  
      “负责?”
  
      顾浩然微微一愣,然后目光从温榆,和自己父母脸上掠过,又偏头想了想,突然就笑了。
  
      以这个女人的自负,还确实是做的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她想要嫁给他!
  
      “是的。”
  
      温榆点了点头。
  
      “你打算怎么负责?”
  
      顾浩然唇角微微翘起,脸上的笑意未散,神色莫测。
  
      “我可以娶你!”
  
      “娶我?”
  
      顾浩然的声线冷洌,带着危险的意味。
  
      “我是说,我们可以结婚。”
  
      “哈哈哈!”
  
      纪茹茜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倒在顾意怀里。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顾意搂着娇妻,也在笑,不过她没有纪茹茜笑的那么夸张。
  
      “所以你是在向我求婚?”
  
      顾浩然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嗯。”
  
      “我答应你!”良久的沉默之后,顾浩然开口说道:“不过是我娶,你嫁。”
  
      纪茹茜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浩然,答应了?顾浩然居然答应了?这也太草率了吧?她正准备将顾浩然拉到一旁仔细问一下,顾意却拉住了她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
  
      她顿时明白过来!
  
      她的儿子又岂是省油的灯?况且顾浩然还是三个孩子里面最狡诈的一个。
  
      昨晚的事情,听着像是眼前这个姑娘强逼的顾浩然。可顾浩然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又有谁能勉强的了他?
  
      今儿这求婚的事情也是,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就凭这个姑娘那不痛不痒的两句话,他又怎么会答应?
  
      看来,顾浩然怕是对眼前这姑娘动了些心思。
  
      “嗯。”
  
      温榆对此倒也不介意,只要对顾浩然负责就好,管他嫁,还是娶。
  
      “那你先回去,明天我再亲自登门去拜访你的家人,到时再商量我们的婚事。”
  
      顾浩然一副高高在上,又不太情愿的模样,让温榆愈发的内疚。
  
      “好!”温榆对着顾意和纪茹茜点了点头,说道:“顾先生,顾太太,那我先走了!”
  
      “我让司机送你。”
  
      纪茹茜说道。
  
      “谢谢!”
  
      温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纪茹茜就拉住顾浩然坐了下来,郑重的道:“儿子,你是认真的吗?”
  
      “嗯。”
  
      顾浩然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儿子,婚姻不是儿戏,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纪茹茜依旧有些不放心,虽然儿子要结婚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她希望他是真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主要是他们今天的决定太草率了,而顾浩然又是一副不太热忱的样子,让她十分的担忧。
  
      “妈妈,我们顾家人从不轻易许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开始着手准备婚礼吧!我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顾浩然嘴角微勾,神色温柔,宛如一地明月光。
  
      声落,他就转身往楼上走,喃喃自语的道:“她向我求婚呢。”
  
      纪茹茜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顾意却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看来我们家马上就又要办喜事了。”
  
      一个懵懵懂懂,一个却是步步为营,放爱入局。
  
      女暴君和国王陛下,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题外话------
  
      新文(最强暖婚),请多多支持。
  
      念念不忘,所以徐徐图之。
  
      脑力界有一对最强cp:心算女神徐徐vs在微观上素有“鬼神之眼”
  
      这对cp的画风是这样的:最萌身高差,最强大脑,强强联合,棋逢对手……总之,广大友为此操碎了心,大喊:在一起,赶紧生猴子。
  
      然后有一天,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婚前——乔念之
  
      徐徐:暗恋了十年的高冷禁欲系男神,就是情商有点让人捉急。
  
      粉丝:明明可以拼颜值,却偏偏要拼智商,我等只配跪舔。
  
      乔念之:请叫我脑王!
  
      *
  
      婚后—乔念之
  
      徐徐:一言不和就接吻的流氓。
  
      粉丝:炫妻,炫娃狂魔。
  
      萌娃:520的时候给我妈发520红包,却给我发250红包的幼稚鬼。
  
      乔念之:@全体粉丝,请不要再叫我老公,我是有老婆和儿子的人。
  看过《重生之宠妻入局》的书友还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